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二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二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直到當天晚上,格桑一覺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睡在一張柔軟的床上,而身邊,還躺有一位渾身赤裸的美艷少婦。

  他嚇得一機靈,急忙從床上坐起驚訝地打量四周。這時,房門一開,陳百成從外面走了近來,笑吟吟地看著格桑,也不說話。

  “這……這是哪?”格??吹剿?,仿佛看到救星,急忙從床上跳下,大聲問道。

  “這是我的家啊”陳百成笑道。

  “你的家?”格桑揉揉隱隱作疼的腦袋過了好一會,他想起來了,凌晨的時候,自己受到陳百成的邀請,來他家吃飯,結果酒喝得太多

  他迷迷糊糊地醉倒了。他驚訝地看著床上赤裸裸的女人問道:“那那她由是誰?”

  陳百成笑嘻嘻道:“兄弟,你不會這么快就把自己做的事忘了?

  “恩?”

  格桑皺著眉頭,道:“我……我確實想不起來了?!?br/>
  陳百成道:“她是韓國慶的老婆,你喝醉之后,可是和她好一場翻云廈雨啊,哈哈”

  格桑臉色一變,倒退兩步,只覺得渾身無力,一坐到床上。見他失魂落魄的模樣,陳百成心中暗笑,走上前來,故意裝做安慰他的樣子,拍著格桑的肩膀,笑道:“男人嘛,做這樣的事情很正常。兄弟,你放心吧’,今天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對任何人說的這是你和我之間的……小秘密”

  “謝……謝謝”格桑六魂無主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兄弟,”陳百成臉上的笑容一斂,扶著格桑的肩膀,陰聲道:“今天我幫了你,希望,以后你也能幫我”

  格桑抬起頭,看著陳百成,好半晌,他才木納地點點頭。陳百成見狀,心中得意,忍不住仰面哈哈大笑。

  這只是一件文東會內部微乎其微的小插曲,卻為日后留下了伏筆。

  家人被謝文東所抓,韓國慶果然控耐不住,第二天,他派人來找謝文東,約他出來,談個明白。

  謝文東哪會主動去和韓國慶談,他對來人說道“要談,就讓韓國慶來找我,如果今天一過,我還沒有看到他出現,就讓他先作好準備,為他的第一個兒子收尸吧,”

  來人一聽謝文東這話,再不敢多言,轉身急匆匆地走了。

  當天晚上,韓國慶來了,不過,卻不是一個人,他幾乎把二十四幫人都帶了出來,人數之眾多,差不多有兩千之眾黑壓壓的聚集在小龍堂堂口外。

  看架勢,他不是找謝文東談判的而是來找他拼命的。黑道有發生大規?;鵪吹氖仆?,警察問訊而來,數十輛警察停在周圍且有不斷增的趨勢,文東會這邊的人還沒有出來,警方的防暴大隊也到場了,全副武裝的警備人員一各個箭上弦,刀出鞘,面帶冷俊,看樣子,比場中的主角還緊張。

  謝文東此時坐在堂口的大樓里,在他身后左右,皆是文東會的骨干。而他對面,坐有一位身穿制服的警察,四十多歲,中等身材,體型發福,略顯肥胖。

  中年警察坐在謝文東對面,雙股不自然地顛著,辦公室里的溫度適中,而他的臉上卻流出冷汗。

  “老吳,你這是怎么回事,我們要辦事你弄來這么多警察,這明擺著是和我們作對嘛”三眼站在謝文東身旁,手扶辦公桌,身子微微前探。

  “三眼哥講得哪里話。調來這許多警察并不是我的意思,這是新上任的市委書記的指示,我只是按今行事,沒有辦法啊”

  這中年警察名叫吳振庭,是DL的市局長。由于三眼在DL的時間太長了,和他沒少打交道,平日里大禮小禮始終不斷,而他對文東會的實力也深有了解,不敢輕易得罪。他小心翼翼地說道:“我希望,你兩家在這個時期還是不要鬧的好,有些事情,我也是很準做的?!?br/>
  三眼嗤笑一聲,道:“那個新來的市委書記我見過,沒什么了不起的,老吳,看起來你很忌憚他嘛,”

  吳振庭嘆口氣道:“不管怎么說他都是我的頂頭上司啊”

  謝文東突然笑瞇瞇地說道:“吳局長,我有個解決的辦法?!?br/>
  “哦?”吳振庭知道坐在自己面前、看起來年歲不大的青年是什么身份,忙說道:“東哥有什么辦法,請直說?!?br/>
  “你讓你的手下,干掉韓國慶,那一切就都搞定了?!斃晃畝λ檔?。

  吳振庭咽了口吐沫,苦笑道:“讓我的手下干掉韓國慶,這……….這不太可能吧”

  謝文東嘴角一桃,抽出煙,點燃,笑呵呵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什么是不可能發生的呢?”

  十分鐘后。

  謝文東在三眼等人的簇擁下,從堂哭大樓里走了出來。他身邊的人并不多,只有十幾號,和對方上千人的陣勢比起來,簡直如此螞蟻和大象。

  但即使只有十幾個人,也沒有人會小瞧他們,文東會自身的名頭,比千軍萬馬都要重。

  看到他,韓國慶的兩眼頓時變得血紅,分開周圍的手下,大步迎了上去。

  “謝文東”韓國慶滿腔怒火地低吼一聲,道:“我來了,你把我的家人都放了”

  “呵呵”謝文東悠悠而笑,搖頭道:“真想不到,韓先生竟然還是個顧家的人?!?br/>
  “你少他媽和我廢話”韓國慶怒聲道“你究竟放不放人”

  謝文東聳肩笑道’“放人怎樣,不放又怎樣?”

  韓國慶咬了咬牙,陰陰一笑,道“謝文東,如果你不讓我好,嘿嘿,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的。你看見了吧’,周圍到處都是警察,一旦動起手來,你和我一樣,都吃不了兜著走,”

  謝文東環視一周。周圍的警察確實不少大致有數百人,除了封鎖四周的街道之外,在附近的高層建筑上都埋伏有狙擊手,陣勢之大,實屬罕見。

  他笑道:“看來,韓先生是有備而來了?!?br/>
  韓國慶冷笑道:“我知道你想殺我,如果我不事先向市委書記打好招呼,就這么來了,豈不是中了你的圈套”

  謝文東聞言,心中自然明了。警方出動如此多的警察趕到這里,局長吳振庭的解釋是接到市委書記的命令,謝文東還以為這是他的托詞,現在看來,事實確是如此,只是,市委書記小消息是韓國慶。韓國慶這招還挺聰明的,知道市委書記新上任不久,生怕發生亂于,利用這點,來為他自己做掩護。暗中冷笑一聲,謝文東說道:“即使韓先生把

  事情都算得這么周全,你還來找我干什么?”

  韓國慶面色陰沉道:“當然是帶回我的家人?!?br/>
  謝文東淡然笑道:只怕,我會讓韓先生你失望了?!?br/>
  “你這什么意思?”韓國慶變色道:“謝文東你是瓷器,我是破罐子,撞在一起,吃虧的人可是你”

  “哈哈”謝文東仰面輕笑,隨口說道“不是我不想放人,而是放了也沒有用?!?br/>
  韓國慶聞言,皺起眉頭,心里有種不祥的預感。

  謝文東道:“我也是剛剛才知道消息,下面的兄弟一下小心,把你的妻子和兩個孩子,都殺了?!?br/>
  “什么?”聽完這話,韓國慶腦袋嗡了一聲,踉蹌著倒退兩步,多虧周圍的手下人機靈,將他扶住,不然,他恐怕得坐地上。好半晌,他甩開兩旁攙扶他的眾人,兩眼通紅地看著謝文東,咬牙顫聲問道:“你剛才說什么?”

  “你的老婆和孩子都死了?!斃晃畝弈蔚匾∫⊥?,狀似傷感地說道:“關于這一點,我只能[對你說聲抱歉”

  “我操你MA,謝文東”不等謝文東說完話,韓國慶如同惡急了的野狼,飛身撲到謝文東近前,猛的一記重奉,打向謝文東的面頰。

  這樣的攻擊,謝文東根本不放在眼里,如此平凡無奇的速度,他閉著眼睛也能閃開。

  不過,這次他卻偏偏沒有躲閃,硬挺著讓韓國慶的奉頭打在自己的臉上。

  “啪!’謝文東身子一震,搖搖晃晃倒退兩步,腳下一軟,一坐在地上。

  李爽臉色急變,晃身就準備上前,高強忙的一伸手,將他的衣服抓住,皺著眉頭,搖了搖頭。亭爽深深吸了口氣,原本已抬起的腿又慢慢放了回去。

  不等謝文東爬起身,神智已瘋狂的韓國慶大步走到他近前,一只手抓住謝文東的衣領于,將他硬生生提起來,另只手則從肋下拇出手槍,槍口頂住謝文東的太陽穴,撕聲裂肺地吼道“謝文東,你殺我全家,我讓你償命”

  “你殺了我也沒有用”謝文東擦擦嘴角的鮮血,說道:“那并不能換回你全家的性命”

  他不說這話還好點韓國慶聽完感覺謝文東就是在嘲笑自己,他最后的一絲理智也樁怒火燒光,他扳動手槍的頂著。咬牙切齒道:“謝文東,我就算死,也要拉你做墊背,”說著話,他的手指慢慢扣動扳機

  “嘭”沉悶的槍聲撕裂夜色的寧靜。

  謝文東仍站在原地,動也設動,但韓國慶卻一坐在地上,大口

  大口喘著粗氣。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