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七卷 風起云涌 > 第七卷 風起云涌 第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七卷 風起云涌 第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七卷 風起云涌      發布時間 : 2012/4/10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如果和金蓉長的象那才怪了。他笑瞇瞇的向那為漂亮的金發女生點點頭,道:“你好,我叫謝文東!”

  “謝文東……”金發女生念了一遍這個名字,奇異的聲調讓謝文東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名字如此難聽。她琢磨片刻,狐疑地看向金蓉,問道:“你們不是同一個姓氏?(英)”由于和金蓉是同學,又是要好的朋友,她對中國也有所了解。中國的姓氏是在名字的前面,而歐美的姓氏是在名字的后面。

  金蓉笑呵呵道:“我們又不是親兄妹,當然不會是同一個姓氏了?!?br/>
  金發女生更加好奇,道:“可是,你叫他哥哥啊?(英)”在國外,無論多親密的朋友,之間的稱呼都是對方的姓名,而不會用哥哥、妹妹這樣的詞語。關于中國習俗上的一些特點,她這個外國人當然無法理解。

  金蓉一時也很難向她解釋清楚,撓撓小腦袋,道:“因為我們是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所以,我就可以叫他哥哥啦!”

  “啊!”金發女生聽的似懂非懂,轉頭對謝文東伸出小手,笑道:“你好,我叫塞麗亞。(英)”

  謝文東禮貌性的和她握了握,沒等說話,一旁早已經不耐煩地金蓉拉起謝文東的袖子,急道:“大哥哥,我們該走了?!?br/>
  “呵呵!”謝文東向塞麗亞歉然地笑了笑,‘拜拜’兩字剛說出口,人已被金蓉拉走了。

  塞麗亞沒接觸過東方的男孩,多少對他們有些好奇,而謝文東本身又是迷一樣的人物,讓人看不懂,讀不透,這反而讓塞麗亞對他產生濃厚的興趣。她注視兩人漸漸遠去的背影,臉上閃過一絲失望。她對謝文東的第一印象是這人的眼睛很特別,也很迷人。

  金蓉帶著謝文東先在學校里逛一圈,象是個小導游,一會指指這個樓,告訴他這是圖書館,一會又指指那棟樓說是體育館。

  謝文東對這些興趣不大,不過在他臉上,滿是柔和的微笑,好象真在認真聆聽金蓉的講解。五行兄弟跟在他倆身后,不遠也不近,距離間隔的恰倒好處,即不至于打擾到二人,也不會在發生突然事件時搶救不及時。

  兩人足足逛了一個鐘頭,這還是金蓉累了,只把學校走了個大概。

  學校附近的餐廳有許多,金蓉非常熟悉地把他領到一間中餐廳。餐廳的環境不錯,雖非高檔,但卻幽雅干凈,讓人舒心。餐廳里的服務生多是在英國半工半讀的中國留學生,年歲都不大,似乎金蓉經常光顧這里,和他們都很熟悉,相互之前熱情地打招呼。找了一處空桌,兩人坐下,金蓉笑笑呵呵地問道:“大哥哥,你覺得這里怎么樣?”

  謝文東含笑道:“不錯?!?br/>
  金蓉道:“等到假期的時候,我準備在這里打工?!?br/>
  謝文東一愣,問道:“不回國了嗎?”

  金蓉道:“回國呆兩天,看看爺爺,然后我就回來?!?br/>
  “恩!”謝文東點點頭,道:“也好?!?br/>
  幾個月沒見,他感覺金蓉成熟了許多。聽金老爺子說,剛送她出國的時候,金蓉還哭的象個淚人,十分戀家。金老爺子作為北洪門的掌門人,雖然生活清淡,但家財萬貫,資產絕對是個天文數字,金蓉向來不缺錢,她能利用假期的時間打工,說明她已經開始學著獨立了。

  小丫頭已不再是當初那個只會依附在別人身旁的小丫頭了!謝文東看著她,心中一陣感觸,又有些欣慰。

  見謝文東盯著自己看,金蓉心跳加速,小臉紅撲撲的,左右看了看,然后探頭小聲問道:“大哥哥,我是不是變漂亮了?”

  謝文東一怔,眼中充滿茫然。金蓉見狀,撅嘴道:“那大哥哥總盯著我看什么?!”

  “哈哈!”謝文東聽完,仰面大笑,“確實變漂亮了,變成大姑娘了!”

  這時,一名身穿服務生的中國青年走過來,放下兩人剛點的飯菜,然后上下看了看謝文東,轉頭問金蓉道:“金蓉,這位是你的朋友嗎?”

  聞言,謝文東挑目,打量這個服務生。他看起來只有二十左右,年紀和金蓉相仿,個子不高,人也瘦弱,臉色微黃,顯得好象有些病態。

  金蓉看到他,笑道:“徐忠衛,他是我大哥!”說完,又向謝文東介紹道:“大哥哥,他是我的同學,徐忠衛?!?br/>
  “哦!”謝文東點頭一笑,絲毫沒有架子,站起身,伸手道:“你好!我叫謝文東!”

  徐忠衛忙和他握了握手,滿臉帶笑道:“原來是金蓉的大哥,你好你好,剛才金蓉已經說過了,我叫徐忠衛!”

  呵!這人倒滿客氣的。謝文東又和他客套幾句,才坐下。徐忠衛道:“金蓉,你們好需要什么,盡管叫我,我先去忙了?!?br/>
  “好!”金蓉道:“你去忙你的吧?!?br/>
  等他走后,金蓉對謝文東解釋道:“他是我的同班同學,學習很努力,但家境一般,他每天都來這里打工的?!?br/>
  謝文東望著徐忠衛在餐廳里忙前忙后的身影,嘆道:“那可是很辛苦的啊?!蹦壓炙成輝趺春每?

  金蓉道:“恩!他人也很不錯,可惜……”

  謝文東問道:“可惜什么?”

  金蓉道:“可惜總是挨人家欺負?!?br/>
  謝文東能夠理解,出門在外,本就不容易,加上家里條件一般,挨人欺負也是正常的。

  兩人邊吃邊聊,很快,話題轉到別處。

  餐廳里的菜肴雖然都是地道的中國菜,但味道并不怎么正宗,和彭玲的手藝比起來差的更遠,還好,謝文東對吃不挑剔,依然吃的津津有味。

  他二人吃的差不多時,餐廳大門一開,從外面走近來幾位東方面孔的青年,一各個年歲不大,但衣著怪異,發型前衛,耳朵、鼻子上掛著銀環,有兩人胳膊上還紋著花案。只看幾人的外表,就知道不象好人。

  這幾人進來之后,先賊眉鼠眼地環視一周。今天不是周末,又非飯口的時間,餐廳里客人不多,除了謝文東這兩桌,只有兩位客人。

  看罷,那些人往柜臺前一站,對餐廳里的幾名服務生招招手,道:“過來!”

  看到他們幾人,徐忠衛等服務生無不嚇的一哆嗦,仿佛老鼠見貓,一各個面如土色。

  看幾名服務生站在原地沒有動,其中一獐眼青年重重拍下柜臺,發出啪的一聲巨響,把屋里的客人嚇了一跳,包括金蓉在內。

  謝文東皺皺眉頭,舉目看向那幾個青年。

  餐廳里兩名客人識趣地扔下沒吃完的飯菜,草草結帳,閃人走了。

  站在柜臺后的中年老板心中暗氣,可敢怒不敢言,賠笑道:“各位,我們這里還要做生意,嚇跑客人就不好了……”

  沒等老板說完,一名高瘦青年的巴掌也打了過去。

  “啪!”這一巴掌打的結結實實,老板哎呀一聲,眼冒金星,踉蹌兩步,差點倒地上。

  獐眼青年瞥了老板一眼,哼笑兩聲,沒有理他,對幾名服務生道:“操你媽的,我讓你們過來沒有聽見嗎?”

  眾服務生相互看看,面露驚駭地緩緩走上前去。一位頭發金黃,戴著鼻環的青年老氣橫秋地問道:“這個月,你們的費用交了嗎?”

  幾名服務生聞言,忙垂下頭,一各個沉默不語。

  “媽的!”黃發青年罵道:“怎么?現在都他媽啞巴了?拿我的話當放屁嗎?”說著,他吸了兩口氣,然后陰陽怪氣地說道:“現在,交錢,把這個月的費用都給我交了?!?br/>
  好一會,服務生沒有一個動的,更沒有人上前交錢。

  黃發青年兩眼一瞪,惡狠狠踢出一腳,正蹬在一名服務生的小腹上,叫罵道:“我操你媽的,你當我在和你玩呢?今天誰要是不把錢交上來,我就打斷誰的腿!”說著,他向身旁獐眼青年一揚頭。

  那人嘿嘿一笑,從口袋里掏出一把彈簧刀,來到被踢倒的服務生近前,舉起手臂就準備往他身上刺。

  服務生驚叫一聲,連連搖手道:“別殺我,別殺我,我交錢!我交!”

  “恩!”黃發青年滿意地揮揮手,示意獐眼青年先站到一旁,接著,用手指敲敲柜臺的臺面。

  那服務生手捂小腹,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步履蹣跚地走到青年近前,將口袋里的錢統統放在柜臺上。

  黃發青年低頭看了看,又歪著腦袋瞧瞧服務生,嗤笑道:“操你媽的,你糊弄鬼呢?就他媽這點錢……”說著話,他一嘴巴拍在服務生的臉上。后者一栽歪,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嘴角流血,目光呆滯,滿面的痛苦與茫然。

  “我等一會再和你算帳!”黃發手指他的鼻子,狠聲說道,然后,又注視其他服務生,道:“你們的費用呢?”

  懾于對方的淫威之下,又有幾名服務生紛紛打開腰包,交出自己辛辛苦苦賺來的鈔票。

  看到這,謝文東大感迷惑,問金蓉道:“小蓉,他們是什么人?收的是什么費用?”

  金蓉面露怒色,道:“這些人都是中國人,但來英國卻干起黑社會的勾當,英國人他們不敢惹,專門欺負中國人,至于收的是什么費,我也不清楚,不過聽打工的同學說,凡是在學校附近打工的中國留學生,每月都要向他們交錢,不然,就會被他們打,被他們鬧,連打工也干不下去了?!?br/>
  “靠!”坐在他倆臨桌的金眼聽完,低罵一聲,道:“原來是這樣!出門在外,大家都不容易,竟然自己人欺負起自己人,真是畜生!”

  謝文東低頭喝了口茶,并未說話。

  金眼問道:“東哥,用不用我去教訓一下他們?”

  謝文東太明白被人欺負的滋味了。當年,他上初中時,正是不堪忍受別人的欺辱,才走到今天這一步的。他放下茶杯,搖搖頭道:“不用!你能幫得了他們一時,卻幫不了他們一世,如果自己選擇了懦弱,那也就等于永遠向人家低下頭,誰也幫不了他?!?br/>
  說話間,幾名服務生紛紛交出自己的錢,只有一個人還沒有交,徐忠衛!

  黃發青年把散放在柜臺的鈔票收攏在一起,邊清點邊向徐忠衛陰笑道:“兄弟,你怎么個意思?”

  徐忠衛咽口吐沫,搖頭道:“我沒有錢!”

  “操!”黃發青年低頭數錢,嘟囔道:“別人的錢都交了,只有你特殊嗎?”

  徐忠衛道:“我真的沒有錢!”

  黃發青年注意力都在手中的鈔票上,隨意地說道:“是不是非讓我在你身上來一刀,放點血,你才能弄出錢來?”

  徐忠衛面色一變,但語氣依然堅決道:“我確實沒有錢,我的錢都花光了?!?br/>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