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51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51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6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向問天能如此干脆的說出認輸二字倒是頗出謝文東的預料,后者眼中流露出異樣的光彩,直勾勾地看著向問天,久久無語。

  北洪門的干部們更是吃驚不已,張口結舌,半晌反映不過來。

  過了好一會,謝文東嘴角動了動,淡笑道:“在我印象中,向問天不是輕易會向對手服輸的人?!?br/>
  “夠了?!畢蛭侍炱降乃檔?。

  “恩?”謝文東茫然地看著他。

  向問天正色說道:“南北洪門爭斗了幾十年,這期間雙方的大戰、小站打了不計其數,死傷的兄弟更是多的難以清數,該是到結束的時候了,以前我有所顧慮,也是職責所在,只能帶領社團咬牙堅持,而現在,我似乎已經沒有再堅持下去的理由了?!?br/>
  謝文東黯然。眼前的問天不再是以前他所熟悉的那個壯志雄心、豪情沖天的向問天,現在的他,只能用心灰意冷來形容,面對這樣的對手,謝文東已提不起絲毫的斗志。他幽然說道:“南洪門雖然慘敗,但以向兄的能力以及南洪門數十年的根基,并不是沒有翻身的可能?!?br/>
  向問天點頭一笑,說道:“我知道,但是我已經夠了,這樣的斗爭再持續下去沒有任何意義,只會徒增雙方兄弟們的死傷。敗了就是敗了,這次我輸得心服口服,不想也不會再拿兄弟們的性命去做無謂的爭斗,不然的話,我今天就不會來這里,早和韓非一同離開了?!?br/>
  謝文東挑起眉毛,說道:“韓非走了?”

  “是的!”向問天并不隱瞞,說道:“早在幾天之前,韓非就已被送出廣州?!奔晃畝媛兌繕?,向問天含笑解釋道:“社團雖然輸了,但畢竟在廣州扎根以久,方方面面的渠道有很多,要悄悄送走韓非這并非難事?!?br/>
  謝文東笑了,苦笑。他喃喃說道:“向兄雖然是認輸了,卻有給我制造了一個大的麻煩?!?br/>
  身為死敵,他對韓非的為人自然再了解不過,韓非在逆境中生存和發展的能力是極強的,單從這一方面來說,恐怕謝文東和向問天都遠不如他。這次韓非成功逃脫,只要假以時日,他必定還會東山再起,卷土重來,倒是,只怕韓非將會變成更加令人頭痛的敵人。

  向問天明白謝文東的不滿,更加明白他要置韓非于死地的決心,他呵呵一笑,說道;“這次我之所以幫他,并不是故意給你制造敵人,而是我欠他的。再者說,一旦失去了全部對手,謝兄弟不會覺得寂寞嗎?”

  謝文東一愣,挑目正視向問天,他第一次發現,原來向問天也能如此玩世不恭。呼!謝文東噓口氣,點點頭,肯定地說道:“你是故意的?!?br/>
  向問天由輕笑變成哈哈大笑。

  謝文東沒有打斷他刺耳的笑聲,等他笑完,方問:“向兄以后又什么打算?”

  向問天聳聳肩,滿不在乎地說道:“我有什么打算不重要,關鍵是看謝兄弟你?!?br/>
  “我?”謝文東不明白他的意思。

  向問天說道:“現在我在你的地頭上,是生是死全憑你一句話?!?br/>
  “哦!”謝文東這才明白向問天的意思,殺掉向問天?以前他很想,但現在沒有必要再這么做了,失去了鋼牙和利爪的老虎已不再是老虎,他微微一笑說道:“我沒有忘記你我打過的賭,我會嚴守承諾?!?br/>
  “若是這樣,我打算帶著家人離開中國?!?br/>
  “要去那?”

  “不知道?!畢蛭侍煅銎鶩?,悠悠說道:“以前她總希望我能帶她去環游世界,但因為社團的事,我一直抽不出時間,現在終于有機會了?!彼α?,由心而發的笑,笑的無比輕松,也笑的另謝文東羨慕。

  謝文東知道他說的她是誰,垂下頭來,沉默片刻,說道:“如果再等等,有人會和向兄結伴而行?!?br/>
  向問天感到好奇,問道:“是誰?”

  謝文東抬起手來,啪啪了兩下巴掌。

  隨著掌音,房門打開,一名北洪門大漢從外面走了進來,手里還推著一張輪椅,輪椅之上坐有一位臉色蒼白、面帶病態的青年,向問天定睛一看,身子猛的一震一下,下意識地站起身形,驚訝道:“小方!”

  沒錯,坐在輪椅上的青年正是向問天最貼心的心腹、最知心的朋友——蕭方。他肩膀被謝文東刺了一刀,但并不是重傷,現在除了身體虛弱,此處已無大礙,向問天本以為斷后的蕭方早已遭到人家的毒手,萬萬沒想到他竟然還活著。

  蕭方也沒想到在北洪門的據點里會看到向問天,他怔住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也跟著站起身,顫聲道:“向……向大哥!”

  謝文東目光在二人身上轉了轉,笑呵呵說道:“蕭兄有傷在身,只需精心調養就沒事了,等傷好之后,向兄和蕭兄自熱可以結伴而行”

  向問天終于恢復神智,目光復雜地看著謝文東,悠悠說道:“原來,謝兄弟沒有殺害小方”

  謝文東仰面大笑,說道:“蕭兄可是最令我頭痛和敬佩的對手之一,真要讓我去殺蕭兄,我還有些舍不得呢?!?br/>
  “嗤”雖然是謝文東的階下囚,但對他看不順眼依舊,蕭方嗤笑一聲,連看都不多看他一眼。

  向問天都是滿心暖意,他的心灰意冷很大程度是認為蕭方已死現在見他還活著,打心眼里高興和激動。

  謝文東收斂笑容,目光慢慢變得深邃,似喃喃自語地說道:“也許,從心里來講我還是不希望和向兄的關系發展到有一方非死不可的下場?!?br/>
  他這是真心話,謝文東很清楚向問天和蕭方的感情有多深厚,當時之所以不殺蕭方,不忍心下手時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心里隱隱約約還有著向問天和解的期望,留下蕭方,可以為他而人做個緩沖。

  向問天仔細回味著謝文東這番話,想了一會才弄明白他話中的意思,心中忍不住長嘆口氣,他和謝文東是死對頭沒錯,但同時也是心心相惜的朋友,甚至可以成為知己,這不僅僅是他自己的想法,現在來看,謝文東也有同樣的感覺。

  沉默半響,向問天回過來神,他回頭向身后的手下招招手,保鏢明白他的意思,從隨身攜帶的公文包里取出一沓文件,交到向問天手里。后者看也沒看,直接遞給謝文東,說道:“這是洪天集團股份轉讓合同,我已經在上面簽了字?!?br/>
  洪天集團的股份?謝文東皺著眉頭接過合同,大致看了看,該文件時向問天把自己手中所掌握的洪天集團的股份全部裝讓給他的合同。

  洪天集團是南洪門的白道生意,也是支撐南洪門的經濟支柱之首,規模龐大,雖然在南北之爭中受到了打擊和影響,但實力讓在,向問天手中的股份的價值可以用天文數字來形容,謝文東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向問天竟然會把這些股份全部送給自己。

  向問天平淡地說道:“南洪門的發展的向來是黑白一體,而且正在向全面漂白發展,謝兄弟如果只接受社團而未接收洪天集團的話,那得到的只是個空架子,不僅不會對你有任何幫助,反倒會成為你的負擔,我考慮了很久,既然決定退出,就要退的干凈徹底,黑白兩道的事務都不再參與過問,與其讓洪天集團自生自滅,不如交由謝兄弟管理來的安心?!?br/>
  謝文東拿著轉讓合同,感覺手里沉甸甸的,他苦笑著說道:“收向兄這么貴重的禮物,我不敢當,如果可以的話,我寧愿用錢來買?!?br/>
  向問天擺擺手,說道:“不用客氣以后謝兄弟只要能按照股份數量定期跟我分紅即可?!?br/>
  謝文東正色說道:“這點向兄請放心,你雖然把股份裝讓給我,但你的分紅一分也不會少?!?br/>
  向問天笑道:“我相信謝兄弟,”說著話,他站起身形,又道:“我已經知會過下面的兄弟們了,最近幾天會陸續找謝兄弟報道,如果謝兄弟信任他們,請繼續留用這些兄弟,如果謝兄弟不信任他們,希望也不要虧待這些兄弟,給他們一筆豐厚的安家費應該不算太過分,沒有其他事了,我先告辭?!?br/>
  謝文東站起,問道:“向兄這就要走?”

  “是的”

  留下來一起吃頓飯嘛!

  “以后會有機會的,”向問天看著謝文東,面帶難色,低聲說道:“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謝兄弟能否答應?”

  “向兄有話請講”

  向問天轉頭看向蕭方,說道:“我想帶著小方一同離開”

  謝文東只猶豫片刻,便應允道:“當然可以”

  “多謝謝兄弟?!?br/>
  “向兄客氣了”

  向問天未在北洪門的據點多加逗留,與謝文東告別之后,帶上蕭方離開了。

  望著二人漸漸遠去的背影,田啟湊到謝文東的身邊,低聲嘟囔道:“東哥,就這么放他倆離開是不是不太妥當啊,得小心養虎為患……”

  謝文東了然一笑,說道:“不用擔心,我自有打算?!?br/>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4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