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七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七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方的短信發的很簡單,大概意思是青幫派人來找謝文東談判,趁他們返回時,讓陸寇半路劫殺掉,造成是北洪門做的假象,無論如何也不能給謝文東和韓非坐在一起談話的機會。

  陸寇的動作很快,接到蕭方的短信之后,立刻出動,半路劫殺,他也確實將青幫派來的那三人槍殺于汽車內,只是,蕭方和陸寇都沒有想到的是,在中年人剛出北洪門據點的時候,就興奮的給韓非打去電話,稱謝文東已接受邀請,不過,向問天和蕭方都在謝文東這里。

  按照蕭方的本意,殺掉這三人,青幫定然以為是謝文東做的,吃飯的事也就化為泡影,不過,事實正好相反,他非但沒能阻止,反而弄巧成拙,留下馬腳。

  蕭方和陸寇秘密做的這些勾當,向問天不知道,謝文東也同樣不知情,兩人還在繼續交談。

  向問天說道:“謝兄弟如果一定要去,那么,我陪你走一趟?!?br/>
  謝文東笑了,說道:“向兄不用陪我一起去冒險的?!?br/>
  向問天正色道:“青幫剛吃過一次大虧,就邀請你去吃飯,只怕未必會安好心。你我同去,南北洪門站在一起,就算青幫心存不軌,也會有所顧慮?!彼饣笆淺鲇謖嫘氖狄獾?,擔心謝文東單獨赴約會有危險。

  謝文東當然能看得出來,暗暗嘆了口氣,向問天的為人真稱得上光明磊落,義薄云天,只可惜,他的手下人卻沒有繼承他這個‘有點’。比如站在一旁的那個蕭方。

  他幽幽而笑,說道:“向兄肯陪我同往,我便可以高枕無憂了,呵呵!”

  當天傍晚,上海市局局長方長中前來拜訪謝文東,他是以私人的身份來的。

  方長中和謝文東只見過幾次面,之間談不上交情,也沒什么往來,但他知道,謝文東和市書記榮守旺的關系非比尋常,當初,榮守旺的妻弟吳天聰被青幫所殺,就是謝文東幫忙搞定的。正因為有這層關系,他對謝文東的態度也是很客氣的。

  打過招呼,謝文東請方長忠坐下,隨后,讓人送上茶水,笑問道:“方局長,有事嗎?”

  “呵呵,也沒什么事,聽說謝先生到了上海,我下班回家,路過這里,就順道就近來坐坐?!狽匠ぶ業幕八檔奈?,實際上當然不是這回事。

  “歡迎,歡迎!”謝文東笑道:“其實,我應該主動拜訪方局長才對,現在方局長卻先到我這里來了,讓我很是不好意思啊!”

  “謝先生客氣!”方長忠端起茶杯,淺飲一口,贊道:“好茶!”說著話,他呵呵一笑,狀似隨意的問道:“今天凌晨,市里突然發生了十幾起暴力事件,謝先生可知這回事?”

  這才是方長忠的真是來意嘛!謝文東直截了當的說道:“那些都是我做的?!?br/>
  站與謝文東身旁的東心雷聽完,差點沒趴地上。瞪大眼睛,驚訝的看著謝文東,暗道東哥這是怎么了?就算和警方的關系再好,也不用說的這么直白吧?何況,己方和上海警方還沒什么往來呢!

  方長忠臉色微微一變,慢悠悠放下茶杯,剛要說話,謝文東搶先道:“暴力事件針對的誰,相比方局長應該很清楚。我這樣做,也是在幫榮書記做事。榮書記的小舅子被青幫所殺,雖然抓到了所謂的兇手,但明眼人都知道,那是青幫推出來的傀儡,用來頂罪的,榮書記嘴上沒說,心里明白得很,把青幫趕出上海市區,也是容書記想看到的,希望,方局長不要從中作梗哦!”

  謝文東的話雖然說得客氣,但卻柔中有剛,剛榮守旺的名頭,狠狠地壓住方長忠,同時也封住他前來‘興師問罪’的嘴巴。

  謝文東絕對是個善于應變的人,也絕對是個懂得如果利用身邊一切細微的人。

  聽完他的話,方長忠識趣地閉上嘴巴,把原來想說的話又咽了回去,因為謝文東講的這些都是事實。

  現在他細細一琢磨,這件事,自己還是少插手為妙。上有榮守旺,下有謝文東,這兩者都是他得罪不起的人。

  方長忠暗暗嘆了口氣,別說所指地說道:“我只是希望上海的暴力事件能早些結束,不然,我對我上級領導也是不好解釋的。何況,上海是國際性大都市,若鬧出亂子來,上面責怪下來,誰都承擔不起啊!”

  謝文東深感理解地點點頭,說道:“所以說,方局長應該多多配合我,將禍亂的根源早日鏟除干凈,還上海一個清凈?!?br/>
  他說出這樣的話,本來就是一件很好笑的事,可是,方長忠卻笑不出來。

  他疑聲問道:“謝先生需要我怎么配合?”

  “很簡單!”謝文東站起身形,在房中來回踱步,隨后,笑瞇瞇地說道:“該松手的時候,就松手,該出手的時候,也絕對不要客氣。方局長是聰明人,應該明白我的意思?!?br/>
  “多謝謝先生的提議?!狽匠ぶ藝酒鵠?,說道:“我會仔細考慮謝先生今天的話?!彼低?,將茶杯里的茶水一口喝干,又贊嘆一聲好茶,然后笑呵呵向謝文東告辭。

  謝文東要在上海對付青幫,當然要爭取市局長的支持,這一點對他日后的行事非常重要。

  在送走方長忠的同時,他沒有忘記他最長使用的手段,那就是賄賂。

  謝文東讓東心雷準備一張五十萬的支票,送給方長忠。

  后者身在官場多年,對這種事情司空見慣,只是簡單地客套兩句,便美滋滋的把支票安心理得的收下。

  謝文東當然可以不送錢給方長忠,即便不送,后者也未必敢管他的事,但是,他這樣做也是有他的道理。

  收人錢財,替人消災。

  方長忠收了謝文東的錢,會更加盡心盡力的幫他,另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真到日后出了大事,方長忠必須要護著他,不然謝文東完蛋,他也會完蛋,受賄算不上死罪,但官職將肯定不保。

  所以說,謝文東的錢是不會白白往外送的,而他的錢也不是那么好收的。

  第二天,中午,韓非給謝文東打來電話,相約在凱倫大酒店吃飯。

  凱倫大酒店位于市中心的繁華階段,韓非把吃飯的地方選在這里,等于明確得告訴謝文東,他對他并沒有任何謀算得意思。

  謝文東明白他得用心,想也沒想,當即點頭答應。

  和韓非約好時間后,謝文東正準備掛斷電話,韓非突然說道:“昨天,我派到謝先生那里得人,并沒有回來,或者說,沒有活著回來?!?br/>
  謝文東眉頭一皺,眨眨眼睛,問道:“韓兄這話是什么意思?”

  “他們都死了?!焙撬檔潰骸霸諢乩吹穆飛?,被人半路截殺掉?!?br/>
  啊~!謝文東暗吸了口涼氣,被人殺了,是什么人殺得?誰會冒著那么打得風險去殺青幫幾名無關緊要的人?他笑瞇瞇的說道:”韓兄不會認為是我做的吧?”

  “當然不會?!焙切Φ潰骸靶幌壬彼?,根本不會給他們出門的機會,也不會接受我的邀請?!?br/>
  “那韓兄認為是什么人做得?”謝文東好奇的問道。

  韓非沒有直接回答,反問道:“聽說,今天晚上向問天會和謝先生一同赴約?”

  謝文東笑了,韓非好靈通的消息啊!他點頭道:“是的?!?br/>
  “我想,謝先生應該做好防備,弄不好今天晚上要出大亂子?!?br/>
  謝文東馬上聽出韓非話中有話,既然是他提出來的,鬧出亂子的人肯定不會是青幫,自己也沒有這個打算,沉默片刻,幽幽笑起來,說道:“多謝韓兄提醒,我會小心得?!?br/>
  “謝先生是聰明人,很多事情也無需我說的太直白,呵呵,我想今晚得飯局一定會很精彩,謝先生,晚上見~!”

  “嗯~!”

  掛斷電話,謝文東敲敲額頭,回想韓非剛才得話。

  聽韓非的意思,南洪門會生事,他們會生出怎樣的事端?殺掉韓非,或者是干掉自己,再或者是既殺韓非又殺自己?謝文東搖搖頭,向問天光明正大,不是做這種事情得人,不過……

  他腦中靈光一閃,突然想起蕭方得反常,難道那些人是蕭方殺得?殺他們的目的是不想讓自己和韓非一起吃飯?蕭方不希望自己和青幫走的太近,這一點很好理解,只是看他當時得樣子,似乎還另有隱情。

  究竟是什么事,謝文東想不出來,最后,他搖頭嘆了口氣,等到晚上吃飯的時候,再弄清楚個究竟吧!

  蕭方會假借青幫之手謀害魏子丹,這一點確實讓謝文東沒有想到。

  黑道最重義氣,何況南北雙方還是同門,是聯盟兄弟。蕭方的手段實在太過與毒辣陰險。

  晚間八點,向問天首先帶人來到北洪門據點,與謝文東匯合。

  他帶的人不少,光是汽車就有二十多輛,有大有小,保守估計人員也在二百往上。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4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