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三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三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話音未落,一旁的袁天仲箭步沖了上去,眨眼功夫,到了安德森的近前。后者隱約看到人影過來,本能地抬起手中槍,沒等他開火,袁天仲的軟劍已由下而上的挑了出去。咔嚓!安德森拿槍的手臂應聲而斷,可他還沒感覺到斷臂處傳來的疼痛,袁天仲接下來的一劍,將他的喉嚨劃開。

  撲通!安德森倒了下去,傷口處的鮮血嘶嘶噴射,直到死,他的兩只眼睛還在緊緊盯著謝文東。

  與謝文東合作,并不是件簡單的事兒,想在他身上占到便宜,無疑是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南洪門吃緊,謝文東歸心似箭,無法在安哥拉逗留太長的時間,他將金剛石礦交給克里斯來管理,并讓他尋找國際珠寶買家,礦地的主場運作很重要,但開拓市場也同樣重要,不然,采集再多的金剛石,最終只能留在自己手中,那它和普通的石頭沒有差別。

  將安哥拉的事情安排妥當之后,謝文東決定起程回國內。

  中國廣州。

  韓非率領青幫,利用軍方給予他的援助,打壓南洪門,在廣州取得不錯的進展,占據上風,不過,他并沒有表面上那么風光,暗中也是有苦自己知。

  首先是軍方給他造成的壓力太大,杜家肯幫助韓非,也是有條件的,當他與南洪門作戰的時候,杜祥忠的電話一個接著一個打來,不停地催促他加緊時間對謝文東動手。杜家很清楚眼前的形式,中央面臨改朝換代杜天揚在軍委的地位肯定保不住,如果現在不能利用手中的權利置謝文東于死地,那等杜天揚退居二線之后,就徹底沒有機會了。韓非被逼得很苦,他也想殺謝文東,但做起來又哪是那么容易的,謝文東有自己的勢力,有自己的后臺,而且這兩者都比韓非的要硬。

  其次,另一方面的壓力是來自于青幫的總部,臺灣。原本已被青幫打炮的臺洪門在臺灣突然死灰復燃,紅葉殺手連續暗殺掉書名與青幫關系交好并暗中給予青幫資金援助的大集團企業的總裁,當然,成型的大企業不會因為總裁按的死而倒閉,但是,因為失去決策者,卻讓這幾家集團暫時陷入混亂,停止了對青幫的資助,這對現在正急需用錢的青幫影響太大了,雖然韓非已經派副幫主唐堂回臺灣進行協調,但短時間內,幾個集團的資金是無法到位的。沒有大集團的援助,只靠青幫自己的企業來提供資金,根本無法職稱起青幫這座龐大的燒錢機器。青幫發展的如此迅猛,固然和韓非的能力有關系,但同時也是有錢硬堆起來的。此時資金出現問題,等于動搖了青幫的根基。

  正常情況下,面對這樣的局面,韓非不應該選擇再戰下去,而是等臺灣的問題解決后再與南洪門交戰,但來自軍方的壓力卻讓他不得不硬著頭皮繼續堅持下去,此時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整件事情也不是他所能完全掌控的了。

  紅葉出現在臺灣,這是向問天的安排,他們也是按照向問天的意思在做事。

  在廣州,青幫占有優勢,但幫助韓非卻憂心忡忡,南洪門雖處于劣勢,但掌門人向問天卻異常輕松。

  兩天社團的形勢,與兩大社團老大的心情正好成反比。

  正在青幫節節勝利的時候,東心雷帶領北洪門幫眾趕到廣州,與向問天聯合一處,共同抗擊青幫勢力。

  北洪門在廣州不同于南洪門,他們沒有根據地,甚至沒有固定的據點,四處亂竄,警方即使想幫韓非對付他們都抓不到他們的人影。

  如此一來,青幫遇到的抵抗越來越強,同時還要應付北洪門時不時的騷擾,如果想取得勝利,必須得抽調更多的人手到廣州,同時,也需要花更多的錢來買通廣州當地的黑勢力。

  隨著北洪門的插足,廣州的形勢出現僵持,全市十個區,青幫穩占其中的三個,南洪門占五個,剩下的天河與珠海二區,是雙方爭斗最激烈的地方,勢力膠著,說不清誰是主導。

  也就是這個時候,謝文東趕到廣州。

  他回來得很突然,連東心雷事先都不知道消息。

  等出了白云機場之后,他才給東心雷打去電話,告訴他,自己已到廣州。

  東心雷聽后,嚇了一跳,急忙問道:“東哥,你現在在哪?”

  謝文東說道:“剛剛出機場。我現在要去間向問天,他在家嗎?”

  東心雷也不太確定,說道:“大概在南洪門的總部吧!”

  “好!”謝文東點點頭,道:“我去找他?!?br/>
  “東哥,我先過來接你吧!”“不用了,我自己打車過去,我們在南洪門總部的門口見!”說完,他掛斷電話,回頭看看關鋒五人,說道:“現在,你們自由了,也不用再跟著我,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說著,他從懷中拿出五張支票,遞給關鋒,說道:“這是我當初答應給你們的報酬?!?br/>
  關鋒慢慢接過,拿在手中,頓了好一會,將其中的四張交給另外四人,剩下的一張,又遞還給謝文東。他恭恭敬敬地說道:“謝先生,我不想走了,我愿意跟隨在你的左右,為你做事!”

  聽他這么一說,李治全也將手中的支票遞了回來,雖然很不舍得,但是他明白,若是留在謝文東的身邊,自己會賺到更多的錢。他正色說道:“東哥,我也愿意跟著你混?!?br/>
  另外三人相互看看,齊刷刷將支票又都遞回到謝文東面前,看表情,都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謝文東含笑看了看他們五人,點點頭,說道:“你們想跟我,我可以接受,不過,你們要記住,跟了我以后,就要遵守我的規矩,不能再象以前那樣松散,一旦出了問題,給我招惹麻煩,那么,我會用家法來處置你們的?!?br/>
  李治全搶先道:“東哥請放心,以后我一定按照你的意思做事,絕不會胡作非為,為東哥添麻煩!”

  其他人也隨即紛紛表態。

  謝文東這才滿意的一笑,向五人揚揚頭,說道:“答應給你們的東西,我是不會收回來的,因為,以后我們是兄弟!”說著,他拍下關鋒和李治全的肩膀,含笑點了點頭,然后穿過眾人,向路邊的出租車走去。

  對待敵人,謝文東冷酷無情,對待自己身邊的人,謝文東向來大方爽快,這也是他能產生超強凝聚力的原因之一。

  幾十萬塊錢,對于他來說不算什么,但他卻成功換來五顆忠心。

  南洪門的總部位于市中心的越秀區,流花湖公園附近荔灣路上。

  那是一座二十六層左右的大廈,名叫豐源大廈,表面上看是普普通通的商業辦公大樓,實際上,卻是南洪門的中樞。

  南洪門總部距離機場不算太遠,二十分鐘左右的車程,當謝文東到達不久,東心雷也帶人趕來。他身邊的人不多,除了靈敏、杰克與魏子丹之外,還有就是幾名隨行的小弟。

  見面后,東心雷急忙走上前,躬身施禮道:“東哥好!”

  東心雷是洪門出身,特別重視規矩,不象文東會骨干那樣,在謝文東面前十分隨意。

  謝文東點點頭,問道:“現在廣州的情況怎么樣?”

  “一言難盡!”東心雷說道:“總體來說,南洪門的形式并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么壞!”

  “那就好?!斃晃畝Φ潰骸氨景?,我想幫向問天解決目前的燃眉之急,看來,我是多此一舉了!”

  “那倒不是?!倍睦姿檔潰骸熬拖衷誑蠢?,南洪門的?;肥擋淮?,這是由于青幫資金突然緊缺早成的,一旦青幫解決了這個問題,那么,南洪門的形勢還是岌岌可危,未必能守得住廣州?!?br/>
  謝文東的眉毛挑了挑,邊和東心雷向大廈的正門走去,邊說道:“詳細講一講?!?br/>
  東心雷將向問天調動紅葉去臺灣暗殺大集團總裁的事大致說了一遍,然后,他說道:“青幫副幫主唐堂回了臺灣,其目的,就是為解決次事,要來更多的援助,若等青幫手里有了足夠的資金,以韓非的為人,他不會再給向文天任何喘息的機會,必然是一鼓作氣拿下廣州?!?br/>
  “呵呵!”謝文東笑了,說道:“韓非善于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優勢,因為有臺灣本土企業的資助,所以他可以讓青幫發展得異常迅猛,但向問天也很聰明,懂得斬斷韓非的優勢,讓對放處于逆境?!?br/>
  東心雷也笑了,突然想到一個奇怪的問題,說道:“東哥,如果我們坐旁觀戰,不插手青幫和南洪門在中國的爭斗,那么最終誰會贏?”

  這個問題,倒是把謝文東難住了,青幫和南洪門各有長處,打到最后誰輸誰贏,他還真說不清楚。他仰面一笑,說道:“如果是場賭博,我會把我的錢壓在向問天身上!雖然青幫發展得快,勢力也大,但是它在大陸沒有根基,只這一點,青幫就遠遠不如勢力襖已根深蒂固的南洪門?!?br/>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