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17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17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田啟的苦肉計令南洪門慘敗,那偉和尤春雙雙身亡,文東會趁機展開全面的反撲。此時人心惶惶的南洪門勢力哪里還能抵擋得住,各地的堂口為了保存自己的勢力,紛紛將增援到南寧的援軍抽調回去,如此一來,南洪門在南寧敗得更快。文東會幾乎沒費太大的力氣便一舉拿下南洪門的堂口。南洪門所剩無幾的殘余勢力見己方大勢已去,一批人員撤出南寧,敗回廣州,令一批本地勢力則干脆向文東會投降。

  南寧之戰,對文東會而言異常的順利,不僅搶下廣西的中心,而且還除掉了那偉,這無疑是給搖搖欲墜的南洪門要命的一擊。另一邊,魚南洪門正面交戰的北洪門和文東會勢力亦是練練取勝,其勢力一擊越過溫州,向福州一帶逼近。張一性情沉穩,做事穩扎穩打,雖然推進的慢,不像謝文東在南洪門的后方那么神速,但卻是步步為營,令南洪門無縫可鉆,同時也給南洪門的正面造成極大的壓力。

  這一前一后兩股勢力的深入,如同兩把尖刀,深深刺入南洪門的腹地,壓的南洪門塊喘不過氣來。連續一個多月,向問天已未睡過一個安穩覺,整個人看上去都顯得滄桑了許多,也消瘦了許多,在南洪門里,沒有誰的壓力能比他更大,有時候向問天也感覺累得、壓抑的快喘不上氣來,想干脆放棄爭斗,直接向謝文東投降,可是他心里也很清楚,誰都可以投降,唯獨他不可以,因為他必須得給手下那些活著的以及死去了的兄弟們一個交代。沒有其他的退路,向問天必須的堅持下去,咬著牙堅持!

  就在南洪門的形勢岌岌可危,謝文東準備一舉拿下整個廣西,長驅直入打進廣東的時候,安哥拉那邊的馬戈伊突然給他打來電話。經過簡單的客套,馬戈伊切入正題,低聲說道:“謝先生,贊比亞現在正處于極度饑荒之中,社會動蕩,我覺得謝先生是該動手的時候了?!?br/>
  謝文東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擊垮南洪門,聽完馬戈伊的話,他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茫然地疑問道:“動手?動什么手?”馬戈伊笑了笑,說道:“難道謝先生忘了,以向贊比亞zf提供糧食援助換取我們在贊比亞國內的石油勘探和開采權?”

  “哦!”經馬戈伊這么一說,謝文東恍然想起此事,他以為道:“贊比亞現在爆發饑荒了?”

  “是的!”馬戈伊點點頭,說道:“其實早在兩個月前饑荒就已經開始了,只是那時候贊比亞的糧食儲備還很足,不顧現在恐怕已所剩無幾了,而且贊比亞國內已經連續發生很多餓死人的事件了?!?br/>
  謝文東反問道:“難道沒有哪個國家肯提供援助嗎?”

  馬戈伊嗤笑一聲,說道:“得不帶實質性的利益,誰會提供援助?即使有,也只是做做樣子罷了,所提供的自己對于目前深處困境的贊比亞來說,杯水車薪?!?br/>
  謝文東樂了,馬戈伊的中文學得還真不學,成語也用得恰到好處,他揉揉額頭,問道:“我們現在要對贊比亞提供援助嗎?”

  “不行!”馬戈伊反對的很干脆,說道:“贊比亞zf十分強硬的,不會因為我們提供資金而低頭,這需要安哥拉的軍方配合我們?!?br/>
  謝文東記起當初定好了的計劃,當贊比亞饑荒爆發的時候,他想辦法挑起安哥拉和贊比亞的爭斗,然后引安哥拉軍隊大舉入侵贊比亞,幫自己為贊比亞zf制造壓力,如此一來,會逼迫贊比亞zf接受自己開出的條件,此事說來簡單,但坐起來可不容易,而且每一步都不能絲毫的疏漏,更不能走漏出消息,不然的話,他將會被國際法庭以戰爭罪論處,別說政治部,即使zgfu也包不住他。

  事關重大,謝文東皺著眉頭,沉思許久,如果自己真要做此事的話拿他就必須得親自去趟安哥拉,可他若一走,廣西這邊

  怎么辦?但如果放棄這次機會,謝文東又心有不甘,在安哥拉的油田上他已經賺足了甜頭,如果能將油田開到贊比亞,他的收益又會大幅增加。一邊是利益的誘惑,一邊是死敵,謝文東的思前想后,最終還是選擇了前者。能有在贊比亞開油田的機會實在太難的了,而對付南洪門的機會還有很多,謝文東權衡利弊,決定親自去趟安哥拉,至于廣西這邊的事務,可暫時交由孟旬負責。

  想到這里,謝文東樂了,當初他選擇將孟旬帶在身邊,還真是選擇對了。

  見謝文東久久無語,馬戈伊小心翼翼的疑問道:“謝先生的意思是……”

  謝文東直接了當的說道:“近期我會去趟安哥拉,幫我和費爾南多打好招呼,我希望到了安哥拉之后,能馬上見到他?!?br/>
  馬戈伊面露喜色,急忙說道:“沒問題,謝先生!那我就在安哥拉恭迎大駕了!”

  謝文東被他的話逗樂了,馬戈伊是外交人員出身,善于阿諛奉承拍馬屁,不過他做事的能力確實很強,這也是謝文東最看重他的一點。與馬戈伊通過電話之后,謝文東立刻將孟旬、姜森、劉波、方天化、田啟等人找來,開了個簡單的碰頭會。

  謝文東說明自己要去安哥拉的時候,眾人同時一驚,現在己方在南寧取得大勝,使南洪門在廣西這邊的主力元氣大傷,拿下整個廣西,只是時間問題,怎么在這個節骨眼上,東哥又要去安哥拉了呢?

  孟旬第一反應是安哥拉那邊可能出現大問題了。他輕聲問道:“東哥,是那里出現什么變故了嗎”

  “沒有!”謝文東含笑搖了搖頭,說道:“我此次去安哥拉,主要是為了解決一些生意上的問題,不過是很重要的問題?!奔晃畝揮兄苯鈾得?,孟旬也就聰明的沒有在繼續追問,點了點頭,不在多言,謝文東看著他,說道:“小旬,我離開之后,這邊的事情就全由你來負責了,有問題嗎?”

  孟旬先是一愣,隨后搖頭說道:“沒問題,東哥!”

  謝文東又環視眾人,說道:“我不在的期間,各位兄弟也要盡心盡力的配合小旬,明白嗎?”

  “是!東哥!”眾人齊齊點頭答應。

  謝文東想了想,又叮囑道:“我走之后,你們的表現要像我沒走一樣,穩定南寧的形勢之后,繼續向南洪門的其他堂口展開進攻,我想小旬做起此事應該是得心應手了,只要小心一些應該不會有問題,另外,也不要急于求成?!?br/>
  孟旬面色一正,急忙說道:“東哥盡管放心,我明白我應該怎么做?!?br/>
  “恩!”謝文東含笑點頭,謝文東對孟旬的放心,更勝于對張一。

  隨后,他又對各方面的事情仔細交代了一番,最后覺得沒有不妥之處了,方對眾人說道:“好了!會議就到這里,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眾人紛紛離座起身告辭,只有田啟坐在椅子上沒有馬上離開??闖鏊惺?,等眾人走出會場之后,謝文東笑問道:“小啟,你有事嗎?”

  “哦”田啟撓撓頭發,猶豫了片刻,低聲問道:“東哥,難道我們在安哥拉還有生意嗎?”

  田啟在文東會屬于徹頭徹尾的新人,剛剛加入沒幾天,對文東會,北洪門以及謝文東的勢力范圍根本不熟悉,在會議上,他也是有聽沒有懂,滿腦子的莫名其妙.

  "呵呵!"聽完他的問話謝文東輕輕笑了笑,隨即將他在安哥拉那邊的情況大致對田啟講述了一遍,謝文東的講述雖然很籠統,但都是要點,也讓田啟對安哥拉那邊的狀況有個大致的了解.

  聽完之后,田啟吃了一驚,他本以為文東會僅僅是個黑道的大社團,謝文東只是黑道的大頭頭,想不到竟然還涉及到這許多的東西,田啟暗擦冷汗,看來,謝文東的勢力可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大得多,想明白這一點,田啟更加堅定自己的目標,就是要在文東會內打拼下去,努力爬到高層的位置.

  想著,他搓著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支支吾吾的.

  謝文東笑道:"小啟,既然你加入社團,就是自家兄弟,有什么話就直說吧!"

  田啟老臉一紅,說道“:"東哥能對我說這些,說明對我很信任,我心里十分感激,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東哥能不能答應."

  他文縐縐地說了一通,引得謝文東哈哈大笑,問道:"究竟是什么事?"

  田啟小聲說道:"我想陪東哥一起去安哥拉!"

  想爬到文東會的高層,就必須得接觸到最核心的東西,而謝文東在安哥拉那邊有銀行,油田,鉆石礦加工廠等等的生意,無疑是利益的核心所在,田啟機敏地想多接觸多了解一些.

  "哦"謝文東猶豫片刻,舉目瞧瞧田啟,見他正一臉期待地等著自己的答復,謝文東笑道:"安哥拉不比國內,而且此行也是危險重重,你不怕嗎?"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2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