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三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三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雙方的爭斗沒有動家伙,只是用上了拳腳,打得雖然混亂,受傷的不少,但卻沒有人掛掉。

  畢竟都是自己人,皆屬文東會旗下,無論誰先亮出刀子,一旦將爭斗變成廝殺,這個責任誰都承受不起。

  可賈軍文沒管那么多,他單手提刀,進走人群中。陳百信的手下一見他過來,提著砍刀,滿面的殺氣,都嚇了一跳,不自覺地向兩旁避讓。

  他們這一讓,給賈軍文空出一條通道,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他暢通無阻地走到陳百信近前,后者根本沒有注意到他,還在將那些要跑的手下往回拉,他猛的一轉身,突然看到賈文軍兇神惡煞般站在自己身后,兩只豹子眼瞪得象銅鈴,他媽呀一聲怪叫,二話沒說,掉頭就跑。

  他的筱短腿哪能比得上人高馬大的賈軍文,后者幾個箭步,竄到他身后,手中看到一舉,狠狠劈了下去。

  當高強從人群中擠出來,大喝一聲,:“住手!”時,已經晚了,賈軍文這一刀,結結實實劈在陳百信的后腦上,腦后連同后背,自上而下,被劈開一條兩尺長的大口子。

  叫聲都沒有發出,陳百信一頭栽倒在地,他兩眼翻白,手腳抽搐幾下,便沒有了動靜。高強急忙跑上前,低頭一看,心中一震,他經驗豐富,不用去聽陳百信的心跳,只看一眼就能判斷得出來,這人死定了。

  他大皺眉頭,扭頭對拎刀喘著粗氣的賈軍文低聲道:“軍文,怎么這么沖動!”

  “強哥,這個王八蛋太氣人了,平時就狂的不得了,騎在兄弟們的頭上作威作福,何況,今天的事,完全都是由他挑起來的,我實在忍不住了?!彼底?,賈軍文氣呼呼的將砍刀往地上一扔,說道:“我知道他是陳百成的弟弟,我也知道這個簍子捅大了,但是今天這事,都由我一人頂著,和強哥,還有下面的兄弟們沒有任何關系!”

  “你頂著?!”高強又氣又怒又是擔心,陳百信一死,陳百成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弄不好,這事會牽連到一大批人身上,他自己倒是不怕,可是下面的兄弟怎么辦?殺人的賈軍文怎么辦?他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弟兄按幫規去抵命嗎?高強一跺腳,低喝道:“你能頂得住嗎?為什么不在做事之前先動動大腦,考慮一下后果!“說著,高強彎腰從地上將砍刀揀了起來,握在手中,沉聲說道:“是我下令讓你殺的人,無論誰問你,都這么回答,明白嗎?”

  看到高強臉上的凝重,賈軍文這時才意識到,自己這一刀砍下去的后果比他想象中要嚴重得多。見強哥把事情都一人抗下來,他驚慌道:“強哥……”

  高強眼睛一瞪,向后一甩頭,說道:“你去把那幾個曰本人抓住,帶回堂口?!?br/>
  賈軍文小聲問道:“那……那強哥你呢?”

  “我去找三眼,把事情解釋清楚?!逼涫?,也沒什么好解釋的,不管怎么說,陳百信都已經死了,他只能去三眼那里負荊請罪。

  正在說著話,陳百信那些手下紛紛反應過來,哄的一聲,一擁而散,一各個怪叫著向山下跑去,嘴里都大喊著:“飛鷹堂造反了,飛鷹堂叛變拉……”

  “該死的!”賈軍文一聽他們的叫喊,怒火又燒了起來,伸手捉住一名從他身邊跑過的陳百信手下,掄拳就要打。

  高強沉喝一聲:“軍文,你惹的麻煩還嫌不夠多嗎?”

  賈軍文覺得肺都快氣炸了,這窩囊氣真他ma不是人受的!他怒吼一聲,將那人推出去,轉身向那十幾名曰本人走去。

  沒等他收拾那幾個曰本人,只聽山下一陣大亂,接著,隨一聲哀號,有一人跌跌撞撞跑上山來,當這人看到躺在血泊中的陳百信之后,身子晃了幾下,停頓了幾秒鐘,雖然撲上前來,放聲痛苦。

  這位,正是陳百信的親大哥,陳百成。在他的后面,還有三眼以及黑壓壓的龍堂的人員。三眼低頭看了看斷氣不久的陳百信以及撲在尸體上哭得一塌糊涂的陳百成,再瞧瞧站在尸體旁的高強,最后,他的目光落在高強手中那把還粘著血的砍刀上。

  雖然三眼沒有說話,但是他眼中卻閃過一絲痛苦,不是為陳百信,而是為高強。

  “嗚……嗚……”陳百強的哭聲凄慘,讓人忍不住也有些鼻子發酸。

  俗話說得好,打仗親兄弟,上陣父子兵。陳百成的哭,是真哭,他是真的悲痛欲絕,死的畢竟是他的親弟弟,一乃同胞,血脈相連。其實,他讓陳百信過來,主要牧笛是拖住高強,不讓他離開,給自己爭取時間,趕到時,正好抓高強個‘人贓并獲’,哪像到,弟弟這一來,和自己變cr鬼之隔。

  陳百成坐在地上,抱著陳百信的尸體哭得鼻涕眼淚一起流出來,好不悲慘。

  唉!三眼嘆口氣,走上前來,拍拍陳百成的肩膀,安慰道:“人死不能復生,白城,節哀順變?!?br/>
  陳百成一聽這話,氣得牙癢癢,怎么,我的弟弟不是人嗎?讓高強殺了,你三眼就他媽說出這么一句狗屁話?!他心中雖恨,臉上卻依然是哭相,低著頭,嘴里哭著,眼珠卻開始提溜亂轉,好一會,他停止哭聲,脫下外衣,將陳百信的尸體蓋住,然后,猛的站起身,兩眼惡毒地直視高強,咬牙切齒地說道:“高強,欠債還錢,殺人償命!我弟弟讓你殺了,你償命來!”說著,他利落地從后窯拔出手槍,指向高強的腦袋。

  “沒錯,人是我殺的,但是我有殺他的原因……”高強沒有看陳百成,而是將目光轉向三眼,這話也是對三眼所說。

  “什么狗屁原因!”陳百成手指一指站在平臺邊上的那十幾個曰本人,咆哮道:“你明明是和山口組的人在這里私會,被百信堵住,你為了掩飾自己的罪行,就殺人滅口!高強,你好毒啊,百信,你死的好冤啊!”

  說著說著,陳百成眼淚又流出來,別過頭哽咽著。

  三眼正色道:“百成,把槍收起來,有話,到執法堂去說!”

  “到執法堂說什么?我為什么要去執法堂?”陳百成轉頭怒視著三眼,連珠炮的發問,叫道:“殺人兇手就在這里,我那都不去,今天,我就要在這里殺了他為百信報仇!”

  陳百成的語氣,讓三眼臉色為之一變,可轉念一想,也許百成是悲傷得暈了頭,弟弟剛死,情緒激動也是可以理解的。他說道:“家有家法,幫有幫規,這件事情,理應由執法堂來處理?!?br/>
  “不行!”陳百成怒聲道:“今天,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他!”說著,他歪頭看著三眼,說道:“三眼哥,東哥不在,你就是社團的代理人,處理事情,你應該秉公才對,如果你要尋私情,那可就太讓我門這幫兄弟心寒了?!彼低?,他扭頭對后面那黑壓壓一片的弄堂人員道:“兄弟們,你們說對不對啊?”

  “對!對!殺高強!殺高強!”

  數百名龍堂人員各持刀棍,舉臂齊聲吶喊,在山中,可謂是驚天動地。

  三眼驚訝地轉回身,看著自己的這些手下。好一會,他大聲喝道:“都給我閉嘴!”

  可是,根本沒有人聽他的話,眾人仍在吶喊著:“殺高強!殺高強——”

  三眼氣得直哆嗦,怒吼道:“你們還想造反不成嗎?”

  “三眼哥!”陳百成嘴角一挑,說道:“我們就算造反,也是被你逼的,因為你處事不公,我們兄弟不服!”

  “不服!不服!”陳百成說什么,龍堂人員就在后面喊什么,儼然一副為陳百成馬首是瞻的樣子。

  三眼心中一驚,直到這時,他才發現,龍堂已經不再是他的龍堂了,而是陳百成的龍堂了。

  他瞇起眼睛,難以置信地看向陳百成。

  陳百成冷聲而笑,說道:“三眼哥,不要怪兄弟門不擁護你,而是你太讓兄弟們失望了?!彼底?,他大聲喊道:“飛鷹堂已經造反,背叛文東會,現在開始已不再是我們的兄弟,今天,我們要清理門戶,不能放跑一人!”

  “殺!殺!殺!”

  數百名龍堂幫眾邊吼叫著,邊一步步向飛鷹堂的兄弟壓去。

  陳百成回過來頭,看著高強,手指在扣在扳機上,說道:“高強,你是罪有應得,認命吧!”

  “等一下!”高強冷冷看著陳百成,他當然也看得出來,三眼此時在龍堂和小龍堂的權利完全被架空了,下面的人員根本不聽他的話,而是服從陳百成的命令。這就是養虎為患啊!可是,現在再說什么也晚了。高強說道:“今天的事情,和我下面的兄弟沒有關系,我留下,你放他們走!”

  “強哥,我們不走!”一聽這話,飛鷹堂的弟子紛紛上前,大聲說道。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