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二十九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二十九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你……你贏不了我!”高山清司雖然趟在地上,但嘴依然硬得很。

  謝文東倚靠欄桿而坐,笑了笑,說道:“至少,我沒有輸?!彼底嘔?,他抽出一根煙,費勁的放在嘴里,但打火機卻怎么也打不著。

  高山清司呵呵笑了,說道:“你連點著火的力氣都沒有說了……”

  謝文東無力地放下打火機,瞇著眼睛看著高山清司。

  高山清司比謝文東更慘,甚至連和他對視的力氣都沒有,他腦袋一扭,看向船外,突然,他眼睛睜圓,嘴巴張開,喃喃說道:“也許,你我都會死在這里!”

  謝文東一怔,看著高山清司驚駭的表情,不明白怎么回事,順著他的目光,謝文東吃力地扭頭,向欄桿外望去,只見游艇的正前方是一處斷崖,足有二十多米高,怪石凸起,游艇正快速地向斷崖撞去。

  “快……快去轉舵!”高山清司驚叫一聲,手腳并用,向船艙爬去。謝文東坐在原地沒動,在他看來,那根本沒有意義,以他和高山清司地力氣,就算能爬到船艙里,恐怕還沒來得急轉舵,游艇已撞在崖壁上了。

  高山清司拼命地爬著,可是,他使盡渾身最后一絲的力氣,才爬出三米遠。他筋疲力盡的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回頭看了一眼,見謝文東還坐著,他怒吼道:“你在干什么?難道你真想死嗎?”

  謝文東嘴角抽搐一下,可憐地看眼高山清司,沒有說話,而是扶著欄桿站起,舉目又看眼越來越近的斷崖,他將牙關一咬,翻身又甲板上折了下去。

  撲通!謝文東一頭扎進海里,身子在海水中急速地下沉,足足沉下五米地時候,才開始向上浮起。

  看到謝文東跳了海,高山清司慌了,他先瞧瞧六、七米開外的船艙,再瞧瞧已清晰可見的斷崖,他大吼一聲,又開始拼命地往欄桿處爬。

  謝文東剛浮到海面,時間不長,只聽見前方撲通一聲,高山清司手腳亂舞、大叫著摔進海中。

  他笑了笑,仰面趟在海水中,盡量節省體力,讓自己地身體隨海浪而動。

  等了一會,高山清司也浮了上來,他雙腿踩水,露出個腦袋,兩眼直勾勾看著離斷崖越來越近的游艇。

  “轟隆--”游艇撞在斷崖上,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接著,又是一聲驚天動地地爆炸聲,游艇變成一團火球,在斷崖下騰起。

  “唉!”高山清司嘆了口氣,回頭望眼謝文東,心中不得不服氣,在最?;厥笨?,謝文東還能保持冷靜,果斷地做出最合理的選擇,這點要比自己高出一截。

  “謝文東,這里是什么地方?”高山清司看向斷崖的兩側,在右邊,有一處沙灘,不過距離自己所在的位置至少有三、四百米遠。

  謝文東沒有白了他一眼,說道:“我不知道?!?br/>
  他說得是實話,他和高山清司在游艇上打了數個小時,失去控制,游艇任意行了那么久,到了什么地方,他也不清楚,何況這處斷崖他從來沒有見過,想必以前也沒來過這個地方。

  “你不知道?”高山清司尖叫道:“你在吉樂島住了那么久,對周圍的環境還不熟悉嗎?”

  謝文東懶得理他,和他說話,簡直浪費體力。他繼續保持平躺,在高山清司身邊不遠的地方,慢慢飄過,直奔海灘而去。

  那是一座小島,一面是沙灘,另一面是斷崖峭壁,在島上,碧綠蔥蔥,似乎有片樹林。謝文東不管以前來沒來過這里,先上岸再說,不然,真等自己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救離葬身魚腹的日子不遠了。

  見他不說話,慢悠悠地向小島上飄,高山清司也學乖了,閉上嘴巴,學著謝文東的樣子,平躺在水面,擺動腳掌,隨波逐流。

  別看只有三、四百米的距離,兩人卻足足飄了盡兩個小時,才算被沖上岸邊。

  躺在沙灘上,謝文東和高山清司真的身體都已到了崩潰的地步,兩人幾乎同時閉上眼睛,昏睡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謝文東悠悠轉醒,他眼珠轉動,看到的是一片繁星點點的夜空。天空潔凈,加上星光,使夜空變得不再那么黑暗,而是深藍色的。他沒有馬上坐起,而是躺在地上,靜靜的感受著自己的身體。

  他只覺得渾身上下,沒有一處肌肉不酸痛,沒有一根骨頭不酥軟,謝文東明白,這是消耗體力過多的后遺癥,想恢復正常,至少得有三天得時間。

  他艱難地從沙灘上坐起,扭了扭脖子,轉頭一瞧,發現高山清司就躺在自己不遠的地方,一動不動,好象個死人。象個死人,畢竟還不是死人,至少他的肚子還是一起一伏。謝文東手腕一動,金刀落入掌中,四肢拄地,他向高山清司慢慢無聲的爬去。

  “好美啊!”高山清司的眼睛不知何時睜開,看著星空,驚嘆一聲。

  聽到沙沙聲,轉頭一瞧,謝文東正在自己爬來,眼中充滿著兇光和殺氣,他苦笑一聲,向后退了退,擺手道:“謝文東,我們現在已經落到這步田地,就不要再打了吧?!”

  謝文東一愣,聽住身形,笑瞇瞇地問道:“你什么意思?”

  高山清司嘆口氣,環視左右,說道:“這個小島,你我都沒有來過,不知道有沒有危險,所以,還是越早離開越好,你說呢?”

  謝文東想了想,點點頭,悄悄將金刀收了回去,身形一轉,坐在沙灘上。

  見他放棄進攻,高山清司噓了口氣,他伸手入懷,摸了半天,皺眉道:“糟糕,我的手機不見了?!?br/>
  謝文東一聽,哈哈大笑,說道:“看來,你是無法叫來你的手下了!”說著,他將手伸入口袋中,掏出手機,笑道:“你會和你的未婚妻一樣,成為我的俘虜!”

  高山清司目光突然變得犀利,盯著謝文東手中的手機,怒弘一聲,飛身撲了過去。

  他的目標不是謝文東,而是他的手機。如果這么輕松就被他搶到,那謝文東也不是謝文東了。

  謝文東就地一滾,避開高山清司,然后回頭一腳,將向對方的面門。高山清司此時也顧不上顏面,連滾帶爬的讓開,和謝文東又纏斗在一起。

  一只手機,若在平時,對于兩人來說根本不算什么,就算就人送他倆一箱,也不會多看一眼,但是現在,情況卻截然不同,誰能掌控手機,誰能打出電話,就等于宣判另一個人的死刑。

  為了這只手機,兩人在沙灘上惡斗,撕扯,打得你死我活。

  最后,兩人又是打得筋疲力盡,誰都奈何不了誰。高山清司臉色死灰地躺在地上,邊喘著粗氣邊絕望道:“謝文東,你打電話吧。。?!?br/>
  不用他說,謝文東自然會打。他咬牙,抬起又酸又痛的胳膊,將手機從口袋中抽出來,拿到眼前一看,手機已黑屏關機了。

  他按住開機鍵,但手機卻怎樣也打不開,謝文東氣得直搖晃,啪,一竄水珠甩在他自己的臉上。

  他仔細一看,手機早已被海水浸泡個徹底,根本不能再用了?!案盟賴?”謝文東揮手將電話甩向高山清司。

  “嘭!”電話不偏不正,剛好砸在高山清司的腦門上,后者尖叫一聲,神經過敏地立刻從地上翻起,見謝文東并沒有想自己沖來,他才長松口氣,目光一偏,看到掉落在自己身邊的手機,他又驚又喜,急忙用雙手抓住,哈哈仰面大笑。

  不過,他的笑聲很快就僵住了,因為他也發現手機不能用了。

  他驚訝地問道:“你的手機壞了?”

  謝文東嘴角一挑,冷笑道:“不然,你以為我會給你嗎?”

  “你這混蛋!”高山清司氣得將手機狠狠砸向謝文東的臉。

  謝文東腦袋一晃,手機擦著他的頭發飛過,摔在身后的沙灘上。

  很諷刺,剛才,兩人還掙得你死我活的手機,此時又被他兩扔來扔去。

  “這樣也好!”高山清司點頭道:“你我誰都叫不來援軍,公平合理?!?br/>
  “哼!”謝文東道:“公平合理?沒有人來救援,我們可能都會餓死在這小島上?!?br/>
  高山清司打個冷戰,低下頭,沉默不語。

  好半晌,他開口問道:“謝文東,你有什么辦法嗎?”

  謝文東搖頭,仰面嘆道:“聽天由命吧!”

  高山清司咽口吐沫,再次垂下頭。

  謝文東當然沒有那么悲觀,他很清楚,自己失了蹤,文東會的兄弟一定會出來尋找自己,這個小島雖然陌生,但畢竟距離吉樂島才幾個小時的航程,下面的兄弟早晚會找到這里。

  當然,山口組的人先找到這里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兩人在沙灘上默默躺了一個多鐘頭,謝文東最先站起身,晃晃悠悠地向小島深處走去。

  高山清司一驚,問道:“謝文東,你干什么去?”

  謝文東一笑,說道:“我不想在這里活活餓死?!?br/>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