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53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53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東心雷并不是嚇唬邱諄,此時他真動了殺機,若是這時候沒有出手阻攔,他真能一刀把邱諄活劈了。謝文東臉色一沉,沉聲喝道:“老雷!”兩軍交戰,還不斬來使呢,何況警察就在外面,現在殺了邱諄,等于自找麻煩。

  聽到謝文東的喝聲,東心雷被氣暈的頭腦冷靜下來,他深吸幾口氣,將怒火一壓再壓,看著邱諄,咬牙切齒地說道:“小子,我記住你了,等攻破你們的總部,老子第一個要你的狗命!”

  邱諄絲毫未將東心雷的怒火放在眼里,只輕描淡寫地聳聳肩,頭也沒回地說道:“等真有那么一天你再說這話也不遲,不過我想閣下是很難看到那一天了,誰要誰的命,還真不一定呢!”

  東心雷站在大廳中央,手握鋼刀,身子都直哆嗦,不過最終還是沒有追上去,眼睜睜看著邱諄帶著兩名手下人離開。過了好半響,他才回過神來,毫無預兆,對著身旁的一張桌子猛然就是一刀,隨著咔嚓一聲,圓桌的桌面被削掉巴掌大小的一塊。

  “氣死我了!”東心雷悶聲悶氣地嘟囔一聲,接著疾步回到謝文東身旁,說道:“東哥,我們明天就殺到南洪門的老巢,看看他們還有什么囂張的本錢!”

  謝文東瞇眼而笑,提起茶壺,邊倒水邊說道:“老雷,無論什么時候,無論面對什么狀況,首先要做到的一點事能沉得住氣,否則的話,不僅會害了自己,還會害到很多兄弟!”

  東心雷被謝文東說的老臉一紅,他瞧瞧周圍的眾人,緩緩地點下頭,接著有吃驚地問道“難道東哥也認為我們打不下來南洪門的總部?”

  謝文東不置可否,淡然說道:“我只知道向問天派這個人來用的是激將法!

  東心雷一怔,若有所思地垂下頭,然后慢慢坐回到椅子上。

  激將法?被謝文東這么一提醒,眾人紛紛反映過來,沒錯,對方以來就表現得極為囂張,擺明了是在故意激怒已方,可他們這么做有何用意?難道真是盼著已方早點去進攻他們的總部?可這又不合常理,以南洪門目前的實力根本無法與已方抗衡,他們應該祈禱已方不要去進攻總部才對啊!

  三眼抓抓頭發,苦笑著說道:“南洪門越來越讓人難以理解拉!”

  “也許他們是故弄玄虛,裝出高深莫測的樣子來嚇唬我們!”任長風冷笑說道。

  “也有可能!”

  正當他們推測南洪門的意圖時,大廳的門外一陣混亂,緊接著,十多名警察從外面闖了進來,其中有穿警服的,也有穿著便衣的,為首是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一身西裝,身體發福,肥頭大耳,紅光滿面。

  見狀,大廳四周的文東會和北洪門小弟們立刻迎上前去,將警察們堵住,阻止他們繼續向前。三眼無奈搖頭,站起身形,說道:“東哥,我去搞定他們!”

  “恩!”謝文東想了一下,又叮囑道:“不要太強硬,盡管搞好關系!”

  “明白!”三眼答應一聲,離開座位,向眾警察走去。他分開已方的兄弟,在眾警察面前站定,臉上帶著笑容,問道:“各位來此有什么事嗎?”

  “你們在干什么?”為首的那名肥胖中年人冷眼打量三眼,開口問道。

  三眼笑道:“在飯店里除了吃飯還能干什么?”

  肥胖中年人說道:“我知道你們的身份,我也知道你們來廣州的目的,我今天專程來這里是為了警告你們的,別再找麻煩,也別再惹是生非,還有,以后我會盯緊你們的,你們最好別有事犯在我手里!”

  三眼看著中年人,眨眨眼睛,笑問道:“閣下是……”

  肥胖中年人說道:“我是廣州市的公安局長,廖常青!”

  “哦!原來是廖局長啊,失敬失敬!”三眼和警方打過的交代太多了,對這種表面強硬,擺出正氣稟然的樣子,而實則一肚子男盜女娼的警戒高官也見的太多了。他笑吟吟地上前兩步,伸出手來,想與對方握手。

  不過肥胖中年人卻一點沒給面子,直接把手打來。三眼臉色頓變,兩演隨之射出兩道精光,可很快他又恢復常態,狀似親密地一挽廖常青的胳膊笑道:“廖局長,我們這邊來談!”說著,他把廖常青拉到不遠處的空著的飯桌旁。

  廖常青兩條毛蟲般的眉毛擰在一起,看著三眼,敵意十足地說道:“有什么話就趕快說,我可沒時間和你在這里糾纏?!?br/>
  三眼擺擺手,客氣道:“廖局長請坐!”

  廖常青哼了一聲,不過還是將椅子拉開,坐了下去。三眼坐在他旁邊,深吸口氣,拿起差壺,分別給廖常青和自己各倒一杯茶,然后低聲說道:“既然廖局長什么都清楚,那我也就不繞彎子了,老實說,我們這次進入廣州,就是來干掉南洪門的如果廖局長肯幫我們,事情很快就會結束,不會給廖局長帶來任何的麻煩,當然,我們也不會讓廖局長白白幫忙的,等事成之后,我們也會給廖局長好處的!”說著話,他伸出手指,在茶杯上里點了一下,隨后在桌面上寫出一串數字。

  廖常青低頭瞄了一眼,大嘴咧開,嘴角快撇到耳朵根下,他凝聲問道:“這就是你要對我說的話?”

  三眼含笑道:“廖局長對這個數不滿意嗎?我們還可以再商量……”

  不等他把話說完,廖常青猛地一拍桌案,手指著三眼的鼻子,怒道:“你少跟我來這一套!”說著,他歪著緣故隆冬的大腦袋上下打量三眼,說道:“你好大的膽子啊,竟然公然行賄?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抓你回市局?”

  好個死不開竅的東西!三眼和那么多警方的高官打過交道,還從來沒有遇到一個像廖常青這樣不給面子的。他臉上的笑容突然凝固,目光也瞬間陰冷下來,雙目射出兩道陰森的毒光,一動不動的注視著廖常青。

  在東北,三眼也算是說一不二的頂尖級人物,黑白兩道的人見了他沒有不禮讓三分的,現在廖常青絲毫不留顏面,三眼哪能受得了。

  被三眼的注視,廖常青感覺自己像被一條毒蛇盯著似的,從內心深處生出一絲寒意。

  這時,廖常青帶來的那些警察趕到氣氛不對,作勢就要上前,文東會和北洪門的小弟們寸步不讓,將眾警察攔得死死的。

  不知過了多久,廖常青收回與三眼對視的目光,他點點頭,站起身形,冷生說道:“你最好別落在我手里!”說著話,他大步流星向門外走去,同時側頭看向大廳的里端,目光落在人群正中央的謝文東身上。

  可以說由始至終謝文東都沒睜眼看他一下,在旁人眼中,他這個市局長的頭銜很嚇人,但在謝文東看來,一個區區的市局長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廖常青咬了咬牙,穿過文東會和北洪門眾人的人群,沖著手下的警員甩下頭,說道:“我們走!”

  眾警察也不再停留,紛紛瞪了一眼面前的文東會眾人,跟隨廖常青向外走去。臨出門前,廖常青突然說道:“不要以為有政治部撐腰就很了不起,如果你在我的地頭上胡作非為,被我逮到證據,我照抓不誤!”

  這話明顯是說給謝文東聽的,在場的北洪門和文東會眾人的臉色同是一變,隨后人們的目光紛紛看向謝文東。

  謝文東好像沒聽到廖常青的話,坐在椅子上動也沒動,甚至連低垂的眼皮都未撩一下。

  等廖常青帶著一干手下離開之后,三眼回到座位上,臉色陰沉著,對謝文東說道:“東哥,找兄弟把他做了嗎?”

  謝文東敲敲額頭,沒有回答,挑目看向劉波,說道:“老劉,馬上去查一查,這個廖常青究竟是什么來頭,有什么背景?!倍苑矯髦雷約河姓尾康納矸?,還敢公然威嚇,應該是有所依仗,說不定背后隱藏著某些高層高山呢!

  聽完他的話,三眼連連點頭,應道:“對、對、對!應該查一下,這個狗屁局長如此囂張,想來靠山不小?!?br/>
  謝文東環視在場的諸人,忍不住發出一聲苦笑,今天這場慶功宴實在沒趣到了極點,廣州本地的黑幫一個沒來,倒是南洪門的人和警察到了,而且態度一個比一個蠻橫囂張。本打算給南洪門一個難看,現在倒是己方難看了。

  他撓撓頭發,揮手道:“讓服務員上酒上菜,我們吃飯!”

  經過南洪門和警察這一鬧,眾人哪里還有胃口,氣都氣飽了,等店方把酒菜都送上來之后,眾人胡吃亂喝了一些東西,慶功宴也隨之草草的結束。

  飯后,張一對謝文東說道:“東哥,今天南洪門的人和警察一起找上門來,我看不是巧合?!?br/>
  “當然不是!”一旁的東心雷嘴里含著牙簽,氣呼呼地說道:“傻子也能看出來警察是南洪門找來的,給我們下馬威呢!”

  “哼!”三眼冷笑道:“如果南洪門以為靠幾個警察就能擋住外面,哪他們簡直是在白日做夢!”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