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七卷 風起云涌 > 第七卷 風起云涌 第二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七卷 風起云涌 第二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七卷 風起云涌      發布時間 : 2012/4/10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道:“我要見見草原狼的老大,張哥,你去安排一下?!?br/>
  三眼笑道:“這簡單,兩天后,草原狼又要買一批軍火,他們的老大要親自來一趟?!?br/>
  謝文東問道:“他們要買什么?”

  三眼道:“地雷?!?br/>
  草原狼的老大名叫阿日斯蘭,典型的蒙古族人,個頭不高,卻十分敦實,皮膚黝黑,圓圓臉,單眼皮,眉毛稀疏,目光凌厲,如同鷹眼,被他注視時,會有一種陰森冰冷的感覺。阿日斯蘭在蒙語里的意思是雄獅,人如其名,整個人看上去,從骨子里透出一股狠勁。阿日斯蘭只聽過謝文東的名字,但從未見過,即使是三眼,他也只見過一次,和他聯系最多的是陳百成,但兩人關系一般,阿日斯蘭看不起這個只會夸夸其談,嘴上功夫了得,身手卻一般的人。蒙古人向來佩服強者。

  見面的地點在文東會總部的天臺上。地面是厚厚的人造草坪,走在上面,軟綿綿的,更讓阿日斯蘭驚訝的是,在天臺中央還有一座不小的游泳池,如果不是親身經歷,很難相信草坪、游泳池這些東西還可以建在數十層摩天大樓的頂臺。

  文東會真的很有實力,至少,他們很有錢。阿日斯蘭以為自己見過世面,現在,體會到自己的見識還是太少了。

  和他一同來的幾名手下也是東張西望,看什么都新鮮。

  被人領到游泳池旁,看到一行人坐在椅子上,一各個西裝革履,談笑風生,好不自在。

  別的人他不認識,可看清三眼之后,精神一震,忙大步走上前,笑道:“三眼兄!”

  沒等他走到近前,被兩名身穿黑衣的青年攔住,其中一人伸手向腰間摸去。

  這兩人都是龍堂的兄弟,例行性的搜身在他們看來是很正常的,可阿日斯蘭不懂,以為對方哦對自己動武,想也未想,抓住青年的手腕,下面一腳,上面順勢一拉,青年驚叫一聲,飛了出去。

  他這一動手,周圍那些黑衣青年齊刷刷掏出槍,槍口指向阿日斯蘭的腦袋。

  阿日斯蘭沒敢動,看向三眼,皺眉道:“三眼兄,你這是什么意思?”

  三眼未說話,轉目看向謝文東。

  謝文東身穿藏藍立領中山裝,英氣勃勃,淡然地笑了笑,說道:“都說蒙古的摔交厲害,今天算是見識了?!?br/>
  三眼目光一凝,道:“東哥,給他們一點教訓?”

  謝文東擺擺手,笑呵呵道:“不用,來者是客,讓他們過來吧!”

  三眼答應一聲,向周圍那些黑衣青年揮下手,眾人會意,紛紛收起槍,站到兩旁。

  站起身,三眼笑道:“阿日斯蘭,別介意,只是一點小誤會,來來,我為你介紹一人?!?br/>
  阿日斯蘭狐疑地看他一眼,猶豫片刻,還是走上前。三眼一指謝文東,笑道:“這是我們的老大,東哥?!?br/>
  “啊?”阿日斯蘭倒吸一口冷氣,文東會的老大,自然是謝文東了,以前沒少聽過這個人,想不到今天竟然能見到。他面帶肅然,上下打量謝文東的樣子,等他仔仔細細看過一遍之后,忍不住大失所望,在他想象中,謝文東應該是人高馬大的壯漢,渾身上下,透出殺氣,可眼前這青年,只有二十出頭,身材不高,而且有些消瘦,長得眉清目秀,笑瞇瞇的樣子,哪象一個大幫會的老大,倒象是上學的文弱書生。

  這就是文東會的老大?阿日斯蘭心里生出輕視之意,伸出手來,嘿嘿笑道:“原來是東哥,久仰久仰!”

  謝文東笑瞇瞇道:“你客氣了?!彼底?,和對方握了握手。

  握手時,他忽然感到對方在加大力道,且力量越來越大。謝文東暗笑一聲,面不改色,手掌突然加力。

  論力氣,謝文東未必能有阿日斯蘭大,但是他的爆發力卻太強了,瞬間迸發出的力道可以是自身力量的數倍。

  阿日斯蘭哪里能受得了,他只覺得手掌傳來一陣鉆心的巨痛,指骨欲裂,冷汗頓時流出來,手指下意識地松開。

  謝文東臉上毫無異樣,自然地擺擺手,笑道:“請坐!”

  阿日斯蘭心中駭然,收起輕視之意,恭敬地點下頭,坐在謝文東對面的椅子上。

  謝文東看了看他帶來的幾名手下,一各個雖然其貌不揚,但身材雄壯,配上黑漆的皮膚,站在那里,好象鐵塔一般。

  暗暗點了點頭,謝文東笑問道:“阿日斯蘭,你和文東會做過幾次生意了?”

  阿日斯蘭不明白謝文東的意思,揉揉發麻的手掌,說道:“三次?!?br/>
  “三次!”謝文東道:“也算老朋友了。我聽張哥說,你的草原狼在內蒙崛起的很快,不知道這次又要買多少軍火?”

  聽到軍火,阿日斯蘭來了精神,身子向前探了探,說道:“我想買二十支AK,十支手槍,還有五十顆地雷?!?br/>
  “哦!”謝文東點點頭。在阿日斯蘭眼里,這可能是一筆大買賣,可謝文東看來,簡直微不足道。文東會僅每月向金三角提供的軍火最少也要超過這規模的幾十倍。他端起茶杯,說道:“現在,軍火買賣中買槍支的占多數,買地雷的卻沒有幾個,你能用得上?”

  “哈哈!”阿日斯蘭笑道:“內蒙可能和別的衣服不一樣。這里地大,人少,特別在草原上,方圓數幾里都看不到一個人。我們草原狼建了一個基地,為了安全起見,所以想在周圍布下地雷?!?br/>
  謝文東笑了笑,喝口茶,道:“我這次見你,是想和你談一件事?!?br/>
  阿日斯蘭一愣,問道:“什么事?”

  謝文東道:“合作?!?br/>
  “合作?”阿日斯蘭迷茫地眨眨眼睛,問道:“東哥的意思是……”

  謝文東笑瞇瞇道:“以后,草原狼依附文東會,而我們,會幫你征服內蒙的黑道?!?br/>
  阿日斯蘭身子一震,眼珠提溜亂轉,考慮好一會,他問道:“我不知道東哥說的這個‘依附’是什么意思?”

  謝文東道:“你還是你,草原狼也還是草原狼,你內部的事情,我不干涉,不過,在我要求你為我做事時,你要無條件的服從?!?br/>
  阿日斯蘭變色,向左右文東會的眾人望望,小心地問道:“如果我不答應呢?”

  謝文東仰面大笑,說道:“放心吧,即使你不答應,我也不會難為你,和你做的生意,還會照樣做下去?!卑⑷賬估繼?,長出口氣,剛要說話,謝文東又道: “當然,既然你不答應,我們只好去找別人,我想,在草原上希望和我們合作的黑道應該不少,到那時,你將成為我們的敵人,對付敵人,我們會有所有能想到的手段把他干掉?!?br/>
  說話時,謝文東雖然面帶笑容,阿日斯蘭卻在打冷戰,文東會的實力有多大,他不了解,但文東會獨霸東三省的黑道卻是事實,而且,他們的軍火好象用之不竭似的,陳百成曾對他說過,即使想買坦克,文東會也有,并負責運輸。如果文東會真聯合其他的幫會殲滅自己,恐怕不用親自動手,只提供軍火自己就擋不住。

  想到這,阿日斯蘭一哆嗦,剛才已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贗非魄撲孀約和吹男值?,也是一各個面帶難色。

  心里苦笑一聲,他沉思不語,好一會,問道:“草原狼服從文東會的支配,但是,你真的肯幫助我們統一黑道?”

  謝文東笑道:“當然,這也算是我們合作的條件吧!”

  阿日斯蘭疑問道:“難道,東哥不怕我們勢力變大之后,不聽從你的指揮?”

  “哈哈……”謝文東仰面大笑,說道:“我知道,蒙古人說話是講信譽的,你不會騙我,而且,你一定會和我們合作的?!?br/>
  阿日斯蘭瞪大眼睛,問道:“東哥這么有自信我會答應你?”

  謝文東道:“我既然會和你談合作,事先不會沒有調查的。草原狼是新興的幫會,擾亂了內蒙以前相對穩定的黑道格局,所以,有很多幫會對你們充滿敵視,甚至,有兩個大幫會已經向你們宣戰,你大規模購買軍火,還有地雷,不也正是出于自保嗎?但是你們的實力究竟有限,無論從人力上還是財力上,都不是人家的對手,如果不和我們合作,你只怕連三個月都撐不住?!?br/>
  阿日斯蘭后背流出冷汗,對面前這個青年,不得不從新估計。謝文東說的話都是正確的,和草原狼敵對的幫會分別是鷹幫和雙頭幫,都是實力一等一的大幫會,他多次向文東會購買軍火,正是為了對付他們。他面容一整,問道:“東哥想怎么幫我?又希望我為你做些什么?”

  謝文東道:“我會無條件的向你提供軍火,同時,也會派出人手助你一臂之力,至于你要為我做什么,我暫時還沒有想好,以后用到你的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br/>
  阿日斯蘭有些心動,再次回頭看看同伴。那幾人相互小聲私語幾句,然后一起向阿日斯蘭點點頭。

  看到他們也同意,阿日斯蘭再不猶豫,對謝文東正色道:“那好吧,東哥,我答應你的合作?!?br/>
  謝文東滿意地笑了笑,和阿日斯蘭對擊三掌,立下君子協定。

  本來,謝文東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協定,也沒有奢望阿日斯蘭會遵守協定,他本意是在幫對方統一內蒙黑道之后,就把他干掉,然后以文東會的強勢收編草原狼,如此一來,內蒙的黑道也就在文東會的掌控之下??墑?,他忽略了一點,蒙古人重視承諾的態度與漢人不一樣,以至于后來謝文東幾次想下手鏟除阿日斯蘭,都因沒有合適的借口而猶豫不決。

  謝文東出面,成功收服草原狼,在三眼等人看來,這只是幫會向外夸張的小插曲,并沒有放在心上,但誰都沒有想到,日后草原狼能成為謝文東手里一顆至關重要的棋子。也成為陳百成的噩夢。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