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零九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零九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好的!”揚帆低應了一聲,道:“謝先生,隨我來!”

  他在前引路,悄悄上了二樓,謝文東等人緊隨其后。走到樓梯口處,揚帆停住身形,低聲說道:“房衛忠在二樓,不過門口有兩名門衛?!?br/>
  謝文東還未說話,揚帆又道:“謝先生,我去把他們引開嗎?”

  “不用了!”謝文東眼珠一轉,說道:“楊兄,你去郊外的戰場吧!”

  揚帆一怔,疑問道:“為什么?”

  謝文東笑瞇瞇道:“我不想放跑任何一個二十四幫的老大,你在他們身邊可以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毖鋟讀艘簧?,點頭道:“我明白了?!彼低?,又低頭尋思片刻,快步跑下樓。

  等他走后,謝文東帶著李爽和劉波、格桑等人來到二樓走廊。在走廊的右側一間房門口果然站有兩名大漢,身穿背心,下面牛仔褲,后腰上別著明晃晃的刀片。

  看到謝文東這群人,二人皆是一愣,其中一人問道:“兄弟是哪個幫的?”

  二十四幫人員眾多,相互之間常有互不認識的,這兩名大漢都沒想到來者是敵人。

  謝文東雙手背于身后,邁著四方步,笑瞇瞇走上前來,問道:“房兄可在里面?”

  看他的架勢,聽他的口氣,好象不是普通的下面小弟。兩名大漢沒敢怠慢,其中一個人笑道:“沒錯!房大哥在?!繃硪桓鑫實潰骸芭笥咽恰?”

  “我叫謝文東?!斃晃畝咴詼嗣媲?,笑道:“文東會的?!?br/>
  “哦!”兩名大漢一開始還沒有反映過來,頓了片刻,兩個人驚叫一聲,尖叫到:“你叫什么?”“謝文東!”說話間,謝文東背于身后的手突然向前一探,只見寒光一閃,一吧匕首深深刺進一名大漢的心臟。

  “哎呀……”大漢慘叫一聲,頹然而倒,另外那大漢見狀不妙,嚇的魂飛魄散,掉頭就準備往屋里跑,可這時格桑已到了近前,在他轉身的瞬間,一伸胳膊,將大漢的脖子摟住,接著,手臂猛的往回一收,只聽‘咔’的一聲,那大漢的腦袋象打蔫的茄子,不自然地垂了下去。

  “怎么回事?”似乎聽到外面有動靜,房里傳來不滿的質問聲

  謝文東冷笑一聲,轉頭向格桑使個眼色。格桑扔開攬在懷中的尸體,抬腿一腳,踢向房門。

  ‘咚’的一聲巨響,房門應聲而開,再看向房內,里面或坐或站,有將近二十號人,坐在正中的一位中年人,正是房衛忠。

  房里的人都被巨響嚇了一跳,帶著驚異,紛紛扭頭看過來,當看清楚門口站的人之后,房衛忠騰的從椅子上站起來,語調走音地叫道:“謝文東?”

  “呵呵!”謝文東輕笑著從門外走近來,環視一周,最后目光落在房衛忠的臉上,瞇眼笑道:“很高興房兄還能記得我?!?br/>
  “你……你……”房衛忠伸手指著謝文東,‘你’了半天也沒說出下文。

  謝文東的突然出現,太出乎他的意料,他做夢也想不到,謝文東會在此時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一時間,神智大亂,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他周圍的那二十號大漢反應也夠快的,在第一時間拔出武器,一起護在房衛忠的身前。這些人,都是房衛忠的心腹,永發幫的精銳,不然,房衛忠也不會在最關鍵的時刻把他們留在自己身旁。

  “謝……謝文東,你怎么會在這里?”房衛忠的語氣有些結巴。

  “不可思議吧!”謝文東淡然一笑,說道:“我也常常覺得奇怪,世界上不可思議的事情總是有很多,比如你們二十四幫的存在?!?br/>
  房衛忠心中一緊,暗暗握拳,問道:“謝文東,你想怎么樣?”

  謝文東含笑反問道:“你說呢?”

  “媽的,老子先殺了你!”房衛忠還沒說話,距離謝文東最近的一名大漢掄起手中的片刀,直向謝文東的頭頂劈來。劉波一皺眉頭,回手抓住肋下的手槍,可有人的速度比他更快。當刀快要劈到謝文東腦們的時候,格桑在旁狠擊了一拳。這一拳又快又準,正打在刀身上,那大漢只覺得虎口發麻,片刀差點就脫手而飛,他被震的倒退兩步,驚駭地看向格桑。

  格桑甩了甩拳頭,悶聲悶氣地說道:“我只用了五分力?!彼饈撬凳禱?,可聽在大漢耳朵里,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后者聞言,眼睛都紅了,不顧麻木的手掌,怒吼一聲掄刀向格桑沖去。格桑不躲不閃,等刀離他不足三寸的時候,他手臂向前一伸,快似閃電的抓住大漢拿刀的手腕,嘿嘿一小,略微一用力,喝道:“撒手!”

  大漢手腕疼痛欲裂,尖叫一聲,五指松開,片刀落地,格桑順勢彎腰,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腰帶,雙膀一晃,硬生生將大漢舉過頭頂,對準身旁的墻壁,掄了出去?!?’大漢好象被甩飛的面團,身體呈大字型帖在墻壁,停頓了一秒鐘,方緩緩滑下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看樣子是直接摔暈了。

  “嘩……”房間里一片嘩然,格桑的兇猛是霸道的兇猛,是常人所無法抗衡的兇猛,房衛忠連同手下,無不倒吸冷氣,背后生寒。

  正在這時,房門外傳來女人的聲音:“這是怎么回事啊?”

  說話間,一位三十多歲的豐韻少婦走進房中,看了看劍拔弩張的雙方,微笑道:“各位要打架,我可管不著,但是要砸壞了我這里的東西可就不行了?!?br/>
  這少婦是夜總會的老板,名叫何麗君,為人圓滑世故,善玩手腕。她邊說著話,邊打量謝文東,笑問道:“小兄弟,我是這里的老板,你是誰啊?”

  少婦算不上漂亮,但衣著鮮艷、大膽,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臉上濃裝艷抹,看起來也有幾分姿色。說話時,一雙眼睛不時的眨動,睫毛如扇,扇人心魄。謝文東撇了她一眼,笑呵呵道:“老板娘,這里沒你的事,最好出去一下!”

  “咯咯!”少婦發出銀鈴般的笑聲,湊到謝文東近前,說道:“這里是我的地方,難道我還不能做主了嗎?”

  “別的時候,可以”謝文東道:“但現在,不行”

  少婦直勾勾看著謝文東半晌,道:“小兄弟,你還沒告訴我是誰呢?”

  謝文東沒有答話,看向房衛忠,幽幽說道:“今天,我沒打算讓你活著離開這里?!?br/>
  房衛忠臉上露出冷笑,心卻縮成一團,額頭滲出黃豆大的冷汗。

  謝文東又道:“你今天的下場,是因為你當初做了錯誤的選擇。人這一生的選擇有很多,但最主要的一點,是要有自知之明,量力而行,而你,投錯了靠山,也選錯了對手?!?br/>
  房衛忠臉色一陣白,一陣青,懦懦說不出話。

  謝文東仰面嘆了口氣,片刻,轉身走出房間。

  “咦?”少婦驚奇道:“小兄弟,你要走了?!”

  謝文東沒有回答,也沒有回頭,只是擺了擺手,柔聲說道:“殺掉房間里所有的人!”

  他此話一出,李爽、劉波連同二十多號暗組成員全部亮出武器,隨著格桑的咆哮聲,拉開了火拼的序幕。頓時間,房間由人間變成了地獄,到處都閃動者寒光,到處都有撕聲裂肺的嚎叫,鮮血如同河水一般沖洗著地面。

  女老板何麗君哪見過這樣的陣勢,嚇的臉色蒼白,跌跌撞撞退出房間。

  她出來沒來得及說一句話,先手扶墻壁,哇哇大吐起來。

  謝文東淡然地看了看她,悠悠說道:“我剛才說過,讓你離開的?!?br/>
  “你……你……哇!”何麗君剛要說話,一股雜物又從胃里反了出來。

  戰斗只持續了五分鐘,當謝文東再進入房間的時候,永發幫那二十號大漢的身體也再沒有一個是完整的了。房衛東此時靠在墻角,渾身上下都是血跡,他的右手還拿有一吧手槍,只是手已經和他的身體分了家。他臉色白的嚇人,坐在這里呼哧呼喘息著,好象拉開的風箱。

  “謝文東!快……快點殺了我!”房衛東用盡全身的力氣,挑起眼眉,看著謝文東,斷斷續續的說道。

  謝文東漫步到他面前,站穩,垂下眼目,面無表情地打量他。

  “殺了我!殺了我!……”房衛東神志不清,機械性地說道。

  謝文東將地面的斷手連同緊握的手槍踢到他面前,冷酷道:“你想死,那就自己解決嘛!”

  房衛東看向自己的斷手,劇烈的咳嗦數聲,他每咳一下,都會有一股鮮血從他口中涌出。他虛弱地說道:“謝文東,你好毒啊……”

  謝文東冷漠道:“你應該不是第一天才知道我的為人?!?br/>
  房衛東臉上露出扭曲的笑容,微微點了點,掰開斷手的手指,拿起手槍,對準自己的太陽穴,慢慢閉上眼睛。就在周圍都以為他要扣動扳機的時候,他猛的大叫一聲:“要死,我也要和你一起死!”說著,遂將槍口對準了與他近在咫尺的謝文東。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