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79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79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兩被飛鷹堂的頭目在張研講的示意下,雙雙擠到前方爭斗的交點,各抄家伙,與南洪門幫眾展開惡斗??山徽絞奔洳懷?,其中一名頭目突然慘叫一聲,雙手抱著肚子,踉蹌而退,由于場面太混亂,而且殺得渾身是血,誰都看不出來他究竟哪里受了傷。另一名頭目驚叫道:“老三,你受傷了?”說著話,他瘋了似的向南洪門幫眾搶攻數刀,在砍倒兩名南洪門幫眾之后,他的胳膊和肩膀也各被挑看一條口子。

  這名頭目夸張地向后仰身而倒,多虧后面的飛鷹堂兄弟手疾眼快,急忙將他產婦住,紛紛急聲問道:“鐵哥,你怎么樣?”

  那頭目裝模做樣地喘著粗氣,顫聲說道:“撤!快撤!”

  “對,對,對!”第一個受傷的頭目也跟著叫道:“全體撤退!快!”

  飛鷹堂眾人不明白怎么回事,見己方兩位大頭目都受了傷,而且同時要求撤退,雖然感覺己方并不處于劣勢,但不敢抗令,紛紛向后急退。由于雙方打得膠著,想退那是那么容易的,許多飛鷹堂的兄弟都在撤退中受了傷,一時間陣型也便得混亂不堪。

  南洪門那邊的頭目尤兵感覺十分意外,對方打得好好的,怎么說退就退了呢?該不會是其中有詐吧!他正琢磨著,一名小頭目從前面急匆匆地跑了回來,到了尤兵近前,急聲說道:“兵哥,文東會開始撤了,我們追擊吧!”

  尤兵暗暗吸了口氣,搖頭喃喃說道:“追擊?萬一追出去中了對方的圈套怎么半?”

  “兵哥,我看文東會不象詐敗,你就別再猶豫了,快追吧!”那頭目回頭望望,急得連連直跺腳。

  尤兵舉目觀瞧,可不是嘛,在己方的反擊下,文東會退得狼狽至極,前方的想后撤,而后面的還在向前擠,前后人員動作不協調,導致整個陣營變得混亂不堪。尤兵握了握拳頭,將心一橫,拿定主意,沉聲喝道:“全體兄弟,立刻出擊!”

  “是!”那名頭目興奮地大喝一聲,接著沖著左右高聲喊道:“兄弟們,文東會的人不行了,都沖啊!我們殺出去!”

  “殺——”

  始終被壓著打的南洪門終于抓到反擊的機會,上下幫眾的氣勢和斗志升到了頂點,兜著飛鷹堂兄弟的屁股就追殺了出來。

  見成功把對方引出,那兩位受傷已奄奄一息的飛鷹堂頭目頓時間來了精神,將攙扶他倆的兄弟推開,然后沉著指揮下面人員撤退。在他倆的調動下,飛鷹堂慌亂的形式很快就穩定下來,邊打邊退,有條不絮,時間不長,業已全部退出南洪門分部的大院。

  南洪門這邊是鐵了心的想趁文東會撤退時多占些便宜,不依不饒,緊跟著追了出來。

  正在這時,只見方面跑的文東會陣營突然向左右分開,接著,從人群中迎面沖出來的一波青年,這波人數量可不少略略一看,至少也有數百之眾,看年歲,一個個都不大,手中清一色的鋼刀,為首一人,相貌俊秀,中等身材,略顯消瘦,但手中的鋼刀卻比旁人都要大一號.

  南洪門幫眾并不認識此人,碰面之后,別無二話,掄刀就砍.

  他們快,那青年更快,面對著迎面沖來的三人,他收住腳步,等對方到了他近前,手中片刀已高高舉起,正準備向下劈的時候,他搶先出腳,動作之快,好似閃電,腳尖正中中間那名大漢的下巴.

  那大漢聲都未吭一下,高舉過頂的片刀落地,身子搖晃幾下,接著眼前一黑,暈死過去,這時另外兩名大漢的片刀落下來,青年身子向旁一斜,避開鋒芒,接著右腿順勢掃了出去,繃直的腳面重重踢中伊人的脖子上。

  那人吭哧一聲,身子如同一只破沙袋,受其沖力,橫著飛了出去,與另一名大漢撞在一起,雙雙摔倒,手中的片刀也隨之扔出好遠,躺在地上,二人哼哼啞啞,半響怕不起來。

  說來慢,實則快極。只是眨眼的功夫,首先沖上來的三名大漢就被青年兩記重腳踢翻。這青年不是旁人,正是跟隨曲青庭學藝許久的褚博。他這兩腳也大有名堂,是曲青庭傳他的‘蹶子腿’。很快,南洪門追殺出來的幫眾就與褚博為首的五百文東會兄弟站在一處。

  雙方人數相當,可戰斗力卻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剛剛一交上手,雙方頓分高下。只見文東會這邊,雖然人人手中都有武器,但并不單一的使用,拳打、腳踢、肘擊,膝掂,身上的任何部位都可以當成武器來用,只接觸的剎那,南洪門那邊就被擊倒了一整排。

  跟隨這手下人沖出來的尤兵見狀,嚇了一跳,心中驚叫道:這些是什么人?怎么如此厲害?場上的局面根本容不得他多想,南洪門沖在前面的幫眾被對方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唏哩嘩啦的敗退下來,而后面的人員還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個個繼續吶喊著向前猛沖,此時倒是南洪門這邊的陣營開始亂了套。

  尤兵一看,不能再打了,對方的戰斗力太強,在開闊地帶,己方不占任何的優勢,只有退會后門,依仗地利才有可能抵御住對方。想罷,他高聲喊道:“退會分部!所有兄弟立刻退會分部!”

  此時戰場上已亂成了一團,人喊馬嘶,能聽到他叫聲的南洪門幫眾寥寥無幾,撤回來的人員更是少之又少,但尤兵的叫喊倒是把褚博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只看尤兵指手畫腳的樣子,不用問,肯定是南洪門那邊的頭目。褚博心中冷笑一聲,拎刀就向尤兵跑去。

  尤兵身邊的南洪門幫眾不少,見褚博氣勢洶洶的跑來,立刻紛紛上前去圍堵。

  當雙方距離還有三米遠時,褚博腳下加力,猛的一用勁,身子隨之高高躍起,借著下落的慣性,一刀也順勢狠劈了下來。

  首當其沖的那名南洪門漢子臉色頓變,急忙橫刀招架。

  褚博并不是以力氣見長的,不過他身軀下落的慣性太大了,加上他自身的發力,這一刀的力道何止百斤,常人哪里能抵擋得住。

  “當啷!”

  在一聲刺耳的金鳴聲中,那大漢鋼刀脫手,整個人被震的坐在地上,臉色漲紅,兩只手臂象過了電似的不聽使喚。不等他從地上爬起,褚博緊接著一腳踢中他的太陽穴,大漢悶哼一聲,倒地昏厥。見褚博勇猛,周圍的南洪門幫眾一擁而上,開始了群攻。

  南洪門幫眾雖多,但對褚博的威脅并不大,他應對起來也十分輕松,時而出刀,時而出腿,周圍的大漢非但沒有傷到他絲毫,反被褚博打傷數人。

  尤兵看的直咧嘴,文東會的勢力比北洪門更加可怕,簡直深不見底,竟然連那么一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毛頭小子都如此厲害。他心生寒意,不敢再多加逗留,一邊高聲吶喊,讓手下人撤退,一邊快速地向分部后門跑去。

  戰斗中的褚博看得清楚,心中大急,自己好不容易把對方的頭目找了出來,若是不能趁機將其干掉,等會對方全部龜縮回去死守,自己和兄弟們不知得多費多少的手腳。

  想著,他單手持刀,拳腳并用,連出數招,又打到數名大漢,可身邊的南洪門幫眾并未減少,反而越來越多。

  眼看著尤兵就快進入分布的后門,禇博猛然大吼一聲,向前一個箭步,直接用腦袋頂翻一人,隨后,他使盡全力,將手中的鋼刀狠狠地甩了出去。

  嗖!

  鋼刀穿過南洪門幫眾的人群,掛著勁風,在空中打著旋,直向尤兵的后心射去。

  太快了!別說尤兵不擅長身手,而且又毫無準備,就算他身手不錯,又是在準備充分的情況下也未必能閃躲得開,

  耳輪中只聽撲的一聲,接著又傳出一聲慘叫,禇博的一記飛刀,正刺在尤兵的后背,由于力道太大,整個刀身都沒近尤兵的身體里,沾滿鮮血的刀尖在他的胸膛探出。

  致命的一刀。

  尤兵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踉蹌兩步,跨進分布的后門,可剛進來,人也已*著墻壁軟綿綿地倒了下去。人當時就不行了,出氣多,入氣少,身子抖動幾下,便沒了動靜。

  后門處的南洪門幫眾們都驚呆了,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紛紛尖叫著撲上前去。

  “兵哥!兵哥——”

  只見尤兵兩眼圓翻,鼻孔和嘴角都流出血絲,人已絕氣身亡。

  “啊!兵哥死了!兵哥被文東會的人殺死了!”南洪門幫眾紛紛尖聲叫著,不過他們的叫喊對正在作戰的南洪門人員來說,打擊是致命的,這回不用再下令撤退,心慌意亂的南洪門幫眾主動敗下陣來,仿佛一群沒頭的蒼蠅,爭先恐后的向分布后門里面擠。整個陣營亂成了一鍋粥。

  諸博見狀,神采飛揚,側身閃過后面襲的一刀,接著身子向后一*,貼近對方的身體,出手如電,一把抓住對方的手腕,肩膀順勢向后一定,一個背摔,將后面出手偷襲的那人摔個仰面朝天,不等那人起身,他一記重拳擊在那人的面門上。

  啪!那人雙手捂面,疼的滿地翻滾。

  諸博不再理他,挺直身軀,向前方一指,大喝道:“大家跟我一起殺進去!”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