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七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七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第曲青庭說道:“天仲以后會進入望月閣,但是,他缺少資歷,需要磨練?!?br/>
  謝文東暗笑,你把洪門當成什么了?為你徒弟練兵長資歷的地方嗎?他淡然一笑,說道:“原來是這樣,曲爺爺客氣了,我會為天仲安排全文職的工作?!?br/>
  曲青庭大笑,說道:“文東,你誤會了,我讓天仲進洪門,并不是要他去混,而是真的能幫上你的忙?!?br/>
  “哦!”謝文東看看袁天仲,笑而未語。

  曲青庭道:“想必文東還不了解天仲的實力,對他不放心吧,呵呵,天仲,給洪門的掌門人露兩手看看!”

  “是!師傅”袁天仲答應一聲,拉架勢準備在客廳中央比畫兩下。

  謝文東擺擺手,笑瞇瞇說道:“不用了!既然是曲爺爺的徒弟,功夫自然了得,我哪會信不過呢?”

  曲青庭聽后,滿意地點點頭,他讓袁天仲下場顯露下身手,也只是做作樣子而已。

  謝文東借竿往上爬,說道:“曲爺爺,我也有件事需要拜托你?!?br/>
  曲青庭腰板一挺,臉上頓時板起,問道:“什么事?”

  謝文東見狀,暗暗皺眉。只是這個小細節,使他對曲青庭的好感大降。他臉上并沒有任何變化,依然是笑呵呵的樣子,喜怒無形于色的功夫,早已被謝文東煉得如火純青。他說道:“我有個兄弟,可否能拜曲爺爺為師?”

  曲青庭沉吟道:“這個嘛……讓他過來,我先看看吧!想來文東推薦的人應該不會錯,但望月閣也有它的規矩,不可隨便收徒?!?br/>
  “既然這樣,那我還是不要為難曲前輩了!”謝文東笑吟吟說道,順帶連對曲青庭的稱呼也改成前輩。

  “呵呵……”曲青庭看看身旁的金鵬,仰面而笑,說道:“讓他來吧!”

  謝文東推薦的人是褚博,其實,能不能從曲青庭那里學到本事,謝文東并不關心,他真正在意的是,讓褚博進入望月閣內部,能得到更多關于望月閣的消息,畢竟這個洪門長老院對于他來說太神秘,太不可預知。中午吃過飯后,金鵬拉著謝文東到外面去散步。

  此處位于效區,偏僻幽靜,周圍沒有工廠,空氣清新、透徹,吸進肺里,由內向外的感覺舒適。四周的景色更加迷人,青山碧水,仿如仙境。走在草叢中,腳下軟綿綿的,好似踩在厚厚的毛毯上。

  “飯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金鵬一直以來都有飯后散步的習慣。

  “金爺爺與曲前輩認識多久了?”謝文東陪伴在金鵬身旁,狀似隨意地問道。

  “好久了!”金鵬想了想,嘆道:“大概有三、四十年的交情了?!?br/>
  竟然會那么久!謝文東在金鵬面前從不掩飾,他直言說道:“我覺得曲前輩這人似乎很功利?!?br/>
  金鵬愣了一下,接著悠然而笑,說道:“人之常情,在所難免?!彼底?,他后問道:“文東,你看袁天仲這人如何?”

  謝文東沉思片刻,搖頭苦笑道:“接觸不多,暫時還看不出來?!?br/>
  金鵬嘆道:“此子定非池中物,如果他在你身邊,要多加小心?!?br/>
  謝文東倒吸口氣,金鵬能說出這樣的話,自然有他的道理,可是,他和袁天仲并無淵源,后都應該沒有理由對付自己。他疑問道:“金爺爺的意思是說,他要對我不利?”

  金鵬笑道:“你誤會了?!倍倭艘換?,他又說道:“袁天仲和曲青庭很象,都是攻于心計又看重名利的人,他現在或許能在你手下做事,可是,以后,他也能見利忘義,拆你的后臺,甚至,取而帶之?!斃晃畝嬪荒?,接著,又眼瞇縫起來,仰面哈哈大笑,說道:“原來是這樣啊!”

  他百分之百相信金鵬的話,第一,老爺子不會害他,不然,也不會三番兩次的救他,更為會將北洪門掌門人的位置傳給他;第二,他相信老爺子的眼力,金鵬看人之準,即使謝文東也是大感佩服。老爺子推薦給他的東心雷、任長風、五行兄北各個都是虎將之才,能以一敵百的精銳。此時他之所以大笑,不是針對金鵬的話,而是他個性張揚那一面的表現。

  他喘了口氣,臉上還帶著未散去的笑意,半開玩笑說道:“既然這樣,金爺爺今天就不應該叫我來,我這一來,從此身邊多了個定時炸彈?!?br/>
  “呵呵!”金鵬笑道:“只不過要你加了小心,以你的頭腦,應該不會出現問題。如果,再懂得加以利用,御人得當,袁天仲不僅能成為你麾下的得力干將,還能成為你與望月閣之間加強聯系的橋梁!”

  謝文東又目瞇縫成細縫,揉著下巴,低頭沉思。

  金鵬笑問道:“你能猜出來曲青庭把袁天仲安插進洪門的用意嗎?”

  謝文東苦笑道:“他不是想用袁天仲來代替我做洪門的掌門人吧!”

  金鵬擺擺手,說道:“沒那么嚴重!他想拉攏北洪門支持他倒是真的,因為,他想做望月閣的閣主!”

  “哦?”謝文東頗感茫然。

  金鵬解釋道:“表面上,望月閣似乎與洪門脫離了關系,其實,還是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舉個簡單的例子,望月閣里的人雖然不多,但是每天都要吃要喝要穿要住,仍然是筆很大的花消,望月閣本身并沒有資金來源,所需的錢財,都是靠各地洪門資助的,而積壓地區的洪門也心甘情愿的這樣做,畢竟哪個老人都不愿意因為這點錢而得罪長老院??梢運?,爭取到地方洪門的支持,未必能對選舉出的閣主產生決定性因素,倒是能增加一些籌碼!”

  謝文東仔細聽完,問道:“所以,曲青庭來找上我們?”

  金鵬笑道:“沒錯!其實,我和他的關系一直以來都還不錯,每年、相互間常有走動,只是,我對他是否能選上望月閣的閣主沒抱太大希望?!?br/>
  謝文東笑了,他一直認為望月閣的人都是神仙,至少是半仙,住在虛夫飄渺外,遠離凡塵,現在看來,和正常人沒什么兩樣,為了名利,勾心斗角。

  金鵬看穿他的心思,搖頭說道:“文東,千萬不要小看洪門的長老院望月閣,那里雖然有曲青庭這樣攻于城府心計的人,但也同樣有淡薄名利的世外高人,甚至,說一些長老達到半仙的程度也并不過分?!?br/>
  謝文東聞言心動為已,向往道:“有機會,真想親自去趟望月閣看看啊!”

  金鵬道:“那里是洪門的禁地,沒有得到閣主的同意,擅自入內,后果不堪設想?!?br/>
  謝文東也只是隨口說說而已,忽然想起什么,他問道:“金爺爺,我們每年也給望月閣交錢嗎?”

  “當然!”金鵬笑道:“只是不多而已。

  謝文東皺眉道:“可是,我怎么從來不知道這件事?”

  金鵬反問道:“社團的帳目,你每年看過幾次?”

  謝文東老臉一紅,把下面許多要說的話又咽了回去。北洪門的帳目別說一年看過幾次,自他進入北洪門以來就一直沒看過,壓根就不知道帳本長啥樣。

  他話鋒一轉,又問道:“金爺爺,我把我的兄弟推薦給曲青庭做徒弟,他會收嗎?”

  金鵬背手在草叢中漫步,笑道:“如果沒有意外,他一定會收的,你是北洪門的掌門人,他這個面子還是要給你的,不過,以他的個性,裝腔作勢地擺擺譜還是有可能的?!?br/>
  “哈……”謝文東對老爺子的話報以一陣大笑。

  當天下午,接到文東命令的褚博從市中心趕過來。他還沒等接近別墅兩公里之內,就被北洪門暗中的眼線及保鏢攔下。

  褚博并非北洪門弟子,雖然最近常跟謝文東身邊,但?;そ鹋艫謀焙槊瘧弊尤床蝗鮮端?。

  經過也一番解釋,也沒說個所以然,褚博無奈,只好又給謝文東打去電話,后者派人接他,才順利通過層層的明崗暗哨,進入別墅。

  正如金鵬所料,曲青庭見到褚博之后,上下左右,好一番打量,高姿態做得十足,不過,最后還是答應了謝文東的要求,收下褚博,順便又告訴謝文東,這可能是他的關門弟子,言下之意,是賣給他好大一個人情。

  謝文東心中暗笑,表面上依然是副感激不盡的樣子。

  最后,曲青庭收下褚博這個‘關門弟子’,而謝文東留下袁天仲這個‘得力干將’。

  可笑的是,褚博由始至終還沒有明白怎么回事,便糊里湖涂的被賣進了望月閣??墑?,正因為這個經歷,也讓他以后成為謝文東麾下最得力的骨干之一——殺手之王。

  或許與謝文東關系還不太熟,或許是剛也道的原因,袁天仲在他面前很拘謹,為人看起來也靦腆。

  當謝文東在北洪門各干部面前介紹他時,他會面色羞紅,使原本是小麥色的面膛變成暗紅色,銀是有意思,使北洪門諸人對他的第一印象不錯,增加不少好感。謝文東無法在T市耽擱太多的時間,畢竟S市的情況已不能再拖下去。一但那里真有個散失,會直接威脅到T市的安全。

  謝文東的行動向來快捷,當天晚上,他還在T市,可是第二天一大早,他已出現在北洪門位于S市的分堂。原來坐鎮那里的東心雷和剛剛上任分堂不久的徐峰見到謝文東,如同見了救星似的。

  進了分堂之后,兩人一股腦將S市的情況全部告知謝文東。北洪門的分堂一共有八百多人,加上從總部調派過來的人,有將近兩千號。而青幫的人則在兩千到三千之間,隱隱有些優勢。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