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96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96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虛了口氣,從口袋中掏出手絹,擦了擦臉上的汗水。他只是在臉上胡亂抹了幾下,手絹便已經變成紅色,這一戰謝文東也沒少沖鋒陷陣,臉上。身上血跡斑斑,分不清楚是他自己的還是敵人的。

  他苦笑著搖了搖頭,放下手絹,然后拍拍金眼的肩膀,示意他可以放緩速度,不用再全速行使,金眼明白他的意思,不過還是仔細地看了看倒車鏡,卻是沒有敵人跟上來,這才將車速慢慢降下。

  謝文東是掏出廣州,但不知道其它兄弟的情況如何,他掏出手機,給李爽打去電話,詢問他那邊的狀況,這時,李爽已開車到了郊外,接到謝文東的電話,他笑呵呵地說道:“東哥,你放心吧,我這邊一點事都沒有,南洪門和青幫的兔崽子想追上我,差遠了!”

  聞言,謝文東緊繃的神經松緩了一些,嘴角抽動幾下,想笑,但終究還是沒有笑出來,今天這仗打得實在慘到了極點。謝文東現在都不敢去想象下面兄弟的傷亡情況。他放下電話,側頭問張一道:“啊一,前面是什么地方?”

  張一急忙拿出地圖,對照了好一會。方小聲說道:“再往前就應該到橫沙了!”

  “哦!”謝文東對廣州的地名基本沒概念,他問道:“哪里有南洪門的據點嗎?

  張一肯定第搖了搖頭,說道:”以前是有,不過我們攻入廣州的時候,南洪門將廣州周邊據點的人員都撤了,。現在那里已沒有南洪門的人!“

  謝文東嘆口氣,幽幽說道:”那就好。給兄弟們打電話,讓他們出了廣州之后,統統在橫沙JH!“”好的,東哥!“

  等到上午九點的時候,北洪門和文東會的殘眾才紛紛感到橫沙,與謝文東匯合,不過人員還沒有到齊,暗組那邊的報急電話便打了過來,稱南洪門和青幫的大隊人馬也在向這邊趕來,謝文東無奈,值得領人繼續撤退。

  結果這一退,謝文東等人直接退回到了市

  當他帶人從市出發時,是斗志昂揚,士氣如虹,可現在回來時卻變成了精疲力盡的殘兵敗將。好在南洪門和青幫對謝文東頗多估計,不敢深追,不然的化,他們即使回到市也同樣立不住腳。的繼續后撤。、

  現在,謝文東終于到處時間來清算已方在此戰中的損失了,。他與手下的干部們開個簡單的碰頭會,場內顯得有些空曠,氣氛一凝重,眾人低著頭,皆是沉默無語。仗打倒這種地步,還有和話可說呢?

  以核心頭目來說,東心雷、任長風,格桑都身負重傷,被送到了醫院,田啟則被青幫所附,另外三眼。高強、李爽也都或多或少的有傷在身,至于中低層的干部,傷者更多,會場之內真正完好無損的只是張一、張研江、以及后來參戰的姜森和劉波

  謝文東環視會場內寥寥無幾的眾人,問道:”我們的損失情況如何?“

  在會前張一已經作了統計,他暗暗嘆口氣,嘴唇抿了抿,半餉沒說出話來、

  見狀,謝文東疑問道:”啊一,兄第們的損失還沒有統計出來嗎?

  張一面帶苦澀,搖了搖頭,舉目看眼謝文東,隨后又垂下頭去,低聲說道:“下面的兄弟……互感應損失殆盡,真正跟隨我們掏出來的,沒超過三百人……”

  聽聞這話,在場眾人不約而同地倒吸口冷氣,己方那么多兄弟,竟然只回來三百號人……

  謝文東對己方的損失早有心理準備,不過聽完張一的話,整個心還是縮成了一團。

  張一頓了片刻,忙又說道:“當然,大部分的兄弟是被打散了,估計在一、兩天內會陸續趕回來?!?br/>
  謝文東仰起頭來,忍不住發出一聲長嘆,今天這仗打的真可謂是損兵折將,北洪門和文東會兩大幫派的主力兄弟折損無數,自他出道以來,還從未有過這樣的慘敗,謝文東此時的心情是又悲又憤又有些羞愧。進攻GZ,打成這個樣子作為兩幫這首,他當然要負首要責任。謝文東握緊拳頭,環視左右眾人,突然,他呵呵笑了起來。

  很難想象,在這種情況下他還能笑得出來,眾人莫名其妙地看著他,懷疑東哥是不是受刺激過度開始失控了。

  張一關切地安慰道:“東哥,勝敗都是常事,只要人還在,我們必會有卷土重來的那一天!”

  謝文東含笑點點頭,說道:“這我當然知道!”說著話,他看看張一,又瞧瞧其他眾人,笑問道:“怎么,各位以為我精神出問題了?哈哈——”他仰面大笑,又道: “一場失敗算得了什么,我們既然能打得起,自然也就能輸得起,只是沒有想到南洪門竟然把青幫拉來了,出人意料……會打成這個樣子,都是因為我的失誤造成的!”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沒有說話在,紛紛把頭低了下去,尤其是李爽那些當初主戰的人,老臉通紅(暈,又是這句——牛牛注),大氣都不敢喘,在椅子上如坐針氈。

  原來謝文東已發現南洪門那邊的異常,想探明其中的原由之后再發動進攻,可是以東心雷、任長風、三眼、李爽為首的這些核心干部們一再請戰,逼的謝文東實在沒辦法,只好應允,現在中了人家的圈套,當初主戰的人自然責無旁貸,要負首要責任。

  低著頭憋了許久,李爽將心一橫,猛的抬起頭,對謝文東說道:“東哥,我……”

  沒等他把話說完,謝文東擺擺手,打斷他的說,說道:“小爽,還有其他的各位兄弟,在戰場上英勇御敵,出生入死,都要記上大功!”

  這話讓眾人聽了既感窩心,又覺得臉上發燒。

  謝文東轉目又看向張一和張研江,說道:“阿一和研江當初都反對草率出戰,事實證明,阿一和研江的反對是正確的。這次也多虧阿一和研江留了后手,救我們突圍,所以,你倆要居首功!”

  “啊!東哥說的哪里話?!”張一和張研江急忙欠起身形。

  謝文東沖著二人笑了笑,示意他倆不用客氣。

  張研江面色一正,語氣沉重地說道:“這次進攻,我們損失慘重,恐怕用不了多久南洪門和青幫就重整旗鼓,大舉來攻,我們在市也不安全,現在,只能撤退!”

  “還撤?”李爽瞪大眼睛,問道:“研江,那……那你說我們要退到哪里?”

  張研江看眼謝文東,搖頭未語。

  謝文東明白,張研江說的沒錯,雖然南洪門和青幫暫時沒有追來,可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把自己的底細摸清楚,肯定會全力來攻,現在自己手底下的兄弟已差不多都打光了,一旦南洪門和青幫聯手打來,如何抵御?不過要是退,能退到哪里呢?恐怕就得一瀉千里,直接退回到長江以北了。自己前期做的重重努力和取得的種種成功全部付之東流。

  退,退不了,打又打不了,謝文東現在陷入了進退兩難的窘境。

  見謝文東垂著頭,沉思不語,臉色陰沉不定,眾人知道他在琢磨應對之策,誰都不再多言,默默的看著謝文東。

  會場內安寂下來,聲息皆無,人們大眼瞪著小眼,目光統統集中在謝文東一人身上。

  謝文東現在的決定將會關系到他自己以及周圍所有人的生死,甚至能直接影響到北洪門和文東會這兩大社團的命運,這種無形的壓力絕不是平常人能承受得住的,不過謝文東并不是平常人,他的承受能力也絕對比大多數人強的多,即使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他依然能靜下心來,冷靜的思考。

  他沉默許久,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那么長的時間,謝文東終于挑起目光,在眾人的臉上一一掃過,語氣異常堅定的說道:“這場仗,我們已經輸了,不過正因為這樣,我們只能進,一旦選擇撤退,潰敗之勢將難以抑制,不僅僅會把我們搶占南洪門的地盤統統丟掉,甚至,南洪門和青幫還會乘勝追擊,打過長江,直逼我們的總部,到那時,情況更加?;?,也更加難以控制?!彼底?,他頓住,看著眾人,幽幽問道:“大家總不想跟著我退回到東北區吧?”

  聽聞這話,眾人的臉色都為之一變,若是退回東北,就等于宣告北洪門垮臺了。

  張一眉頭皺的都快擰到一起,他深吸口氣,疑問道:“可是東哥,我們若不退,怎樣抵御南洪門和青幫的進攻?”

  謝文東凝思片刻,話鋒一轉,問道:“在后方我們可用的兄弟還有多少”

  張一說道:“人是不少,可大多都是新收的兄弟!”

  張研江接到:“文東會這邊也是如此,新人很多!

  謝文東心中苦笑,現在哪里還管得了是新人還是老人了,只要能打仗就行、他問道:”如果把那些兄弟們統統調集過來,需要多久?“

  張一和張研江相互看了一眼,兩人都在咧嘴,紛紛說道:”是那天!“”五天“

  北洪門的勢力范圍距離市路途遙遠,先將人力集結,再大批的派遣過來,說成三天,那已算是最快的速度了,而文東會路途更遠,五天也算是極限,張一和張研江異口同聲到:“東哥,遠水解不了近渴,如果南洪門和青幫真打起來了,我們……可能連一天都未必能挺的過去……”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4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