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四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四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女郎苦笑,無奈的看著向問天。后者點點頭,示意她坐回來,然后,豪爽地笑道:“酒臺上的酒,李叔喜歡哪瓶,就拿哪瓶!”

  李威聞言笑了,說道:“還是問天最爽快!”說完,搖晃著向酒臺走去。

  謝文東看了一眼步履蹣跚的李威,搖頭笑道:“向兄,你看看他,哪里還象是個老大,只是一個上了年紀的醉鬼,日本洪門在他手里,早晚都要毀掉!”

  向問天嘆了口氣,說道:“李叔畢竟是日本洪門的大哥,你使手段把他逼跑,又抬舉出一個傀儡取代他的位置,無論怎么說,你這么做都是不對的?!?br/>
  謝文東雙目一凝,道:“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對與錯,成者王,敗者寇,如果我能讓日本洪門走向昌盛,人們只會記得我的功績,誰還會在乎我當初用什么樣的手段。這是自古以來,永恒不變的道理?!?br/>
  向問天搖了搖頭,說道:“我做事,只求一樣,那就是問心無愧?!?br/>
  “所以說你是英雄?!斃晃畝Φ潰骸岸?,不能和你相比,只好去做壞蛋了?!?br/>
  “我不是英雄,更不是好人?!畢蛭侍斕潰骸捌涫滴液湍鬩謊?,都是在黑道中打拼的壞蛋?!?br/>
  “哈哈!”謝文東仰面而笑,舉起手中的杯子,說道:“讓我門為了壞蛋,干一杯!”說著,他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為了壞蛋……”向問天一揚頭,也將酒喝個干凈。

  這時,李威拿著一瓶紅酒走了過來,嘿嘿笑道:“好啊,你倆個小鬼頭,趁我走了偷喝酒,該罰!”說著,他將酒瓶瓶蓋擰掉,給謝文東、向問天以及一旁的女郎各滿了一杯。

  女郎咯咯笑了,低聲說道:“李叔,不是連我也要罰吧?”

  李威說道:“誰讓你沒有幫我看好他倆了,該罰!”

  女郎苦笑,不再說話,只是求救地看向向問天。她不和李威爭辯,想和一個醉酒的人講清道理,那只會浪費口舌。

  向問天收到他的目光,對李威說道:“李叔,小珍不會喝酒,它的酒,我幫她喝了!”

  “那怎么成?”李威說道:“她的酒,就應該她來喝,你幫忙喝可不成?!?br/>
  “小珍確實不會喝酒!”向問天拿過女郎面前的酒杯,一口喝干。

  “呵呵!”李威笑道:“問天,你可太向著你的媳婦了,既然你幫忙喝,那就連喝三杯!”

  女郎聞言,急忙說道:“李叔,問天身上有傷,不能喝那么多……”

  “男子漢,大丈夫,那點傷算什么?”李威撇著嘴,嘟囔幾句,又給向問天倒了滿滿一杯。女郎面露急色,還想說話,向問天呵呵一笑,輕輕拍了拍女郎的手背,說道:”小珍,我沒事!“說著話,又準備喝酒。

  謝文東一探身,將他手中的酒杯搶過來,笑道:”這杯,我幫向兄喝了!“說完,一揮手,將酒倒入口中。

  他的這個舉動,讓女郎很是感動,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謝文東抹抹嘴角,道:”好酒!李叔,下面的那一杯,我也代向兄喝了吧!“說著,將空杯向李位面前一放,等他倒酒。

  李威先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扭頭瞅向另外的兩桌酒席,看把,他眼中寒光一閃,仰面嘆了口氣,半晌,他放下酒瓶,緩緩地說道:”謝文東,無論什么時候,無論做什么事情,你都搶在別人前頭,連喝酒也是這樣?!?br/>
  謝文東笑瞇瞇地看著他,雖然,他還沒有聽懂他話中的意思。向問天也是如此,莫名其妙地眨扎眼睛。

  李威繼續道:“搶在別人前頭,雖然風光,但卻不一定是好事。如果前面有陷阱,你第一個就會掉進去。比如現在!”或者,他搖了搖酒瓶,說道:“在酒里面,我已經下了藥……”謝文東、向問天、女郎三人臉色同是一變,驚訝地看著他。李威環視三人,又笑道:“不過,你們可以放心,這里面不是毒藥,而是讓人使不上力氣的軟骨散,很管用,我試過。謝文東,我不會讓你馬上死的,我要一點點的慢慢的折磨死你!”說最后一句話時,李威臉上的醉意全無,兩眼充血,瞪得滾圓,咬牙切齒,一字一頓地狠聲說道,他整張臉已扭曲地變了形,那猙獰的摸樣,異常駭人。

  女郎驚叫一聲,忙向向問天懷中靠去。

  謝文東愣了一下,接著,仰面大笑,說道:“李叔,你這個玩笑開得太大了吧?!”說著話,他站起身,不站還好,這一站,只覺得天旋地轉,身子一晃,查點趴到餐桌上。他心中一驚,但表情依然如故,只是雙手緊緊抓著桌邊,慢慢的又坐回椅子上。

  “怎么樣?謝文東,這軟骨散的滋味很舒服吧?哈哈!”李威仰面狂笑。

  “李叔,你這么坐是什么意思?”向問天比謝文東也好不到哪去,只覺得手足無力,連腦袋都變得異常沉重,身上的骨頭好像被抽空一般,自己變成了一灘肉泥。

  “沒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報酬!”李威身子哆嗦著,冷聲說道。

  “我和你無仇,甚至在你最落魄的時候還收容了你,而你,卻也對我下了毒……”向問天目光中閃過一絲痛苦之色。

  “收起你那一套吧!”李威一把抓住向問天的脖領子,怒聲說道:“向問天,我以前待你不薄啊,當初支持你做南洪門大哥的人,其中就有我一個??墑?,現在,我的幫派被謝文東奪走了,你屁都沒放一個,更沒有幫我討回的意思,更可惡的是,你竟然眼睜睜看著謝文東在這里對我動粗,你***還是不是個人?!你和謝文東一樣,都是白眼狼,謝文東會死,你今天也別想活!”

  李威滿面通紅,須發亂顫,如同一個瘋子。

  這時,另外兩桌人也都感覺到不對勁,尤其謝文東和向問天的手下,一個個起身,可緊接著,又一個個摔倒在底上。原來,吃飯時,他們的酒,也被李威手下的親信暗中下了軟骨散。就連廚房里的傭人,也被李威的手下用槍逼住。

  這不能說眾人太大意,而是李威膽子實在太大了,竟然敢在向問天的家里動手,這是任何人都意想不到的。但有時候,越是看似不可能的事,就越有可能成功。李威是在冒險,不過,他卻成功地放倒了別墅里的所有的人。

  女郎沒有喝酒,自然也沒有中軟骨散,但是,她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一時間,心中慌亂成一團。她在旁把住李威抓住向問天脖領子的手,說道:“李叔,問天一直都在幫你,求求你,放了他吧!”

  “放了他?去你媽的!”李威一甩胳膊,將女郎的手打開。

  女郎嚇得哆嗦,大聲喝道:“來人……”她想呼救,把手在外面的南洪門的弟子引進來,可是,她剛喊出口,李威狠狠的一拳,打在她的小腹上。

  撲通!女郎身材嬌小又柔弱,哪能收得了他的重擊,她躬著身子,倒在地上。

  向問天看在眼里,痛在心上,想大吼,可是,他卻只能發出低沉的沙啞聲?!襖釷?,有事你就沖著我來,別傷害小珍!”

  李威蹲下身,低頭看了看面色蒼白,秀眉緊皺的女郎,伸手抓起她的頭發,向上一提,迫使她的臉揚頭,他另只手刮著女郎的面頰,嘿嘿笑道:“我怎么會傷害她呢,心痛還來不及呢!正好,我這幾天一直都沒嘗到葷,今天,就拿她來開開胃!”說著話,他的手向下一移,用力地抓在女郎的胸脯上。

  女郎痛得嬌吟一聲,淚水順著臉龐滑落。

  李威在女郎**上柔捏兩下,嘎嘎笑道:“看不出來,你老婆還挺有貨的!”說著,他抓住女郎的衣襟,猛的一用力,扯下一條衣服,然后,將女郎的嘴巴纏住。他向周圍的眾親信說道:“我先來上她,你們一會慢慢的一個一個的上,可別弄上了她,不然,咱們的南洪門大哥可是會心痛的!”

  聽完這話,李威的眾親信皆哈哈大笑起來,一個個目露淫光,在女郎的身上掃來掃去,尤其是露在外面那雪白的肌膚,幾乎讓他們的欲火將所剩不多的理智全部燒化。

  這時的李威等人,已經沒有人性,有的只是獸行。

  眼看著妻子受辱,這是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忍受的,何況是象向問天這樣的男人。

  他怒吼一聲,想起身,可是,軟弱無力的身體卻一頭從輪椅上扎到地上。

  “快,快,把他扶起來,這樣的好戲,可得讓他看個清楚!”

  兩名大漢走到向問天近前,拉住他的胳膊,將他又拽到輪椅上。

  李威慢慢地脫掉女郎身上的衣服,淫笑道:“我們來試試,看看南洪門老大的女人,和別的女人究竟有什么不同!”

  女郎又急又羞,拼命去打扒自己衣服的手,可是,她的反抗顯得那么的無力。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2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