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88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88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南洪門在百色的堂主名叫吳立風,是漢人,由南洪門從廣州直接派到廣西的。這兩天他也在為西林的事情忙的焦頭爛額,任誰都能看得出拉,文東會一旦打下西林,那么下一步肯定就是他的百色,到時候文東會大舉進攻來,他如何能抵擋的住?更要命的是,對方的帶頭人還是謝文東。吳立風對謝文東還是非常了解的,知道他陰險狡詐,詭計多端,難對付的很。他先前已經派出一波援軍到西林,現在西林吃緊。他準備再派一波人員過去。

  聽了他的意思,吳立風手下一名心腹智囊連連搖頭,表示不妥。此人名叫胡悅,跟隨吳立風時間雖然不長,但因頭腦過人,為人忠誠,頗得吳立風的重用。胡悅說道:“風哥,西林那邊就是無底洞,我們派多少援軍過去開哦更怕都沒用,而且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我們把兄弟都派走了,一旦文東會打過來怎么辦?”

  吳立風嘆了口氣,眉頭擰成一個疙瘩,他也不想再向西林增派援軍了,可是又沒有其他的辦法,他幽幽說道:“如果我們坐視不理,等西林丟了,我們也照樣遭殃,以我們現在手里的人力,想抗衡謝文東,那太不現實了、唉!西林那邊能托一天就是一天吧!”

  胡悅眼珠轉了轉,說道:“風哥,你看我們能不能借助其他幫派的人員,先頂以頂文東會的勢頭?!?br/>
  吳立風挑起眉毛,狐疑道:“其他幫派?他們肯幫我們嗎?現在恐怕看我們笑話還來不及呢!”

  胡悅一笑,說道:“現在各幫個派,眼中只有利益。我想風哥只要給他們一些好處,有些幫派會來幫助我們的?!?br/>
  “哦……”吳立風揉著下巴,沉思無語。

  胡悅繼續說道:“再過兩天,正好是風哥的生日。借著這個機會,風哥可以舉辦一場宴會,將各幫派的老大統統邀請過來,提出我們的條件,他們若是答應了也就罷了,若是不答應,嘿嘿,我們就讓他們有來無回?!蔽飭⒎縹絲諏蠱?,驚訝的問道:“阿悅,你的意思是讓我把不肯幫我們的老大統統殺掉?那……那豈不是會引起眾怒?”

  胡悅暗嘆口氣,風哥哪都好,就是膽子太小,為人也太仁厚。他說道:“風哥,現在我們可是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在不能對各幫派軟弱了。我們現在就要拿出如果我完蛋大家誰都別想好的氣勢,也只有這樣,才能逼迫各幫的老大向我們低頭!”

  “恩…讓我想想!”吳立風皺著沒頭,背著手,在房間里來回打轉,思前想后,他最終還是同意了胡悅的意思。

  兩天后,吳立風過四十歲生日,邀請各幫派的老大們全區參加,消息很快就在百色傳開了,分散在各地的暗組人員自然也聽到了風聲,急忙將消息回傳給劉波。等劉波對謝文東說完,后者忍不住笑了,搖了搖頭,說道:“這個吳立風的心還真夠大的,西林已岌岌可危,我們的兄弟眼看就要打到百色,兵臨城下的情況下竟然還有心思搞生日宴會,真是有意思的很啊!”

  劉波目光一凝,低聲說道:“東哥,我看事情未必會那么簡單?!?br/>
  謝文東呵呵輕笑,頷首道:“當然不會那么簡單,除非吳立風是個傻子。所以我們要去看個究竟!”

  撲!聽完這話,別說劉波差點讓自己的口水噎到,一旁的五行和袁天仲也都嚇了一跳。孤軍深入百色就夠危險的了,現在南洪門的堂主要舉辦生日宴會也要去,這可真是等于往虎口里鉆了。頓了片刻,眾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道:“東哥,不可……”

  謝文東滿不在乎的擺擺手,說道:“吳立風這個人并沒有見過我,只要我稍微改變一下裝束,他是不可能認出我來的。"

  劉波愣愣的問道:“可是,萬一對方把東哥認出來了怎么辦?”

  謝文東悠然而笑,說道:"等到那時,我們隨機應變,再做打算嘛!"

  "眾人皆都無語.

  西林的形式瞬息萬變,兩天的時間雖然不長,可也不短,這兩天里,孟旬帶領文東會人員已大張旗鼓地向西林市內推進,剛開始遇到了一些來自警方的阻力,可很快便被,孟旬用錢解決了,接下來,文東會連續紅站南洪門的數處據點,南洪門主力龜縮在剩下的幾處據點內不敢出來,只能一個勁地向其它地區請求援助.

  兩日后,吳立風過生日這天,南洪門在一家名為百花山莊的大飯店包下整整一層,論勢力,南洪門在廣西絕對是排在第一位的大社團,不管各黑幫對他們如何不滿,如何不服氣,現在其堂主吳立風過生日,又發出了邀請,還是得給些面子前來參加的.

  等到了約定的是就,晚間九點左右,百花山莊門前突然變得熱鬧起來,車水馬龍,人流不斷.

  百花山莊遠離市區,位于百色的近郊,地勢比較偏僻,屬于旅游勝地,白天人來人往,前來吃飯的旅游團不計其數,可到了晚上,此地便十分冷清,象今晚這么熱鬧的情況還真沒有過幾次.

  謝文東,劉波,五行,袁天仲以及幾名暗組兄弟坐車來到百花上裝門前,他們今天久額換了一身筆挺的西裝,帶著墨鏡,臉上自然流露出高人一等的傲氣,看起來和普通黑幫人員倒也沒什么區別.

  到了飯店門口之后,謝文東沒有馬上下車,而是坐在車里等著,目光不時地注視著進進出出的人群.

  時間不長,一隊由數量轎車組成的車隊趕到,停下后,車門齊開,從里面走走出二十多名身穿西裝的大漢,眾人捧月一半簇擁著一名身材又矮又胖的中年人向里走??窗?,謝文東眼睛一亮,對劉波等人甩下頭,接著,拉開車門走了出來,快步追上那二十名漢子,有模有樣的跟在他們后面。

  這位中年矮胖子名叫卡布,是土生土長的當地人,在百色,其家族也是有名的土著勢力,規模極大,聲望也高,手下的打手,隨從數以百計。守在飯店門口的南洪門人員認識他,紛紛躬身施禮,客客氣氣得打招呼道:“卡布大哥!”

  “恩!”

  卡布派頭不小,連正眼都未看他們,只是用鼻子哼了一聲,揚著腦袋,走了過去。

  南洪門的人見怪不怪,相互苦笑了一下,誰都沒說什么。

  卡布等人在前面走過去了,謝文東、劉波緊隨其后。由于雙方的衣服顏色、款式相似,冷眼看去,不知內情的人還真會以為他們是一起的。

  走過南洪門守衛身邊時,謝文東也裝模作樣得用鼻子哼了哼,背著手,邁著四方步走了過去。

  南洪門守衛見狀,鼻子都差點氣歪了,卡布家族是百色一帶的老牌勢力,要錢有錢,要人有人,有驕傲的本錢,可你一個手下人窮神奇什么?!幾名南洪門守衛皆露出不滿之色,好在一旁的小頭目識大體,向手下兄弟連連揮手,示意他們不要惹麻煩。

  ***!南洪門眾人在心里罵罵咧咧,沒好顏色得瞪著謝文東走了進去。

  哎呀!進入飯店之后,劉波、五行、袁天仲皆長出一口氣,悄悄抹了一把冷汗,暗道好險!謝文東可沒有他們那么緊張,依然是滿面輕松的樣子。按理說,身為南洪門的死敵,混入對方的腹地后應該低調才對,可謝文東截然相反。

  他快步繞過卡布的眾多手下,來到他身邊,笑呵呵得說道:“卡布老大,你好!”

  通過南洪門幫眾對卡布的尊敬程度,他知道這個名叫卡布的胖子身份肯定不簡單,但至于他確切的身份以及究竟是什么人,謝文東就有點都不清楚了。

  聽有人和自己打招呼,卡布停下腳步,轉頭看向走過來的謝文東,上下將他打量一番,細細的眉毛皺了皺,感覺自己從未見過這個年輕人。沒等他開口說話,卡布的手下人已紛紛上前,將謝文東攔在卡布兩米開外的地方。

  看著眉清目秀又滿面笑容的謝文東,卡布心生好感,向手下人一擺手,示意他們無須緊張,接著,他問道:“年輕人,我們認識嗎?”

  謝文東上前兩步,含笑說道:“卡布老大當然不認識我,可我卻對卡布老大仰慕已久,一直有心結交,卻苦無機會,這次借南洪門堂主壽宴之機,前來打擾,還望卡布老大不要見怪!”

  呀!卡布暗自一愣,看謝文東年歲輕輕,但卻言吐不俗,說話時氣色從容,不卑不亢,倒是個難得一見的年輕人??ú級運暮酶杏衷黽蛹阜?,哈哈一笑,問道:“年輕人,你叫什么名字?是哪幫哪派的?”

  謝文東說道:“我叫文興,和幾名兄弟剛到百色不久,有心立足,卻擔心勢力太弱,所以暫時也未組建幫派!”

  “哦!原來是這樣!”卡布應了一聲,舉目順勢瞧了瞧站于謝文東身后的劉波等人。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