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5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5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袁天仲的脾氣并不好,為人桀驁不馴,見對方態度強硬,他也隨之針鋒相對起來。

  就在兩人爭執不下的時候,格桑走了出來,憨聲憨氣地問道:“怎么回事?”

  褚博看眼血殺眾人,以及那名黑衣漢子,無奈地搖搖頭,對袁天仲說道:“我去向東哥解釋?!彼低昊?,暗嘆口氣,快步走回到病房。見到謝文東之后,他將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的講述一遍。謝文東聽完,皺起了眉頭,沉吟片刻,說道:“讓血殺的兄弟進來。

  “東哥,血殺雖然做得不對,但也是為了東哥著想……”褚博生怕謝文東責怪血殺,急忙幫其解釋。雖然那名血殺的頭目曾對他十分無禮,但是從心里來講,他還是傾向于血殺的。嚴格算起來,他也屬于血殺中的一員。謝文東一笑,打斷他的話,說道:“不用多說,我心里有數?!?br/>
  聞言,褚博不好再過多解釋,又快步走出病房。一旁的白燕在裝模作樣的看雜志,可耳朵沒閑著,一直在仔細聆聽他們的對話。

  沒過多久,那名黑衣漢子與格桑等人紛紛走進病房。

  在旁人面前,黑衣漢子表現得冷酷蠻橫,但見到謝文東,立刻變得必恭必敬,急忙躬身施禮,說道:“東哥!”

  謝文東含笑點頭,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叫周曉生吧!”

  想不到謝文動能一語道出自己的名字,黑衣漢子面色一正,垂首說道∶“原來東哥還記得我的名字?!?br/>
  “當然記得?!斃晃畝撓乃檔饋謾白鈐縋且慌斃值苊頻拿?,我都記得。只不過,現在已經所剩無幾了?!彼底嘔?,他臉上不經意流露出一絲悲傷。停頓了片刻,又擺擺手,含笑說道∶“坐吧!”

  名叫周曉生的黑衣漢子顯得有些拘謹,忙道:"屬下不敢?!?br/>
  謝文東笑了笑,也不勉強,問道:“聽說你帶兄弟們來是為了換防的?”

  “是的!”周曉生點點頭。

  “這是老森的意思?”謝文東疑問道。

  “不!”周曉生說道:“此事和森哥沒有關系,是我們自己私下里做出的決定?!彼饈鞘禱?,不過他的這個“我們”卻包括了很多人。說話間,他向前進步,想直接走到謝文東的近前,旁邊的袁天仲眼睛一瞪,跨步上前,將其攔住,眼神中充滿了戒備之意。

  周曉生凝視袁天仲,冷冰冰地說道:“你這算什么,把我當成敵人嗎?我跟東哥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里呢!”

  見他二人又要起爭端,謝文東忙打圓場,笑呵呵說道:“天仲,大家都是自己兄弟,不用見外,讓曉生近前說話?!?br/>
  聽了謝文東的話,袁天仲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閃退到一旁,但看著周曉生的眼神依然

  充滿著敵意。

  周曉生沒再理他,直接走到謝文東身旁,蹲下身子,看了謝文東身包扎的紗布,他深深吸了口氣,輕聲說道:“不到十天的時間,東哥已連續兩次受傷,兄弟們都很難過,即擔心東哥的身體,又擔心東哥的安全,我不想說北洪門的人對東哥的?;び卸嗝吹牟煥?,但是我覺得由我們來?;ざ?,應該更安全,也更穩妥?!?br/>
  還好,現在北洪門的核心人員都不在場,不然聽了他這話,得當場鬧翻了天。就連反應比旁人慢半拍的格桑此時也覺得面紅耳赤,渾身上下不舒服。周曉生這番話比打人,罵人還讓人覺得難受。

  唉!謝文東在心里嘆息一聲,曉生的好意,他能理解,不過做的卻有些過分。他們代表的不僅僅是血殺,也代表著文東會,與北洪門發生爭執,弄不好會引起文東會和北洪門的不合,如此一來又不知得生出多少的事端和麻煩,也讓他苦心經營兩幫關系的努力都付之東流。如果換成旁人,謝文東肯定會狠狠訓斥一番,甚至直接下令懲罰,但對血殺的兄弟,他不忍心。

  謝文東嘴角動了動,想說話,可一時間又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正在他沉思琢磨的時候,任長風、靈敏、張一、孟旬等人聞訊紛紛趕到,進入病房之后,任長風沒好臉色地大量周曉生一眼,不等旁人說話,他現開口問道:“怎么回事?我聽說血殺的兄弟過來換防?”

  看到任長風,謝文東頗感頭痛,對任長風的脾氣,他太了解了。他微微一笑,說道:“沒什么,其中只是有些誤會?!薄芭?”任長風挑起眉毛,冷笑說

  道: “原來這不是東哥做的決定,而是血殺兄弟私自行動啊!不過你們的膽子也太大了吧,換防這么重要的事都可以不通過東哥而私自做出決定了?怎么的,還口口聲聲說什么我們不如你們?”當下面人向任長風報信的時候就把事情的經過說了,其中難免有添油加醋的地方,任長風憋著一肚子火來的。

  任長風在北洪門聲望高,可在文東會,基本沒人肯買他的賬。周曉生面無表情地冷漠說道:“事實如此!”

  “操!”任長風怒罵一聲,雙眉豎立,怒聲說到:“你們厲害?你們厲害還把SH的地盤幾乎丟了個精光,被南洪門打得不敢露頭,好不容易出戰一次,接過還被人家打得大敗而歸?”

  “你這么說是純屬放屁,如果沒有我們在,你們在上海連立足之地都保不住!”

  “你在說誰放屁?”

  “我說得就是你!”

  “***,老子活劈了你!”任長風氣得滿面通紅,回手將要

  抽刀,可是一摸才發現,自己來時根本就沒帶刀。

  周曉生嗤笑,挑起衣襟,露下衣下的手槍,冷聲說到:“收起你那一套吧,你能唬住別人,但別想唬得了我!”

  “我……”任長風是真急了,回頭喝道:“天仲,把你的劍借我一用!”

  他兩人怒劍拔張,看樣子皆有要動手的意思,謝文東躺在病床上一個頭兩個大。

  北洪門和文東會比較是兩個獨立的社團,而且一個霸占北方,一個霸占東北,都是拳霸一方的大幫派,也都從骨子里透出一股舍我其誰的傲氣,在一起相處久了,雖然有謝文東的原因能使二者總體相處良好,但私下里的摩擦也是時有發生。文東會認為北洪門消耗了謝文東太多的精力,使他越來越疏忽文東會,而北洪門則認為他們的實力要遠強魚文東會,文東會協助自己是理所應當的。

  矛盾一旦產生,如果不能及時化解,只會月積越深,這一次任長風和周曉

  生大動干戈只是把隱藏的矛盾擺上了臺面罷了。

  看到他二人要真刀真槍的動手,謝文東表情沉了下來,不滿低重重咳嗽了一聲。

  張一也急忙走到任長風近前,將他攔住,低聲勸阻道:“長風,別沖動,要以大局為重!”

  看到謝文東的不悅,加上有張一阻攔,任長風把怒火強壓下去,伸到袁天仲面前的手握了又握,最終還是收了回去。

  謝文東看了看眾人,眉頭微皺,沉默片刻,方幽幽說道:“我這兩次受傷,都是事出因,不能簡單的歸罪在誰身上,即便是換了旁人來?;の?,也未必能過到更好的效果?!彼底嘔?,他看向周曉生,問道:“曉生,你明白嗎?”

  心中雖然不服氣,可是謝文東這么說,周曉生無法再多說別的。他垂下頭,沉默無語。

  謝文東一筆,話鋒一轉,又問道:“上次你帶血殺的兄弟前來救援我,阻擊南瘩門的追殺,你們一共來了多少人?”

  “六十二人?!敝芟鸕?。

  “傷敵多少?”謝文東問道。

  周曉生一怔,沉吟半響,搖頭說道:“這個……我沒有仔細計算過,估計至少在一直往上吧!”

  “你沒有算過,但是我有統計!”謝文東說道:“上次一戰,你們干掉南洪門幫眾三古余人,傷者不計其數?!?br/>
  啊?!北洪門眾人相互看著,皆都吃驚不已,暗道一聲好強的戰斗力啊!任長風也是面露驚訝,重新打量起周曉生。

  謝文東環視眾人,幽嘆道∶“已六十二人,擊退南洪門樹百人,試問有幾個人能做到這一點?現在大家應該能明白我平時為什么不肯輕易動用血殺了吧?血殺一出,總能掀起腥風血雨,沒有必要的話,我不愿動用,也不敢動應?!?br/>
  他這番夸贊,令周曉生十分受用,臉上倍覺有光。

  謝文動繼續說道∶“長風可算得上是社團里最為驍勇善戰的好手,不僅身手過人。統帥力也出類拔萃,誰我南爭北戰,無論是對青幫還是南洪門,皆少有戰敗的時候,算得上是長勝將軍了!”

  任成風雖然高傲,可聽到謝文動這么夸獎。老臉還是忍不住一紅,不好意思意思地搓了搓手。

  謝文動又指指格桑和袁天仲,說道∶“格桑和袁天仲則是能已一擋十,擋百的高手,無論拉到那里都能獨擋一面?!?br/>
  頓了一下,他語重深長地對眾人說道∶“他們就好像是我的左右手,根本就沒什么內外遠近之分,即使現在在我們面前還有男洪門這個強敵,就算是沒有,我也不希望我的左右手互相打起來。你們是一個整體,你們合,這個整體則共興,你們斗,這個整體則會弓亡,難道這個道理你們都不懂嗎??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0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