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92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92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褚博頭垂得很低,細聲說道:“我知道如果我去求東哥,東哥……肯定不會答應我的請求。任大哥,這一次……算我是求你了!”

  任長風心中又氣又恨,氣褚博鬼迷心竅,恨他的不爭氣,要知道褚博在龍虎隊的時候,是由姜森和任長風聯手培訓的,算起來,任長風也是他半個師傅。他怒聲喝道:“小褚,你知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做什么?”

  褚博說道:“我知道。我……只是想救她!”

  “對不起,這一點,我無法答應你!”說著話,任長風手上加力,鋒利的刀鋒瞬間割破白燕脖頸的皮膚,鮮血順著刀身緩緩滴淌。

  白燕激靈靈打個冷戰,急忙舉目看向褚博,顫聲說道:“阿博,快……快救我!”

  褚博看著清楚,也聽得清楚,腦袋隨之嗡了一聲,忍不住發出驚叫,只見他肩膀一晃,瞬間手中便多出一把漆黑的手槍,隨后將手抬起,槍口對準任長風,拿槍的手哆嗦著,大聲說道:“住手!任大哥,你……你別逼我……”

  該死的!看到褚博掏出槍來,任長風直是要氣蒙了,他怒聲咆哮道:“褚博,你***為了這個賤人要向我下手嗎?”

  “我……我……”褚博說不出話來,拿槍的手也哆嗦得更厲害。

  白燕見狀,急忙說道:“阿博,快殺了他,然后我們遠走高飛,到一個沒人能找到我們的地方,舒舒服服的過一輩子!”

  “閉嘴!你這個賤人!”任長風看出來,褚博之所以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全是受了白燕的引誘。他怒道:“老子先殺了你!”說著,他身子前壓,手臂加力,可沒等把刀揮下去,只聽身后咔嚓一聲,褚博已把手槍的擊錘搬開,現在只要他手指微微鉤動板機,任長風就會血濺當場。

  任長風的身子僵硬住,沒有回頭,眼睛看著白燕,對褚博道:“你,真要下手?!”

  褚博喘著粗氣,顫聲說:“我只要任大哥你給她一條生路”

  “”任長風不再說話,她嘴唇發青,氣得已說不出來話。

  白燕沖著任長風得意的一笑,抬起手來,慢慢將任長風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推開,隨后向褚博走去。

  任長風站在原地沒有動,也沒有出手去阻攔,在他的世界中,在沒有什么能比兄弟的背叛更令他痛苦的了。他不擔心自己的安危,他擔心的是褚博,如果褚博真把白燕領走了,那他將會受到北洪門和文東會的聯手追殺,這個人也就算是廢了。

  白燕走到褚博近前,順勢入他的懷中,輕聲說道:“師傅!快!快殺啦他,不殺掉任長風,我們根本走不了?!?br/>
  褚博是受到白燕的迷惑,但他本性忠厚善良,要他對任長風下毒手,他做不到。聽完白燕的話,呀連連搖頭,急聲說道:“不行!小燕,我絕對不能殺害任大哥!我不能”

  看著他慌亂的樣子,白燕在心里暗罵一聲笨蛋,爛泥扶不上墻!她臉上帶著關切和憐惜,輕輕撫摸一下褚博的面頰,然后手指下滑,順著他的胳膊,摸到褚博的手掌,把他手中的槍拿了過來,接著,舉起手槍,對準任長風。

  任長風轉回身,面對著黑洞洞的槍口,毫不懼色,只是目光冰冷又陌生地看著褚博。

  褚博心中一驚,急忙忙拉住白燕的手腕,驚聲問道:“小燕,你要干什么?|”

  “既然你下不了手,那么就由我來了!”白燕柔聲說道。

  “不行!”褚博想也沒想,用力地把白燕的手腕按了下去,說道:“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讓你傷害任大哥,同樣,我也不會讓任大哥傷害你!”

  白燕心中暗恨,不過看褚博態度堅決,他也無法強行向任長風開搶。

  她臉上露出無奈的樣子,點點頭,對褚博輕聲說道:“那好吧!阿博,我全聽你的。我們走?!?br/>
  “恩!”褚博看著‘善解人意’的白燕,欣慰地點點頭,舉目對任長風說道:“任大哥,剛才我對你無禮,實在對不起,等你見了東哥,讓東哥就……就當從來沒有過我這個兄弟……”

  他話音未落,耳輪中忽聽‘嘭’的一聲搶響。當啷!一只空彈殼掉落在地板上。任長風和褚博的身子同是一震,緊接著,后者倒退兩步,身子*著門框,軟綿綿地倒了下去。褚博喘息著坐在地上,再看他的肚子,正汩汩流淌出鮮血,小腹的衣服被染紅好大一片。二白燕手中的搶正冒著青煙。

  “小褚——”任長風輕叫一聲,雙目充血變得通紅,他提刀就要上前,之間白燕猛然將手中搶一抬,對準了任長風的腦袋,冷笑著說道:“再往前來一步,我就打碎你的腦袋!”

  任長風打了個冷戰,邁出去的腳步又收了回來,難以置信地看著白燕,想不明白,堂堂的白家大小姐什么時候變得如此陰險毒辣。

  褚博坐在地上,雙手捂著肚子上的搶傷,也在用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白燕,聲音微弱地喃喃問道:“這……這是為什么?”

  “謝文東該死,任長風該死、你也該死,你們北洪門和文東會的人統統都該死,你們都是害死我哥哥的麾子手!”白燕這時已再無掩飾,本色畢露,瘋了似的搖頭嘶喊道。

  褚博閉上眼睛,露出痛苦之色。身上的傷痛,遠遠比不上他的心痛。他喃喃說道:“可是你從來沒有對我哦說過這樣的話??????”

  “如果我告訴你了,你今天還會來幫助我嗎?你真是個豬頭!”白燕陰笑著說道。

  “那??????那天你跟我??????也是??????”

  不等他說完,白燕打斷他的話,直言不諱地點頭道:“沒錯!那天我和你上床也是沒辦法的事,如果不給你一點甜頭,你怎么可能會聽我的話呢!”

  直到這時候,褚博才終于弄明白了,原來白燕一直都在利用自己,而自己則象是個傻子一樣聽她的擺布,可是現在明白也晚了,他感覺身體里的力氣正在急速地向外流失,眼皮也越來越沉重,雖然他心里很清楚,只要自己一閉眼,恐怕再也睜不開了。

  “白燕,我殺了你?!比緯し緡?,揮刀再次向白燕撲去,白燕嚇了一跳,準備不足,倉促開搶,嘭!又是一聲搶響,子彈正打在任長風手中的唐刀上,隨著當啷一聲脆響,唐刀折中而斷,任長風的虎口也被震裂,手臂發麻,忍不住倒退一步。

  突然,房間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那名在外放哨的北洪門小弟聽到搶聲,不明白怎么回事,跑回來察看。

  他和站在臥室門口的白燕正好碰了個正著,想不到她還活著,那北洪門小弟一愣,沒等他反映過來,白燕搶先開搶。

  這一搶,正打在那名小弟的胸膛,后者倉促而退,大眼大張,直挺挺的仰面摔倒。

  白燕此時已殺紅了眼,沖著任長風吼道:“你的兄弟都死了,你也去死吧?”

  正在這個關鍵時刻,就在白燕準備扣動扳機的一瞬間,只聽嘩啦啦一聲脆響,從窗外突然蹦進來一人。這人身法奇快,是直接撞碎玻璃硬沖進來的,到了房間,他一個箭步,重重撞在任長風的身上。

  幾乎在同一時間,白燕手中的搶也響了。

  啪!子D沒有擊中任長風,倒是打在他身后的墻壁上。

  見對方又來了幫手,雖然沒看清楚是誰,但白燕能感覺出來者不簡單,她倒也干脆利落,片刻都未停頓,轉身就往樓下跑。

  任長風被來著撲倒在地,抬頭一瞧,來者不是旁人,正是袁天仲。他又驚又喜,問道:“天仲,你怎么來了?”

  “東哥懷疑這邊會出事,所以就派我來支援!”

  “哎呀,來得正好!”說著話,任長風舉目一瞧,臥室門口空空如也,白燕已不見了蹤影,他大叫一聲,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站起,急聲說道:“快!快追白燕!”

  他話音剛落,袁天仲矯健的身影已如一根離弦的箭似的竄了出去。任長風怕他有失,在后面急聲大喊道:“天仲,白燕手里有搶,你要小心啊!”

  當他跑過房門口時,看到已經昏死過去的褚博,任長風忍不住發出一聲哀嘆,這真是天作孽尤可為,自作孽不可活啊!有袁天仲去追白燕,任長風反倒不急了,他摸了摸褚博的脖靜脈,感覺還有心跳,暗暗松了口氣,蹲下身子,攔腰將他抱起,飛快地向別墅外跑去。

  他剛剛下到一樓,就見袁天仲象沒頭蒼蠅似的四處亂竄。

  任長風邊向外走邊大聲問道:“天仲,找到白燕了嗎?”

  “***,人一眨眼的工夫就沒了!”

  “別著急,跑不了她!你留在別墅,我馬上叫兄弟們過來增援!”

  “好!”袁天仲點頭答應一聲。

  任長風抱著褚博,出了別墅,快速地跳進車內,對開車的兄弟打聲招呼,立刻開車去醫院,接著脫下衣服,胡亂地團了團,壓在褚博肚子上的傷口上,隨后摸出手機,給謝文東打去電話。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