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九十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九十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本已經下班的趙成南在警署附近的餐廳吃一頓比較奢侈的晚餐,在他看來,這很可能是自己在警署能吃的最后一頓飯。

  他很清楚謝文東的背景,包括他有政治部的身份。謝文東若在警署死了,上面肯定會派下人來調查此事,最后,也一定會查到自己頭上,所以,他已準備好移民到加拿大,移民手續是李白山幫他辦理的。

  他年紀輕輕就能成為O記督察,也算年少有為,在警界大有前途,他當然不愿意離開事業已有基礎的香港,這也是他為什么在警車上勸謝文東回大陸的原因所在。只要謝文東肯走,李白山就不會殺他,如此一來自己也不會受到牽連,只可惜,謝文東不識好歹,拒絕得很干脆……

  他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按照李白山的計劃行事,他不想做,可不得不去做,也不敢不做,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和李白山脫不開干系,而且,他以前收下李白山送出的黑錢實在太多了。

  趙成南細嚼慢咽地吃完飯,抬手看了看手表,感覺時間差不多了,他抬手買單,付完帳后,漫步走回警署。

  接近關押區時,他看到一名警察正靠著墻壁,抽著煙。他走上前去,低聲問道:“里面的事都辦完了?”

  “趙督察!”那警察看到他,急忙將剩下的香煙掐死,正色說道:“不知道!,不過,我剛才聽了一下,挺熱鬧,大呼小叫的?!彼底?,他頓了一下,又問道:“雖然他是大陸人,可不管怎么說,這也是條人命,趙督察,不會出事吧?”

  “放心吧!”趙成南拍拍警察的肩膀,笑道:“犯人之間打架,死人是很正常的,每年都有,能出什么事?”嘴上這么說,心里卻道:不出事才怪呢!。

  “哎呀!“那警察面帶難色,搖頭說道:”話雖然是這么說,可是,我總覺得心神不寧啊…………”

  趙成南目光一凝,垂下眼皮,冷聲道:“兄弟,錢,你可是收下了,現在想反悔,可來不及了!”

  警察胡亂地抹抹額頭的虛汗,說道:“趙督察,你多心了,我沒有反悔,只是心里有點不舒服,我…………”

  不等他說完,趙成南皺起眉頭,舉手打斷他的話。他側著耳朵,聆聽片刻,疑道:“怎么回事?里面怎么會有歌聲?”

  “啊?”警察一愣,仔細聽了聽,里面確實有斷斷續續的歌聲。他茫然地搖搖頭,道:“我…………我也不知道…………”

  “開門!”趙成南向走廊的大鐵門一甩頭。

  警察不敢耽擱,急忙向腰間摘下鑰匙,將走廊里的實心大鐵門打開。他兩人進去拘留區,歌聲越發清楚,而來源,正是出自謝文東被關押的房間。

  趙成南狐疑地看了警察一眼,大步流星走過去,來到謝文東所在的房間前,透過鐵柵欄向里面一看,他傻眼了。

  里面的情況大出乎他意料之外,只見房間正中,爬著一具腦袋破碎的尸體,血流了一地,不用到近前查看,腦袋變成這樣肯定是活不成了,謝文東若無其事的靠墻而坐,嘴角掛著邪氣的淡笑,閉目養神,而另外五名青年排成一排,面避而蹲,兩手背于身后,往他們臉上看,有門牙掉了的,有鼻梁塌的,有雙眼封喉的,一各個鼻青臉腫,活象京劇里的大花臉,但他們五人卻沖著墻壁,聲音顫抖地唱著:“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

  他五人似乎只會唱這一句,翻來覆去地唱,但發音卻是挺準的。

  趙成南驚若木雞,站在鐵柵欄前,良久沒有回過神來。與他一同過來的那名警察也傻了,嘴巴張成形,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還用力揉了揉眼睛。

  “謝文東,你…………你把他們怎么了?”好半晌,趙成南才反應過來,沖著謝文東大聲喝問道。

  聽到說話聲,那五位面壁而唱歌的青年一齊轉過頭,看到警察來了,眼睛一亮,歌聲嘎然而止,一各個大呼小叫地喊道:“救命,救命啊!,他,他是瘋子…………他不是人…………”五人正叫喊著,突然覺的臉上一熱,不約而同地看向對面的謝文東,只見他也正在殺機頓現、野獸般的眼神看自己,即使有警察在場,幾人嚇得紛紛打個冷戰,剩下的話再也不敢說出口。五人重新低下頭,繼續喝道:“東方紅…………”

  “你…………”趙成南看著五個青年,然后,又象看怪物一樣看向謝文東。

  謝文東笑瞇瞇地轉過頭去,對上趙成南的目光,笑瞇瞇地說道:“不好意思,趙督察,看來,這個結果讓你很失望?!?br/>
  “該死!”本以為李白山找來的殺手如何厲害,現在一看,只是一群草包、囊腫。他氣著直咬牙,拳頭問得嘎嘎直響。謝文東死了,對自己來說是麻煩,可他不死,則是更大的麻煩。李白山不會放過自己,謝文東也不會放過自己,想到這,他忍不住打個冷戰。他心思急轉,最后,目光落在地面上的尸體上,幽幽說道:“你,殺了他!”

  “他的過錯,不可原諒!”謝文東淡然地一指面壁五人,說道:“他們還有救,所以。我順便幫香港政府做**國主義教育!”

  趙成南臉色難看,右手慢慢抬起放在配槍上。

  謝文東搖搖頭,從容道:“怎么?你想用槍殺我?那樣,你是很難解釋的?!?br/>
  趙成南深吸口氣。謝文東的話沒錯,如果自己殺了他,那么,根本不需要再展開什么調查,警方會直接下令逮捕自己,到時,他就算想去加拿大,也上不了飛機,過不了海關。他放于配槍的手又緩緩放下,可是,放到一半又重新抬起,顯然,他也是舉棋不定。

  這時,走廊的大鐵門一響,被人打開。

  趙成南和他身邊那名警察皆是一震,急忙扭頭看去。

  看清楚來人之后,兩人的冷汗都流了出來。

  來者正是香港中區分署的署長,陳永洛警司。在中國大陸,警督要比警司的職位高,可在香港截然相反,警司已是相當高的警務官員,相當于公安局長。

  在警司身邊,一位二十多歲、容貌美麗的女郎,雖然臉上帶有一副死板的黑框眼睛,但那并不能遮隱住她迷人的光彩,再往后看,還有許多警員。

  趙成南罷,腦袋嗡了一聲,今天再想殺謝文東,是比登天還難了!,他長嘆口氣,穩了穩緊張的心情,迎著陳永洛走去說道:“陳警司,您怎么來了?”

  陳永洛四十出頭,相貌堂堂,由于平時善于保養,看起來只有三十多歲的樣子,算是那種比較吸引女人眼球的成熟男人。他看了看趙成南,問道:“趙督察,你是否抓捕一位名叫謝文東的大陸人?”

  果然是為了這件事!趙成南心里唯一的希望也隨意破滅,他嘴角抽搐了一下,硬著頭皮說道:“是…………是的!陳警司!”

  陳永洛立刻皺起眉頭,先是歉染地看了身邊的漂亮女郎,然后對趙成南問道:“他犯了什么罪,為什么要抓他?”

  趙成南說道:“我懷疑他參與幾天前銅鑼灣的那場黑幫仇殺案,所以…………”

  “所以什么?”陳永洛不滿地說道:“在話人之前,你們O記有沒有調查清楚要抓的人是什么身份?”說著,他拉著趙成南走開幾步,小聲說道:“謝文東是中央政治部的官員,你這次是怎么搞的,捅了這么的簍子!”

  趙成南對中央政治部的隱約有個概念,想不到警司如此顧及。他剛要說話,陳永洛突然看到拘留室的尸體,他吸了口氣,驚問道:“這…………這是怎么回事?”。

  這時,謝文東走藍柵欄前,笑呵呵說道:“他想殺我,不過,他卻先死了!”

  陳永洛驚訝地看著謝文東,疑道:“你是…………”

  不等謝文東說話,女郎走上前,說道:“他就是謝文東!”

  “哦!”陳永洛恍然說道:“原來是謝上尉,你沒有受傷吧?”說著,他向旁邊的警察揚頭道:“還不快放人!”

  “啊!是…………是!”與趙成南串謀的警察此時也不管不了那么多,急忙掏出鑰匙,把牢門打開。趙成南在旁,臉色難看得嚇人,因為現在只要謝文東一句話,他就將被推倒萬劫不復的地步。

  陳永洛再次看眼尸體,問道:“謝上尉,他…………為什么要殺你?”

  “或者是看我不順眼,或者見我是大陸人以為我好欺負?!彼底?,他看向趙成南,說道:‘對吧,趙督察?”

  趙成南沒聽出謝文東是什么意思,只能接著他的話說道:“沒錯,是這樣的?!彼底?,他走進拘留室,從地上揀起刀片,說道:“這是他用的兇器,本來我想過來阻止,想不到謝…………謝上尉已經自己解決了。這都是一場誤會!”說著,他垂下頭,用余光小心翼翼地觀察謝文東的反應。

  謝文東哈哈一笑,道:“誤會!既然是誤會,這沒什么大不了的,陳警司請放心,我不會將這件事上報政治部的?!彼饣笆嵌猿掠纜逅?,但說話間,眼睛一直別有深意地看著趙成南。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2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