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80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80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尤兵被褚博一記飛刀干凈利落地取了性命,南洪門群龍無首,上下幫眾都在拼命的忘分部的后門擠,如果有秩序的進,他們這些人用不上多久就能全部進入,但是互相一擠,很容易就被卡住,現在正是如此,十多號南洪門幫眾被狹窄的后門死死卡在當中,進不能進,退不能退,叫罵聲,痛叫聲連成一片,整個場面豈是一個亂字能表達的,褚博和手下的五百文東會兄弟可不管那么多,隨后沖殺上來,連片刀帶拳腳,直將憋在門外的南洪門幫眾打得哭爹喊娘,潰不成軍。

  張研江見狀,立刻意識到有機可乘,當即又傳下命令,飛鷹堂的兄弟全部調頭,反殺回去。

  在褚博一眾和飛鷹堂兄弟的雙重沖擊之下,后門外的南洪門人員被徹底打散了,一個個抱頭鼠竄,四面而逃,正在這時,白紫衣帶著白家的殘兵敗將不知道什么時候也轉到后門這邊來,見到逃竄的南洪門幫眾,白紫衣兩眼帶著惡毒的兇光,嘿嘿笑了,將雙手向前一揮,喝道:“給我上!抓住南洪門的人,無論是誰,往死里給我打!”

  人就是這樣,對越是恐懼的東西,一但得了機會,就會越加殘忍的包袱,白家的蝦兵蟹將們這時候可得了報仇的機會,分散開來,四處追打南洪明年逃跑的幫眾,場面變的更家熱鬧。

  且說沖在前方的褚博一眾,將后門外的南洪門人員擊垮,毫不停頓,立刻又向分部內發起沖擊,人員折損大半的南洪門此時哪里還能抵御得住,被褚博等人逼得連連后退,大批的文東會兄弟也跟著殺近分部之中。

  再說前門,三眼正與南洪門幫眾惡戰,忽聽身后一陣大亂,他不清楚怎么回事,急忙虛晃一刀,退回到己方陣營之內,回頭觀瞧,只見血殺人員沖了上來。他對著沖在最前面的姜森疑聲喝問道:“老森,你上來干什么?”

  姜森分開龍堂眾人,來到三眼近前,說道:“三眼哥,剛才東哥打來電話,讓我帶著兄弟們助你一臂之力!”

  這不能來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三眼聽后,卻老臉漲紅起來。東哥讓老森幫助自己,那明顯是認為自己進攻不利,無法解小爽之憂啊!想到這里,他狠狠的一跺腳,什么話都未再說,怒吼一聲,雙手持刀,又重新向南洪明年幫眾殺去。

  接連劈倒對方三名大漢,三眼方深深吸了口氣,挺直腰身,高聲吼道:“凡我龍堂兄弟,都給我往前沖,誰要是膽小不敢上前,可別怪我三眼翻臉不認人!”說話間,他眉心處的豎疤都因充血而邊的猩紅。

  看得出來,此時的三眼是已急火攻心了,龍堂兄弟哪敢不盡力,一個個皆都豁出性命,牟足了勁向前擠壓。

  三眼帶領龍堂兄弟展開三次齊攻,本就處于劣勢,抵擋不住的南洪門幫眾頓時減員啦數十號人,見剩下的那些南洪門幫眾的已面漏懼色,斗志全無,三眼吧眼睛瞪得滾圓,大喝道::再給我沖鋒一次,這次無論如何也要給我殺進去?!?br/>
  "殺"

  龍堂兄弟齊聲吶喊,又開始發動啦第四次齊攻。

  這一輪猛攻對南洪門造成的打擊是十分致命的,人員又倒下一片不說,就連帶隊的小頭目也是混戰種挨拉數刀,慘死于血泊。見狀,三眼不再客氣,又頂啦上去,雙手握著開山刀,大吼道:“不想死的就給我滾開!”

  說話間,他向前急沖,看著好像猛虎下山似的三眼,南洪門幫眾徹底泄氣啦,僅存不多的人員嚇得紛紛向兩側退讓,三眼一路暢行,直接來到正門前,舉目一瞧,剛好看到又兩名大漢背對著自己,他疾步上前,手中的開山刀連揮,隨著咔嚓兩聲,那兩名大漢雙雙慘叫倒地。

  姜森站在原地沒有動,默默觀望在前沖殺的龍堂人員。這時,血殺核心人物之一的周曉生來到姜森身旁,邊將手術的黑皮手套系緊,邊說道:“森哥,我們也上把!”

  “不急!”姜森擺擺手

  周曉生一愣,說道:“東哥不是已經下令了嘛,讓我們協助龍堂的兄弟?!?br/>
  “呵呵!”姜森苦笑,現在就算沖上去也沒用,前面擠滿了龍堂的人,己方根本就打不到南洪門,而且現在若是插手,估計三眼就得馬上發瘋,沒準鬧出什么事呢!他微微搖了搖頭。說道“曉生,讓弟兄們再等等。相信即使不用我們出手。三眼哥也會把麻煩解決的?!?br/>
  “噢!”周曉生奇怪地看眼姜森,似懂非懂地應了一聲,然后轉會身形,沖著后面蓄勢待發的血殺眾人擺下手,示意他們先不用上前。

  直到這個時候,大廳內的南洪門幫眾才意識到正門已被文東會沖開了。

  當他們紛紛轉身準備迎敵的時候,三眼帶著龍堂兄弟已經突殺近來,渾身是血的三眼好像從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魔,手中的開山刀化成了招魂幡,刀光閃爍之后,總是會伴隨出撕心裂肺的哀號聲和噴射而出的血箭。

  三眼一邊砍殺面前人山人海的南洪門幫眾,一邊瘋狂地大叫道:“小爽?小爽?你***給我答應一聲!”說話之間,在他的側面猛然刺來一記暗刀。

  他將身子一擰,片刀貼著他的肚皮掠過,不等對方收招,三眼反手一刀,將出手偷襲那人砍翻在地,他抹了一把濺到自己臉上滾燙的鮮血,咬牙嘶喊道:“南洪門的雜碎,我兄弟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要你們統統償命!”周圍南洪門幫眾被三眼臉上的猙獰和殺機嚇得背后直冒涼氣,不由自主地齊齊后退。

  正在這時,忽聽南洪門的陣營里傳出響亮的吼聲:“三眼哥,是你嗎?我在這邊!看到我了嗎?”

  聽到那熟悉的比常人高八度的嗓音,三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提刀喊道:“你再說一遍!”

  “我在這!***,死三眼,關鍵時刻耳朵怎么這么背……”

  沒錯!是小爽!這回三眼可聽清楚了,肯定那是李爽的聲音。他欣喜若狂,心中一暖,眼圈紅了,眼淚差點掉出來,他忍不住舉刀哈哈長笑,回頭對龍堂眾人叫道:“我兄弟沒事!兄弟們,再給我繼續沖殺,咱們今天要砍下向問天的腦袋!”

  “殺啊——”

  李爽的平安無事,讓文東會眾人皆都長出一口氣,斗志變得更加昂揚,沖殺起來也更加有勁。

  這時候,蕭方是真沒辦法了,雙方在人數上,實力上的差距不是*超凡脫俗的指揮能彌補的。

  望著殺紅了眼的龍堂人員,還有不停潰敗的己方兄弟,他心里第一次意識到己方以前的認知有很大的錯誤,其實北洪門并不是己方最大的威脅,而真正的最大威脅恰恰是來自于以前被己方看不上眼的文東會!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就在蕭方幾乎要絕望的時候,從后面慌慌張張又跑來一名南洪門的小頭目,到了蕭方近前,聲音顫抖著叫道:“蕭大哥,大……大事不好了,兵哥被殺,文東會的人要從后門殺進來了?!?br/>
  “啊?”蕭方聽完這話,腦袋一沉,險些坐到地上。現在南洪門的狀況正應了“屋漏偏逢連夜雨,船破又遇頂頭風”這句話。蕭方呆呆地站在原地,良久說不出話來。

  時間不常,大堂的后面一陣大亂,喊殺聲連天,那名小頭目身子一哆嗦,急忙拉了拉蕭方的胳膊,顫聲叫道:“蕭大哥,敵人殺進來了,我們現在怎么辦啊?”

  完了!己方在上??嘈木氖屏κ淺溝淄甑傲?蕭方閉上眼睛,幽幽苦嘆,過了好一會,他長長吸了口氣,轉身邊向樓上走,邊傳令下去,面無表情、語氣毫無波瀾的說道:“讓兄弟們放棄抵抗,統統退回到頂樓,死守!”

  蕭方走了,而且傳下撤退的命令,早已被打得心驚膽寒的南洪門幫眾哪還肯繼續作戰,一窩蜂似的向樓上跑。

  南洪門跑路的速度可謂極快,轉眼工夫,大堂內的南洪門幫眾已跑得一干二凈。

  三眼并不追擊,二十舉目四處亂看,尋找李爽的身影。

  可是大堂里除了傷者和尸體之外,再就是己方的兄弟,哪里有李爽的影子。三眼環視一周,心中大急,扯脖子喊道:“小爽?老肥?”

  喊了兩聲,無人答言,三眼突然覺得自己的腦袋好像被人狠狠打了一悶棍,耳邊嗡嗡直響,正在這時,他面前不遠的地方突然伸出一只手,同時傳出微弱的聲音:“三眼哥,別找了,我在這!”

  三眼身軀一震,呆了兩秒鐘,急忙搶步上前,低頭一看,只見李爽像血葫蘆似的,躺在地上,正沖著自己咧嘴、

  “***!”三眼又驚又喜,笑罵一聲,深受抓住李爽的勃領子將其從地上硬拉了起來,喘著粗氣,嗓音哽咽,但臉上卻帶著笑容地說道:“原來你藏在這里,我還一位你讓南洪門掛了呢!”

  李爽也想笑,但卻笑不出來。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