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四十九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四十九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七輛汽車順利通過俄羅斯方面的哨卡,在中國哨卡前緩緩停下。

  那位班長走到近前,仰起頭,定睛一看,忍不住倒吸口冷氣,他轉頭問向身后的三眼道:“朋友,你們這次運的是什么貸?”

  三眼笑道:“平時我們運什么,這次就是運什么?!?br/>
  班長倒退兩步,把三眼拉到一旁,細語道:“什么家伙能這么大個?”

  三眼道:“坦克?!?br/>
  班長聽后,腦袋搖得象撥浪鼓似的,連聲說道:“不行!這東西,我絕不能放行?!?br/>
  三眼問道:“為什么?”

  “唉!”班長嘆口氣,道:“不是我為難你,實在是你們這次的東西太扎眼了,我放行倒不算什么,但是,萬一你們在路過其他關卡的時候被查出來,那我也會跟著受牽連?!?br/>
  “兄弟,你放心吧!”三眼成竹在胸道:“沿速的哨卡我早巳打點過了,絕對不會出事的?!?br/>
  “不過…………”班長相信文東會的實力,可他仍有些為難。畢竟坦克不象槍支彈藥,后者可裝在集裝箱里,外人根本看出來,但坦克不一樣,它放下進集裝箱,裸露在外面,雖然有帆布包裹,但內行人一眼就能瞧出來。一旦他們在運輸中被人查到,那么,弄不好自己會上軍事法庭甚至挨槍子的。

  想到這,班長用力地搖了搖頭。

  “兄弟,你怕什么?我們文東會什么時候出過事?!”說著話,三眼從口袋中又悄悄掏出一沓鈔票,塞進班長的手里。

  班長的兩條眉毛快要皺到一起,思前想后好一會,終于還是把錢裝進自己的口袋里。他嘴上沒說什么,只是向黑帶的那幾輛大貨車揮了揮手,意思是放行。

  邊防占此時最大的官就是他,他發了話,下面的士兵就算發現不正常,也不敢說什么,紛紛退到兩側,讓出道路,后面的欄桿隨之慢慢挑起。

  七輛大貨車一輛接著一輛,慢慢駛過哨卡,進入中國境內。

  車還沒等停下來,只見三眼后方車燈閃爍,行來兩輛吉普車。

  由于天色黑暗,距離又遠,眾人并未看清楚汽車的模樣,等兩輛吉普車行到眾人近前之后,原本強作鎮定的班長頓時間流出一身冷汗。兩輛吉普車的車身都是墨綠色,顯然是軍方的軍車。

  吉普車停下后,從里面走出七、八個人,身上都穿有軍裝,其中一位,帶著少校營長的軍銜。這人年歲不大,只有三十出頭,未帶軍帽,梳著板寸,使整個人看上去即整潔又干練。

  看到這位營長,那班長暗叫一聲糟糕,臉上瞬時沒了血色,兩腿一軟,差點趴地上。他哆哆嗦嗦走上前,右手顫巍巍地抬起,敬個不算標準的軍禮,同時說道:“營長好!”

  營長隨便還個軍禮,抬頭瞧向黑帶的七輛大貨車,疑聲問道:“這幾輛車都檢查完了?”

  “是…………是!”七輛車都已經通過哨卡,若說沒檢查,那是自己找死,班長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發應了一聲。

  “車上都裝了些什么東西?”營長滿面凝重,狐疑地問道。

  “是……是……”班長結結巴巴,回答不上來。

  見狀,營長更起疑心,對手下一名士兵揚下頭。后者會意,嘩啦一聲,將肩膀背的槍拿下來,接著,一甩槍尖,咔嚓,陰森森的刺刀彈出。士兵冷著臉,大步走到一輛軍用貨車前,軍刺向前一遞,刺進帆布內

  接著,向上一挑,帆布被劃開一條兩尺有余的大口于。士兵放下槍,雙手分開裂口,用隨身手電向里面一照,他不看不要緊,看完之后,整個人愣在原地。好一會,他才回過神轉頭說道:“營長,里…………里面是輛坦克!”

  “坦克?”營長露出不解之色,他雖然不是邊防部隊的一把手,但也算是高級軍官,這段時間,并沒有聽說俄羅斯向中國出售武器,那坦克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

  可能,這位營長連做夢都想不到,這輛坦克乃是走私品。

  他目光幽深地看向班長,冷聲問道:“這究竟是什么回事?”

  班長暗叫一聲:完了,他面如土色,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倒是豆大的汗珠子一個勁地往下淌。

  營長在軍隊里已經不算小官,他的出現,讓三眼也一時間不知所措不知該不該上前進行打點,若對方貪財還好說,若對方是個死板、教條的人,那事情就徹底敗露了。

  見要露餡,位于后方與謝文東站在一起的張繁友低聲說道:“看來要糟,謝兄弟,我上去擺子他?!?br/>
  謝文東雙目一瞇,擺擺手,說道:“不用!我先過去,若我搞不定張兄再出面也不晚?!?br/>
  張繁友聞言,十分受用,心安理得地點點頭。俗話說大將壓后陣,他覺得象自己這樣政治部的高官,確實不應該出現得太早。

  謝文東快步向那位營長走過去,同時揚聲說道:“朋友,這些貸是我的?!?br/>
  營長一愣,轉頭尋音看去,見走來一位年歲不大,中等消瘦身材,身穿中山裝的青年??茨Q?,平凡無奇,倒是一雙狹長的丹鳳眼十分特別。他把謝文東打量好一會,方問道:“你是誰?干什么的?”

  謝文東笑瞇瞇地說道:“我叫謝文東?!?br/>
  營長聽完,沒什么反應,反倒是那位班長聽后,腦袋嗡了一聲,簡直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

  謝文東?那可是文東會的老大,想不到,他竟然親自來了…………

  營長搖頭道:“謝文東?沒聽說過。你是什么人?你說車上的坦克是你的?”

  “沒錯,是我的?!斃晃畝焓秩牖?,從中掏出一張紅色證件,在營長面前一晃,說道:“我是政治部的,這些由俄羅斯運來的武器是由中央特批,你們無須檢查?!?br/>
  “中央特批?”營長說道:“我怎么從來沒有得到通知?”

  謝文東笑道:“中央的事,沒有必要讓你知道,政治部的事,你更沒有知道的必要。你現在,只管放行就好?!?br/>
  營長聽著謝文東盛氣凌人的話,心中頗感不服。當然,他也知道政治部是自己惹不起的人,不過,在這么多士兵面前,他實在不想丟了面子。他強硬地說道:“事關重要,我不敢私自做決定,至于放下放行,我得先向上級通報一個”

  謝文東淡淡說道:“對不起,我沒有時間等你上級的答復,我現在就要通過?!?br/>
  營長哼笑一聲,道:“那不行!象坦克這種大型單位的武器,沒有看到軍區首長或者中央的特批的手續我是不可能放行的?!彼底嘔?,他拿出手機,要給頂頭上司——邊防團團長打電話。

  “我警告你,不要那么做?!斃晃畝旖歉吒嚀羝?,兩眼快要瞇成一條縫。

  看他笑瞇瞇的樣子,營長絲毫未把他的警告放在心上。他反而認為對方怕了自己,開始懷疑起謝文東的身份。他冷冷一笑,沒理會謝文東,手指開始按動手機鍵盤。

  真讓他跟上級報告,只會使事情變得更麻煩。謝文東收起證件,從新揣入懷中,當他的手再次抽出時,手中卻多出一把明晃晃的銀色手槍

  他把手槍舉起,對準正在打電話的營長的太陽穴,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

  “嘭!”槍聲將深夜的寧靜震個粉碎,也讓在場每一個人的心臟都是一抽。

  “撲通!”兩眼瞪得又圓又大的營長直挺挺倒了下去,身體深重地砸在地面上,發出一聲悶響。

  “啊——”不知過了多久,士兵中有人發出一聲尖叫,接著,只聽見嘩啦啦一陣脆響,所有的槍口一起瞄向謝文東。

  三眼見狀,想也沒想,回手掏出手槍。他一亮家伙,下面同來的兄弟更不氣,紛紛拔出配槍,與士兵們相互對峙。

  謝文東笑瞇瞇地環視一周,冰冷的目光象是把犀利的刀子,掃過眾士兵的面龐,他震聲說道:“我再說一道,我是政治部的人,誰若是攔阻我做事,那就是與政治部為敵,政治部的敵人,也就是國家的敵人,如果你們不想象他一樣…………”說著,他用腳尖點了點地面還溫熱的尸體,道:“不想死得這么早,就把槍給我統統放下!”

  場中沒有人說話,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氣聲。

  那位快被嚇破了膽的班長這時來了精神,向士兵連連揮手道:“大家放下槍,快放下槍,政治部的人不是我們能惹得起的?!彼底嘔?,他彎下腰,將營長的尸體拉向路旁,同時說道:“營長啊營長,你死得太冤了,我早就知道這批武器是政治部的,所以才故行,可是你卻偏偏撐威風,現在害自己死于非命,你又怪得了誰啊…………”

  他這話,表面上是對死掉的營長所說,實際上是對眾士兵說的,也是在為自己開脫罪名。

  眾士兵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一各個大眼瞪小眼,最后,還是不約而同地慢慢垂下槍口。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