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七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七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眉毛挑起,問道:“為什么?”

  楊少杰嘆息道:“我們有錯在先,如果再向八家幫派尋仇,即壞了洪門的名聲,又會被同道恥笑………………”

  不等他說完,謝文東打斷他的話,幽憂說道:“我只知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不向害死于叔的八家幫派尋仇,是你怕了他們?”

  楊少杰面色一變,道:“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而是于叔確實有錯在先?!?br/>
  “唉!”謝文東嘆了口氣,沒有接話,而是仰面自語道:“于叔一世英杰,手下卻都膽小怕事,真是讓人失望?!?br/>
  楊少杰倒是沉穩,聽完謝文東這話,他沒有再多說什么,只是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

  香港洪門決定三日后選出掌門大哥,以安穩幫內人心,謝文東給安北打去電話,讓他快些行動,將洪門的長老能收買的收買,不能收買的就趕快除掉。

  事情到了這個份上,安北也沒什么選擇,只能硬著土皮按照謝文東的意思去做。

  過了兩天,安北毫無動靜,不是他不想動手,而是他根本找不到動手的機會。這兩天里,洪門上下一片忙碌,尤其是六位長老,他們基本都是聚在一起,商議和處理幫中的大事,包括新任掌門大哥的人選,安北曾幾次給幾個長老單獨打去電話,約見他們,結果,六個長老沒一個愿意見他的。

  見不到長老,別說除掉他們,即使收買讀成了問題。安北沒有辦法,只好向謝文東求助。

  聽完安北的訴苦,謝文東沉思片刻,說道:“你準備一下,由我來約他們出來?!?br/>
  安北一愣,道:“他們?謝先生想把六位長老都約出來?”

  謝文東道皺著眉頭道:“還有一天的時間,香港洪門的掌門大哥就要選出來了,如果再一各個約見六個長老,時間根本不夠用,不如一次性都找出來,集體做個了斷?!?br/>
  安北道深吸口氣,道:“好!我聽謝先生的?!彼底?,他頓了一下,又問道:“謝先生,我應該組那些準備?”

  謝文東揉了揉額頭,說道:“籌集你的小弟,還有,安排會面的地點?!?br/>
  “哦!”安北忙道:“好的,謝先生,我知道了?!?br/>
  第三天,一大早,謝文東到了香港洪門的總部,轉了一圈,并未看到六位長老的身影,向下面的小弟一打聽,得知六位長老原來在會議室開會。

  謝文東來到會議室,讓門口守護的大漢向里面通報一聲。謝文東求見,六位長老皆有些茫然,不知他來意為何,不過,還是讓手下人把謝文東請了進來。

  “幾位長老辛苦了?!斃晃畝椿肥右恢?,見房中除了六位長老再沒有其他的人,心中一喜,然后笑瞇瞇地客氣打聲招呼。

  “謝先生有什么事嗎?”一位長著馬臉的中年人欠起身,好奇地問道。

  “也沒什么?!斃晃畝岷偷匭Φ潰骸骯柑煳揖妥急富卮舐攪?,所以,特意過來向六位長老告個別,另外,今天晚間八點,我在蓮香樓訂了酒席,望各位長老都能賞臉過來一聚?!?br/>
  蓮香樓是香港比較大的舊式茶樓,也是許多黑道老人喜歡去的地方。

  謝文東要走了?六名長老皆是一愣,那馬臉的中年人急忙站起身,笑道:“謝先生要回大陸,本應該由我們做東請你才對,怎好意思讓謝先生反請我們呢!”

  “哈哈!”謝文東爽朗地笑了笑,道:“大家都是洪門兄弟,無須見外,誰來請誰都一樣,以后,我也希望與各位長老多親近,多合作。

  “那是一定的?!甭砹持心耆誦睦鋦咝?,一直以來,由于所處位置的原因,香港洪門和南洪門的關系是比較親密的,可是雙方生意上的往來卻不多,向問天不碰黃賭毒,只做些走私的生意,這根本提不起香港洪門的興趣。謝文東在大陸經營毒品,范圍之廣,幾乎輻射了中國的周遍地帶,誰都知道毒品生意賺錢,所以,幾位長老早已有拉攏謝文東之心,只是若無機會。現在,機會來了。

  “謝先生請放心,我一定準時到場?!甭砹持心耆說諞桓霰硤?。

  其他長老見狀,也紛紛站起身,表示愿意前往。香港洪門的長老是比較獨立的,有自己的地盤,也有自己的生意,但按照洪門的規矩,每月需向掌門大哥交出定額的資金,剩下的收入才是他們自己所得。能與謝文東掛上勾,就等于找到一個非常穩定的毒品貨源,到時,生意上的收入很可能成倍增加,在上交資金不變的情況下,他們自己的口袋當然也能盆滿缽豐,這是他們之所以表現得如此人心的原因所在。

  謝文東將六位長老的表情一一看在眼中,微微一笑,道:“那我們就晚上見!告辭!”

  “謝先生慢走!”六位長老不約而同的站起身,親自把謝文東送出會議室。

  等謝文東走后,六位長老相互看看,心照不宣地笑了笑。他們哪里能想到,謝文東安排的晚餐是一場鴻門宴。

  晚上,七點五十,洪門的六個長老一起老到蓮香樓。在服務生的指引下,進了謝文東訂好的包房,發現里面一個人都沒有。

  “咦?謝先生還沒有來嗎?長老一位模樣富態、滿面紅光的中年低聲嘀咕著。

  “也許謝先生有事耽擱了?!甭砹持心耆撕嗆且恍?,:“我們先坐下等會吧!”

  六位長老剛落座,屁股還沒坐熱,包房房門一開,從外面傳來一陣大笑聲,“哈哈,這里好熱鬧啊!”

  說話間,從外面走進一群人,為首的一位,正式仁聯幫的老大,安北。

  “安北,怎么是你………………”六名長老滿面愕然,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在這里出現。

  “為什么不能是我?”安北大大咧咧地走進包房,旁如無人地在旁坐下,先看了看左右的各長老,接著,笑呵呵低頭喝口茶。

  “安北!”那富態中年人冷聲說道:“我聽說,于叔與謝先生合作圖謀香港黑道的事,就是由你傳出去的?!?br/>
  安北仰面大笑,撇嘴道:“是我又如何?”

  “你…………”富態中年人面色一凝,將手摸向衣下襟。安北手疾眼快,先中懷中掏出手槍,向桌面上一摔,嘿嘿笑道:“怎么?想和我動手嗎?那我奉陪!”

  他話音未落,帶來的手下人紛紛將手伸進懷中,看他們衣下鼓鼓囊囊,顯然都藏有家伙。

  六名長老為之變色,馬臉中年人眼珠一轉,放大聲音,怒吼著:“安北,這里沒有人歡迎你,給我滾出去!”

  安北看出他的用意,仰面而笑,。說道:“許永法,別在我面前玩這套,實話告訴你們,你們在外面的手下都已經被我搞定了,他們現在聽不到你的叫喊,很有可能,是永遠也聽不到?!彼底嘔?,他拿起桌上的手槍,來回把玩。

  六位長老看著門外,毫無動靜,按理說以許永發剛才的大喝聲,門外的手下不會聽不見,可是現在一個人都沒有進來,看起來,安北并不是嚇唬他們。

  富態中年人暗中握拳,沉聲答:“安北,你今天到這里找麻煩是找錯地方了,你知道這是誰安排的酒席嗎?是大陸北洪門的老大謝先生。如果你不想和謝先生結梁子,我奉勸你早點離開………………”

  “哈哈!”安北的大笑打斷富態中年人下面的話,好一會,他收起笑聲,說道:“孫德仁,你別他*的自作聰明了,我來這里,就是謝先生安排的,順便,他還讓我捎來個口信?!?br/>
  “什么口信?”

  “明天洪門掌門大哥的選舉,你們不用選別人了,就選謝先生吧!

  “什么?“六名長老身子同是一震,謝文東讓他們選他做掌門大哥?孫德仁搖頭說道:“安北,你在開什么玩笑?”

  “這不是開玩笑?!卑脖蹦幽用忌?,道:“這確實是謝先生的意思?!?br/>
  “哼!”香港洪門長老之一的杜明劍說道:“安北,你也曾是洪門的人,應該懂得洪門的規矩,洪門掌門人的選舉是不允許外人參與的。

  “謝先生可不是外人啊!”安北道:“他是大陸北洪門的大哥,按輩分,和你我是同輩?!?br/>
  “無論怎么說,選謝文東做洪門的掌門大哥,不可能!”

  “也不要說得那么絕對嘛!”安北抬手打個指響,兩名手下提過來兩只皮包,拉拉鎖打開,接著,往桌子上一倒。

  嘩——只見一沓沓棉值千元的港幣從皮包里灑落,數量之多,幾乎堆成一座小山。

  瞬間,六名長老的眼睛直了,就連安北都愣了好一會,半晌才回過神來,忍不住伸書拿起一沓,捻了兩下,咽口吐沫,暗暗嘆道:“謝文東真是好大的手筆啊。他吸了口氣,臉上的皮肉之顫,道:“這是一千萬港幣,謝先生說了,只要各位點點頭,那么這些錢就是你們的?!?br/>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