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96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96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等人下了樓,到了一樓大廳,只見大廳中央站有十數名身穿制服的警察,另外還有不少己方的兄弟站在警察面前與之對峙,看眾人冷峻的表情就能感覺的出場上氣氛的僵硬。

  謝文東暗皺眉頭,分開己方的兄弟,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環視眼前的眾警察,含笑說道:“我是謝文東,聽說各位要找我?”

  “沒錯,找的就是你!”警察正中間的一名三十出頭的漢子沖著謝文東點點頭,口氣生硬,面無表情的說道:“我們懷疑你和三臺子地區的一起惡意斗毆事件有關系,所以請你跟我們去趟分局,接受調查!”

  說哈ude這名警察,謝文東并未見過,但在他身后的伍曉波可認識,他正是前天晚上嚇退猛虎幫,無意中幫伍曉波解了圍的那名警察隊長。雖然伍曉波對他心存感激,不過此時見他是來帶謝文東回去審問的,臉色也沉了下來。他冷笑一聲,說道:“你以為東哥是什么人啊?是你想帶就能帶走的嗎?”

  那名警察隊長瞄了他一眼,嘴角撇了撇,說道:“看起來,你好像也想跟我們走一趟去接受調查!”

  伍曉波先是一愣,隨后勃然大怒,對他的好感一掃而光,他冷聲說道:“朋友,你可別太囂張了?!彼底嘔?,他特意看了看警察的肩章,嗤笑說道:“別說你是,就算是你們的局長來了,對我們也得客客氣氣的!”

  那警察氣樂了,聳肩說道:“對不起,我不是局長,如果你再廢話多的話,我會指控你妨礙執行公務!”

  “你……”伍曉波不服氣,還想爭辯,謝文東抬起手來,微微搖了搖,打斷他下面的話。他看著警察隊長,笑瞇瞇的問道:“你憑什么要我跟你走一趟?”

  警察隊長似乎早料到謝文東會有此一問,他不急不忙得從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張白紙,將其展開,遞到謝文東的面前,似笑非笑的說道:“謝先生,請你看清楚了,我這里有省公安廳特批的指令!”

  謝文東不緊不慢得將其接過,垂目一看,正如對方所說,確實是省公安廳的指令,并蓋有省公安廳的大紅章。這條指令雖然不是拘捕令,但卻要求謝文東配合警方的調查,而且是強制性的。謝文東看過之后,微微一笑,雙手一合,直接將這所謂的指令揉成了一團,手腕一抖,將其扔回到警察隊長的懷中。

  “你干什么?”見狀,警察隊長兩眼噴火,臉色漲紅,冒著精光的雙目死死瞪著謝文東。

  “省公安廳的指令,很嚇人啊!不過你拿這個東西可以唬得住別人,但對我沒有任何作用?!斃晃畝客渫?,笑瞇瞇得柔聲說道:“別說是省公安廳,就算你拿到公安部的指令,對政治部的人也是無效的?!?br/>
  警察隊長雙拳緊握,身子氣的直哆嗦,不過話說回來,公安部的指令對政治部人員到底有沒有作用,他還真不清楚。周圍的文東會眾人見警察吃癟,無不咧嘴笑了起來,腰板挺得更直,老大威風,他們這些小弟自然也覺得臉上有光。

  謝文東對警察隊長的怒意和窘態視而不見,他緩緩系上中山裝的衣扣,邊向外走邊說道:“你們的指令雖然命令不了我,但是警察有困難,出于政治部的職責,我還是應該協助你們的!”現在是多事之秋,謝文東指揮著文東會和北洪門兩邊作戰,可能已經引起政治部的不滿,他不想再和警方鬧翻,給自己多增添一個麻煩。雖然他最終還是打印了去警局協助警方,但卻巧妙得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變客為主,現在是他主動去幫警方,而不是被動的去接受調查,這一點看似微不足道,但卻對雙方心理上會造成巨大的影響。

  警察隊長心中氣惱,可謝文東畢竟還是愿意隨他去警局了,他也無話可說。警察隊長冷哼一聲,沒好氣得瞪了謝文東一眼,將掉落在地的指令拾起,揣回到口袋里。

  見謝文東還真要和警察去警局,文東會眾人的心又都提到嗓子眼,紛紛走上前來。伍曉波低聲問道:“東哥,你真要和他們去警局?”

  看出伍曉波的擔憂,謝文東含笑點點頭,說道:“沒事的,警察不敢把我怎么樣,椰奶喝不了我?!?br/>
  話雖然這么說,可文東會眾人還是放心不下。劉波皺著眉頭說道:“東哥,我跟你一起去!”

  謝文東想了想,并沒有拒絕,沖著劉波甩下頭,繼續向外走去。到了分布之外,警察本想讓謝文東坐警車,可是后者連理都沒理他們,坐上自己這邊的轎車,直奔公安分局而去。

  到了市局,其分局長親自出來接將謝文東。分局長科比那名警察隊長客氣多了,見到謝文東之后,練練賠笑,說道:“哎呀,謝先生,真是不好意思,這么早就麻煩你來警局一趟?!?br/>
  謝文東打量著魏局長,他看起來有四十最左右的樣子,身材發福,胖乎乎的樣子,紅光滿面,加上滿臉笑容,,給人一種十分喜興的感覺,毫無局長的架子。謝文東微微一笑,,說道:“不知道是什么案子需要我配合?甚至都動了省公安廳!”

  局長眼珠轉了轉,依然但這燦爛的笑容,說道:“是這個樣子的。前兩天,我們經凡在三臺子破獲了一個地下毒品加工廠,不知道謝先生有沒有聽說過此事?”

  謝文東嘴角挑了挑,聳肩刀:“在報紙上看到過這條新聞,不過,這件事有需要我協助什么呢?”

  局長悠悠而笑,向左看了看,側身說道:“去我的辦公室談吧,謝先生,里面請!”

  "請"

  謝文東和劉波被局長請到辦公室,另外那名黑著臉的警察隊長也跟了過來,分別落座之后,局長令人倒了茶水,顯得非??推?,與謝文東交談幾句,他切入正題,故作神秘的說道:“其實,那座地下毒品加工廠并不是警方查獲的,而是先接到了舉報,才知道在市居然還隱藏著一座這么大的加工廠,只可惜我們沒有找到舉報人是誰,我思前想后,在市有這么大本事的,又肯協助我們的,似乎只有謝先生你了,想來,謝先生是打舉報電話的那個人吧”

  謝文東臉上掛著一成不變的微笑,瞇眼看著這個局長,他最擅長的是洞察人心,可是眼前這個局長,他卻看不透,不過直覺告訴他,這個局長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簡單,他說的這些,也肯定是別有用意

  想著,謝文東聳肩道:“我想局長先生是找錯了對象,我對此事一無所知,更談不上什么舉報電話了”

  “哦,原來是這樣”局長眼中閃過一絲失落,但很快又消失了,仍是笑呵呵,繼續說道:“謝先生對此事一無所知,不過我們掌握的情況不是這個樣子”

  “哦”謝文東露出頗感興趣的樣子,疑問道:“局長先生說來聽聽”

  局長慢悠悠說道:“前晚,當我們警方趕到毒品加工廠的時候。那里剛剛被一伙神秘人襲擊過,只可惜警員到時,那伙襲擊的人已經跑路,在工=廠里,我們捕獲了一批沒來得及逃走的毒品販子,這些人交代,是謝先生你帶人襲擊了他們”說著話,他兩眼扎也不眨的看著謝文東,想通過表情變化看穿他的心思,不過令他失望的是,謝文東臉上沒有任何變化,甚至連眼神都未跳動一下

  見狀,局長心中暗暗點頭,別看謝文東歲數不大,但老成的駭人,簡直比在官場上混跡幾十年的老狐貍還狡猾。頓了一會,他忙又笑道:“當然,我百分百的相信,以謝先生的身份,絕對不可能作出這種事,只是,這些嫌疑人口徑一致,一口咬定是謝先生所為,我沒有辦法,只好請謝先生來趟分局,將此時解釋清楚,畢竟市那么多人,他們為什么不說是別人,而偏偏就說謝先生你呢?”

  他的話,表面上客氣,顯得對謝文東十分尊重和信任,而實際上,還是在對謝文東進行一種變相的審問。

  謝文東多聰明,哪能看不出來他的意圖,心中暗笑,表情凄然的說道:“身在政Z部,為國家做事,難免會得罪這樣那樣的小人,這些毒品販子說我偷襲了他們,有何證據?”

  局長探著腦袋,笑呵呵的說道:“謝先生,他們可都是認證啊!”

  “僅此而已嗎?”

  “謝先生的意思是……”

  謝文東仰面而笑,說道:“像他們這樣的認證,我隨隨便便就能找到百八十個。有很多人可以證明,前天晚上我一直在酒吧喝酒,如果局長先生不相信的話,可以派人去調查!”

  這時,那名警察隊長再忍不住,陰沉著臉,說道:“恐怕是謝先生早已經買通了酒吧里的人為你做認證吧!”

  謝文東挑起眉毛,側頭看向警察隊長,幽幽說道:“東西可以亂吃,那是你自己的事,但話可不能亂說,蘇華說的好,病從口入,禍從口出,以后你可要多注意點啊!”

  聽著謝文東威脅,警察隊長的臉色變得鐵青,他還想說話,這時候局長擺了擺手,將他攔住,對謝文東笑道:“如此說來,謝先生和此時是一點關系都沒有了?”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3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