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17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17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將正事都談完,謝文東稍微緩了口氣,沉默片刻,恍然又想起什么,問道:“現在浩然的傷勢如何?”

  聽到謝文東提到何浩然,彭飛明顯頓了一下,然后低聲說道:“比……比以前強了一些……”

  唉!謝文東既感心痛,又覺得疲憊,他忍不住揉了揉額頭。最近一段時間真可謂是多事之秋,禍不單行,何浩然遭人暗算,孟旬又遭人暗殺,可以說這兩人的語詞,等于折了謝文東最得力的左膀右臂,現在所言的擔子全都壓在他一人身上,這令謝文東感到壓抑,夜蛾有些力不從心。、

  下午四點左右,謝文東帶上馬力以及傷勢還沒有痊愈的五行兄弟坐飛機去往廣東。兩地相隔遙遠,即使是坐飛機,也需要五個小時左右。這段時間,南洪門可沒閑著,對文東會的勢力展開的強烈的猛攻。

  現在,文東會勢力已經退回到兩廣交界處的梧州,其事務暫時由姜森全權負責,由于事先已得到謝文東的提醒,姜森指揮下面的兄弟做足了準備,可既便如此,當南洪門人員大舉來攻時,文東會這邊抵御起來仍很吃力,值得慶幸的是,南洪門那邊可動用的人力也不是很多。

  雙方在梧州一帶展開真刀真Q的硬拼,姜森指揮文東會幫眾正面御敵,而方天化則帶著一部分文東會人員出去魚南洪門打亂戰,在梧州城內四處亂竄,雖然不敢魚南洪門的主力正面交鋒,但在某種程度上對南洪門也造成一定的牽制作用。

  謝文東抵達廣東的時候,已是晚間九點多,再坐車到達梧州,已接近凌晨三點左右。這段時間里,南洪門對文東會在梧州的據點已發動了數次大規模進攻,一方是全力出擊,一方是背水一戰,火拼的異常激烈,雙方人員的損失都不小。

  當謝文東到達梧州時,正趕上南洪門在發動最后一輪的猛攻,遠遠的,謝文東等人便看到己方據點的門前擠滿了車輛,人頭涌涌,為數眾多身穿白衣的南洪門幫眾在拼命向據點里沖殺,而己方的兄弟則全部退縮到據點之內死守,場面被動,形勢危急。

  謝文東等人坐的是出租車,開車的司機見前方正有兩撥人在打斗,嚇得不敢再繼續向前開,將車??康鉸繁?,回頭謝文東等人說道:“先生,前面太亂了,我可不敢過去,你們還是在這里下車吧!”

  “你是怕我們不給錢嗎?”聽了司機的話,馬力氣往上撞,不滿地反問道。

  “不不不,我可沒有這個意思,你們也看到了,前面確實很亂嘛……”

  不等司機說完話,謝文東擺了擺手,從口袋里抽出一張鈔票,遞給司機,說道:“不用找了!”說完話,他推開車門下了車,舉目仔細觀望前方的戰場。

  見他已下車,馬力也不好再多說什么,跟著下了車,來到謝文東身邊,舉目看了一會,暗暗咧嘴。他加入文東會的時間不算短,大場面也見過不少,但像眼前這么大規模的火拼,他也沒見過幾次。馬力咽口唾沫,低聲問道:“東哥,前面那里就是我們在梧州的據點?”

  謝文東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點了點頭、

  馬力苦笑,搖頭說道:“敵人的數量太多了,我們根本進不去嘛!”

  謝文東兩眼瞇縫成一條縫,依舊是一言不發。孟旬身重數Q,現在生死未卜,而謀害孟旬的人就在眼前進攻己方的據點,此時此刻,要說謝文東心中不很不怒那是騙人的,他甚至有種直接提刀沖上前去魚對方拼死一戰的沖動,可他的理智也在告訴他,那根本沒用,非但不能幫孟旬報仇,還會讓自己和身邊的兄弟丟了性命。

  他握著拳頭,良久不語,這時候,五行兄弟也紛紛走了過來,默默等他指令。

  過了好一會,謝文東深吸口氣,將心中的怒火壓了又壓,回頭看看馬力和五行,說道:“據點后面有后門,我們去那邊看看!”

  “好!東哥!”

  馬力和五行齊齊答應一聲。由于據點正門處的南洪門幫眾太多,謝文東等人不敢直接走過去,他們鉆進大道旁邊的小胡同,繞著彎的向據點后門走。

  此時,文東會據點的后門也發生火拼,只是南洪門的進攻重點并不在這里,其規模與正門比起來小了許多。

  謝文東等人七拐八繞,好不容易從胡同里鉆出來,看著也在發生激戰的據點后門,馬力問道:“東哥,我們過去嗎?”

  由于距離較遠,謝文東等人只能看到后門在撕ha,至于具體情況看不真切。謝文東面無表情地幽幽說道:“先過去看看什么情況!”

  他們步伐快速地向據點后門方向走去,隨著逐漸的接近,眾人的心也漸漸提了起來。后門的交zhan規模是不大,但也同樣激烈,上百號的南洪門幫眾聚在門外,與門內的文東會人員展開面對面的惡戰,場面混亂,人群里時而傳出慘叫聲,不時能看到南洪門幫眾將渾身是xie的同伴從人群里抬出來,送到停在路邊的汽車里,然后急匆匆的去往醫院。

  沒等謝文東等人靠到近前,突然有兩名身穿白衣的大漢疾步跑過來,他倆將謝文東等人打量了幾眼,隨后冷聲問道:“你們是干什么的?”

  謝文東沒有說話,馬力在旁故作輕松地說道:“路過的!”

  “路過的?這么晚,你們要去哪?我看你們都是文東會的人吧!”一名大漢冷笑著說道。

  他話音剛落,原本一臉平靜的謝文東手腕猛地一抖,金刀落入掌中,毫無預兆,他手臂猛的一揮,掌中彈出一道金光,直取大漢喉嚨。

  太快了,也太突然了,那名大漢毫無防備,被金光射了個正著,只聽撲的一聲,金刀正刺在大漢的咽喉上,大半個刀身都沒入其中。謝文東片刻都未停頓,身子如同離弦之箭,一個箭步竄到兩名大漢前,右手握拳,重重擊打在另一名大漢的小腹。

  那大漢吃痛,本能的彎下腰身,謝文東趁機晃動左臂,以銀絲勒住大漢的脖子。大漢只覺得脖子一緊,馬上意識到不好,張嘴剛要大漢,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極細的銀絲如同一把鋒利的刀子,隨著謝文東用力回手,瞬間將大漢的喉嚨割斷,鮮血如同泉水一般汩汩地冒了出來。

  只眨眼的功夫,謝文東連續兩人的性命,五行兄弟對謝文東的手法見得多了,沒什么感覺,站在一旁的馬力卻驚訝地張開嘴巴,瞪圓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他。他這還是第一次見到謝文東親自出手,以前他一直以為謝文東只是頭腦過人,想不到身手也這么厲害,“快、準、狠這三字要訣都占了?!?br/>
  謝文東蹲身,收刀,順便將金刀上的xue跡在hi體的衣服上蹭了蹭,隨后舉目瞧瞧后門的戰場,語氣堅定地說道:“我們硬沖進去!”

  馬力精神為之一振,連聲說道:“好!”

  謝文東從兩具hi體上翻出兩把片da,將其中一把遞給馬力,接著站起身形,直向南洪門幫眾的人群跑去。

  他兩殺兩名南洪門人員,在戰場外圍的南洪門幫眾已經看了,只是謝文東的速度太快,南洪門幫眾剛剛叫喊道:"不好,有敵人——"話剛喊完,謝文東已提刀到了近前,手中的片刀掄圓了,對著一名背對著他的大漢狠狠劈了下去.

  撲哧!這一刀砍得結實,片刀在大漢的背后足足劃開一條半尺多長深可見骨的大口子,那大漢慘叫一聲,撲到在地,左右的南洪門幫眾見事不好,他們身形剛剛轉回來,謝文東的刀也已到了他們眼前.

  隨著一陣刀鋒切肉的聲音,南洪門幫眾瞬間被謝文東砍倒數人,這時候,馬力和五行也沖了過來,對著準備不足的南洪門人員下了死手,掄起手中的偏刀,劈頭蓋臉就是一陣猛砍猛殺.

  南洪門幫眾的注意力都放在前面的文東會眾人身上,哪里想到身后會突然出現敵人,雖然謝文東一眾才只有七人,卻令整個南洪門陣營都為之一片混亂,頂在前面與文東會人員交zhan的南洪門幫眾不知道后門發生了什么事,但聽到打斗聲,心里也都亂了,不敢繼續戀戰,紛紛向后撤.

  而據點里面的文東會人員也不清楚南洪門陣營的后方是怎么了,但聽其打斗的聲音,似乎是有己方的兄弟突然殺到了.

  文東會負責看守后門的頭目不是旁人,正是并不太擅長群站的袁天仲,他心里奇怪,己方的兄弟已全部退縮到據點里了,唯一一支留在外面的人員就是方天化一眾,難道他打亂戰都打到了己方據點來了?袁天仲想不明白,他向前急進幾步,扯著脖子喊道:"外面的兄弟是誰?報上名字!"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