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六十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六十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姜森沒有動用重刑,但是卻比重刑更加使用。

  他的辦法很簡單,效仿美國CIA審訊犯人的手法,將人固定在椅子上,隨后放到椅子,使人頭上腳下,使其大腦充血,再用紙張蓋在他的臉,接著向上面澆冷水。

  陰濕的紙很快就會堵塞人的鼻子和嘴巴,加上水的潮濕,給人帶來溺水、無法呼吸等強烈的恐懼感,在這種刑法下,平常人能挺住十幾秒便是極限,即便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特工人員最大限度也是半分鐘左右,據說美**方用的這種刑法審訊一名恐怖分子頭目時,那人挺住的時間超過兩分鐘,創造了記錄。

  謝文東等的時間并不長,姜森就帶著那名殺手招供的資料來找他。

  想不到姜森這么快就讓殺手招供了,謝文東哈哈而笑,兒女道:“老森,你是怎么讓他招供的?”

  姜森把自己用的辦法大致說了一遍。謝文東聽完之后連連點頭,贊嘆道:“不錯!是個高明的手法?!?br/>
  凌遲可以算是中國最殘酷的刑法之一,可是仍然翹不開越南人的嘴巴,但是用CIA的辦法,越南人這么快就熬不住了,有時候,人的思想是需要更新換代,與國際接軌。頓了一下,他又問道:“那個越南殺手都招認什么了?”

  “很多!”姜森考慮片刻,整理下思緒,說道:“那名假充阮志程的越南人在天狼幫也是個非常重要的人物,可以說是天狼幫的二把手,他是阮志程的親弟弟,阮志明?!?br/>
  “哦?”謝文東微微有些驚訝,難怪他們兩人的模樣那么相象,原來是兄弟倆。現在弟弟被自己殺掉了,想必阮志程也怒得在抓狂,當然,他現在還未必知道這個消息。他問道:“可知道阮志程現在隱藏在什么地方?”

  這個……那名殺手說不出來,不過,他知道阮志程的電話,當他潛伏在總部這段時間里,都是用電話和阮志程聯系的。姜森正色說道。

  是這樣。謝文東揉著下巴,沉默半晌,說道:讓他給阮志程打電話,想辦法把他勾出來。

  恩!姜森點點頭,說道:東哥,我也是這么考慮的。

  對了。謝文東兩眼瞇縫著問道:天狼幫在中國擁有這么多的槍械,肯定有人向他們提供軍火,是青幫還是山口組?在謝文東看來,中國黑幫敢于天狼幫私通的,除了青幫就只有山口組了。

  姜森說道:根據殺手的交代,他們的武器都是由青幫供應的。

  山口組和他們沒有瓜葛?

  沒有!至少這個殺手沒有見過阮志程和山口組的人見過面或者通過電話。

  謝文東幽幽點了點頭,揚頭說道:既然山口組和此事沒有關系,那我們也就不用管他們,先勾出阮志程,把他干掉在說。

  是,東哥,我去安排!

  天狼幫搭救阮志明的計劃失敗,不僅偷襲的十名殺手全部被殺,就連潛伏在總部內的那名殺手也被活捉,只是阮志程并不知道這個消息,更不知道那名被活捉的殺手已全面招供。

  不過他也感覺出事情不對勁,他給那名殺手連續打去數個電話,結果都無人接聽,這讓他有種不詳的預感。

  正當他在房間里胡思亂想,坐立不安的時候,那名殺手突然給他打來了電話。

  “程哥,是我!”殺手的聲音很低,即象身體虛弱,又像在故意壓低聲音。

  “阿南?你現在在那?沒有沒救出阿明?”聽到他的聲音,阮治程精神為之一振,急切地問道。

  “程哥,行動已經失敗了,我·····我沒有救出明哥而且還受了傷,現在已經逃出被洪門的總部,他們正在全力抓我,程哥快派兄弟來就我!”名叫阿南的殺手聲音顫抖地說道。

  阿南是天狼幫的老人,跟隨阮治程有七,八年時間了南征北戰,立下無數的功勞,之間的感情也深厚,算是情同手足的弟兄。不過,他卻沒有挺過姜森的手段。

  “失敗了····”阮治程像是寫了氣的皮球,一屁股坐在床山,半晌回不過神來。不知過了多久,他方喃喃問道:“阿明現在還活著媽?”

  “明哥還活著!”阿南看著躺在墻角處阮治明凄涼無比的尸體艱難的掩口唾沫,擦擦額頭的冷汗,深深吸了口氣,語氣肯定地說道:“謝文東想通過明哥找到你,不過看樣子明哥什么都沒說,想必謝文東在沒有找到程哥以前是不會殺害明哥的。

  “呵呵”阮治程仰面苦笑,說到:”阿明是我的弟弟他就算死,也不會出賣我的,我必須得把他救處來,帶他一起回越南!你現在在那?我過去接你,

  “程哥,我早北洪門總部附近的華聯商場·····”

  “好,你留在那里不要走,我馬上就到。

  “是,程哥!不過,這里太危險了,你不要親自過來,派其他的兄弟來接我就行!“

  “唉!我們哪里還有其他的兄弟了!“阮志程搖頭長嘆。

  這次來中國,他帶的人并不多,但都是天狼幫的精銳人員,不過到現在,經過與謝文東的數次惡戰,大部分都已戰死,活下來的不超過五人,其中一點傷沒受的只有他了。

  “那……“阿南還想說什么,不過一旁的姜森伸手按在他的肩膀上,陰森地笑了笑,同時搖搖頭。

  阿南打個冷戰,低聲說道:“那么,程哥小心!“

  “嗯,你也小心點!”

  通完電話,阿南把手機慢慢放下,隨后,一句話不說地垂下腦袋。

  站在他旁邊的姜森將他手中的手機拿過來,揣進口袋中,笑呵呵地點頭說道:“如果你不想死,就好好與我們合作,真擒下阮志程,我償會送你到國外,讓你后半輩子衣食無憂,不過,你要是想玩花樣,呵呵,他的下場你都看見了?!彼底嘔敖蛉鈧久韉氖邋簀笞?。

  阿南臉色難看,冷汗直流,腦袋垂得更低。

  人沒有不怕死的,不管他那么堅強,意志多么剛硬,一旦心理防線被打破,和普通人沒什么兩樣。

  阿南現在就是這樣,他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就是不想再繼續受折磨,只要能保住性命,他什么都肯干。

  當晚,八點半。

  阿南被謝文東等人送到華聯商場,雖然時間已晚,可是商場里的人還是很多,人潮洶涌,謝文東擔心一會發生激戰時可能會誤傷太多的無辜,便讓姜森把啊南帶到商場內的一家快餐點里。

  一是那里的人相對少一些,再則地方小,容易控制,不用擔心阮志程趁亂跑掉。劉波潛藏于快餐廳內,他發來短信,無疑是說阮志程已經進了快餐廳??墑?,自己一直在盯著快餐廳的大門,并未看到阮志程的身影啊,他是彼進去的?謝文東拿著手機,皺起眉頭,對姜森說道:“阮志程到了?!?br/>
  “哦?”姜森眨眨眼睛,疑聲問道:“我怎么沒有看到?這家伙是彼混進去的?”

  謝文東聳肩一笑,說道:“我也想知道,進去一看便知!”說著,他將手中的衣服放下,出了服裝店,直步向快餐廳走去。

  姜森急忙跟了上去,同時連連向周圍化裝成普通人的血殺兄弟使眼色。

  看到他的信號,一部分血殺人員聚到快餐廳的大門兩側,另有幾分則跟在謝文東和姜森的身后,神態輕松地漫步進入快餐廳里。

  謝文東和姜森近來之后,并未刻意地向左右巡視,也沒有向里端阿南做在的位置張望,選擇一塊靠近大門的空桌坐下,對迎過來的服務生笑瞇瞇地說道:“幫我上一壺好茶!”

  這次,謝文東沒有動用北洪門的人,而是派出大批的血殺和暗組人員喬裝成普通客人的模樣,將快餐店的前后兩處大門封鎖住。

  在些文東看來,無論是經驗還是個人實力、整體配合,血殺、暗組都遠遠高于北洪門,這次要對付阮志程,他不敢有半點的大意。

  很快,一切都布置妥當,只等阮志程上鉤。

  啊南做在快餐店的里端,要了幾盤飯菜,裝模作樣的狼吞虎咽地吃著,時不時地看了看手表。

  謝文東和姜森沒有在餐廳里,而是在不遠處的一家服裝店里假裝挑選衣服,姜森邊擺弄一件服飾邊輕聲問道:“東哥,你說這次阮志程會來嗎?”

  “鬼知道?!斃晃畝灰恍?,說道:“現在阮志程差不多成了光桿司令,任何一個手下對他來說都是寶貴的,如果他還想救出阮志明,那么他一定會來接啊南的?!?br/>
  “恩!”姜森點點頭,小聲嘀咕到:“阮志程那么狡猾,恐怕不會那么容易出現的?!?br/>
  “每錯!”謝文東笑道:“所以我這次沒有調派洪門的兄弟,也正是考慮到這點,怕他們被阮志程看出馬腳?!?br/>
  兩人這低聲交談著,謝文東的手機震動起來。拿起一看,是劉波發的短信:點子來了。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5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