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63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63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曲靖的戰局在向著謝文東越來越有利的方向發展,他心中喜悅的同時,也隱隱有些擔憂,那就是已逐漸強硬、壯大起來的白燕勢力。

  白燕的發展方向已經很明確了,那就是走殺手路線,她出售的次數雖然不多,只有兩次,但每一回都給謝文東帶來莫大的威脅。第一次白燕派出的殺手幾乎要了謝文東的命,就連他最貼身的防彈衣都被打穿了,這是以前從未發生過的,而這一次他雖然沒有象上回那樣受傷,可其中的兇險卻更大,如果不是褚博等人巖尖,又冒著生命危險前置柱殺手,結果如何,還真不一定呢?這時候,謝文東對白燕升出幾分忌憚,也很象除掉這個眼中釘肉中刺,可是對方藏身在南洪門的老巢廣州,謝文東鞭長莫及,奈何不了對方。

  想殺白燕,必須得先破南洪門,只要南洪門一垮臺,白燕也就失去了靠山,其勢力自然會崩潰。算來算去,眼前的陸寇還是重點,陸寇不死,有他擋在自己面前,已方就難成夾擊之勢,使南洪門速忘。

  謝文東找來流波,詢問他陸寇最近的身體狀況怎么樣。

  暗組時常能抓到一些南洪門的眼線以及普通的幫眾,從他們的嘴里,劉波掌握了不少南洪門的情報。聽完謝文東的文化,劉波搖頭說道:“不太樂觀;現在南洪門的堂口都是由陸寇一人在支撐著,加上有傷在身,身體越來越差?!?br/>
  “哦!”謝文東應了一聲,搖頭苦笑。沒錯,陸寇是個人才,可是南洪門也不應該往死用,如果陸寇真被累死,對南洪門的損失,何止一處云南能彌補得了的?謝文東幽幽說道:“南洪門的干部儲備已經嚴重不足,只要我們能在云南這邊干掉陸寇,會立刻導致南洪門塌陷半邊天。

  劉波點頭,表示贊同,他說道:“東哥,我們現在的人手足夠充沛,一鼓作氣,強攻堂口,應該是可以攻破的?!?br/>
  謝文東咬咬嘴唇,搖頭嘆道:“若是那樣,我們不知得要傷亡多少兄弟。強攻是下策,最好能想到其他的辦法?!?br/>
  劉波疑問道:“東哥的意思是……”

  謝文東揉著下巴,思緒飛轉,自言自語第喃喃說道:“雖然有陸寇坐鎮堂口,但以現在這么?;那榭魷?,南洪門真的會是鐵板一塊嗎?如果能得到更多的信息,我們便可以用老辦法,策反!”說著話,謝文東眼睛一亮,猛然想到一個人,情報販子于鵬。

  于飛鵬自稱是昆明的萬事通,不知道他對曲靖的情況了不了解,抱著試試看的心理,謝文東找出于飛鵬曾經給過他的名片,給他打去電話。

  上一次,與謝文東的合作令于飛鵬輕輕松松賺到一百萬,現在又接到謝文東的電話,知道有大生意上門了,他的臉都快笑快花了,連聲問道:“謝文東找我是又有生意要談吧?!”

  “沒錯!我想了解一些曲靖方面的情況?!?br/>
  “關于南洪門的?”

  “當然!”

  “關于這個我倒是知道一些,不過,價錢方面嘛……呵呵……”于飛鵬嬉笑著沒有把話說完。

  對他這種人,謝文東早已看透,只要給的錢足夠多,他甚至能把自己的爹娘都賣了。謝文東冷笑一聲,說道:“價錢好說,老規矩,只要你給我的情報足夠重要?!?br/>
  “哈哈!”于飛鵬大笑,說道:“謝先生就是痛快,我最愿意和謝先生這樣的人做生意了。這樣吧,我現在去曲靖,和謝先生當面談?!?br/>
  “好!” 謝文東答應得干脆。如果于飛鵬能看到謝文東此時的臉上的表情,他一定會后悔自己現在的決定。對他這種人,謝文東是最不信任的,他能賣情報給自己,也能將自己的情報賣給別人,這在謝文東看來,這是個隱性的威脅,等把他利用完之后,謝文東哪還可能會容忍他的存在?!

  昆明距離曲靖不遠,上了高速,只一兩個小時的車程而已。當天下午,于飛鵬坐車來到曲靖,被文東會的人接進據點,與謝文東見面之后,他沒有太多的客套話,直接了當切入正題,問道:“謝先生這次想從我這里得到哪些情報?”

  身為情報販子,于飛鵬對情報的重要性自然非常明白,有了上一次和謝文東交易的基礎,現在于飛鵬在謝文東面前可神氣了許多,底氣也足了,雖然表面上還是一副必恭必敬的態度。謝文東也不介意,微微一笑,說道:“我想知道一些南洪門在曲靖堂口的不穩定因素?!?br/>
  于飛鵬先是一愣,接著明白了謝文東的意思,他笑道:“謝先生還想象上次一來,來個策反?”

  “沒錯!”謝文東含笑問道:“于先生可有合適的人選嗎?”

  “這個……”于飛鵬故意露出一副為難的樣子,說道:“這個比較難辦啊!”

  謝文東明白他的心思,說道:“還是老價錢,一百萬?!?br/>
  于飛鵬聞言,眼睛為之一亮,搓手干笑道:“既然是謝先生開出的價碼,我也就不多說什么了?!彼底嘔?,他看了看左右,向謝文東近前蹭了蹭,低聲說道:“南洪門在云南失利,大多數人員都集中在曲解這一處,其中也有許多云南本地人,他們對南洪門的忠誠度不是很高,如果謝先生能利用這一點對其進行策反,我想成功的希望很大?!?br/>
  謝文東不想聽這些籠統無意義的話,他提醒道:"說重點"。

  于飛鵬咽口吐沫,說道:"現在,在南洪門的本地干部中,職位最高的當屬安永仁了。他以前在昆明混過,后來去了楚雄,近期又隨著陸寇到了曲靖。他手底下有一批心腹兄弟,在南虹門的堂口里也算得上是頗有實力的一個人。"

  謝文東邊聽邊暗暗琢磨,等于飛鵬說完,他問道:"此人的為人如何?"

  于飛鵬笑道:"人還不錯,就是膽子稍微小了一點。安永仁在昆明時,我和他常有來往,交情頗深,算起來也是老朋友了。"

  "哦?"謝文東挑起眉毛。

  于飛鵬繼續說道:"如果謝先生真有心招降安永仁,我倒是可以為謝先生跑一趟,去做說客,不過,要去南洪門的堂口,也是蠻危險的,一個不小心我就得把命搭上,謝先生,你看……這個……呵呵!"

  謝文東看著一臉干笑的于飛鵬,正色說道:"如果你能成功說服安永仁,我再給你一百萬也無妨!"

  "妥了!"于飛鵬說道:"有謝先生這句話,就算讓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義不容辭。"

  "呵!"謝文東氣樂了,如果沒有錢,于飛鵬恐怕連理都不會理自己。他沉吟片刻,說道:"剛才你說安永仁這人的膽子不大?

  "是的!"于飛鵬沒明白謝文東的意思,點了點頭。

  謝文東微微一笑,說道:“若是這樣,那我就再借你一點‘東風’?!?br/>
  當天晚間,文東會召集人手,隨后向南洪門的堂口發動了進攻。

  這次進攻可不是佯攻,而是實打實的進攻,雙方皆派上了主力參戰,火拼現場即激烈又血腥,雙方人員的傷亡都呈直線上升,前方作戰的兄弟成批成批的向下倒。這種你死我活的消耗戰令南洪門頭痛不已,即便是謝文東也是承受不起的。

  在激戰了半個鐘頭之后,謝文東下令停止進攻,但是并沒有撤下去,而是將手下的兄弟全部留在南洪門的堂口周圍,圍而不攻,看樣子是在等待時機。

  這種情況,對堂口內的南洪門幫眾而言最是難受,敵人虎視眈眈地守在自家的門口,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可能發動突然猛攻,南洪門的上下人員皆無心休息,神經一直保持著高度緊張。

  這一晚上,南洪門的幫眾幾乎沒睡多少覺,即使睡覺的時候也是合衣而睡,手里還緊緊握著片刀。而另一邊,文東會幫眾全部回到車內,空間雖然狹小,但睡得卻很香甜。終于熬到第二天,南洪門眾人本以為文東會的人會撤下去,哪知對方的車隊根本沒有撤走的意思,繼續圍在堂口的周圍。

  不過畢竟是白天,南洪門幫眾的精神稍微松緩了一些,許多熬了一夜未睡的幫中呵欠連連,準備乘此機會好好休息一下。

  結果他們剛剛躺下,文東會的進攻又來了,只是規模要比晚上相對小了一些??杉幢閎绱?,南洪門眾人也不敢大意,全力應戰。

  這一場小規模的沖突雙方只打了十多分鐘,便以文東會的主動撤退而草草結束。

  但這僅僅是開始,文東會用起騷擾戰術,兩小時一小攻,四小時一大攻,進入深夜,便又展開全面進攻,連續一天兩晚下來,文東會始終沒有消停過,南洪門幫眾亦是不得安寧,上下人員被折騰的疲憊不堪。

  身體上的勞累還能忍受,但精神上的折磨快將人逼瘋,大多數的南洪門幫眾看不到己方勝利的希望,斗志也隨之越來越薄弱。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