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九十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九十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彭玲說的是事實,給她打電話的人確實是李曉蕓

  想查出彭玲的電話號碼并不容易,但是對于政治部來說,只是輕而易舉的事,李曉蕓暗中通知彭玲只是出于她的私心,她也沒有想到事情會演變乘這一步,她不希望看到謝文東和金蓉訂婚,但以她與謝文東的關系又無力去阻止,這時候頭腦精明,城府又深的李曉蕓便想到了彭玲,在她看來,只要彭玲去攪局,謝文東的這次訂婚肯定訂不成。

  結果還真被她算計對了,但是訂婚儀式上暗藏有殺手,是她萬萬料想不到的。

  接著李曉蕓的電話時,彭玲正在英國倫敦照顧父親,跟在她身邊的只有文姿,由于文姿與彭玲在一起的時間越來越長,感情也越來越深,情如姐妹,對謝文東和金蓉訂婚的事,她也替彭玲報不平,鼓勵她回國吧謝文東爭回來。

  彭玲當時也在氣頭上,沒有考慮那么多,聽完文姿的意見后,便下定決心回國,找謝文東問個清楚,她最生氣的不是謝文東和金蓉訂婚的事,而是謝文東沒有講這件事告訴自己,自己還想一個傻瓜似的苦苦等他回來,這是她最無法忍受的。

  聽完了彭玲的話,謝文東沉默了好一會,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這時,文姿從人群中擠了出來,低著頭,走到謝文東近前,不敢看他的臉,小聲說道:“東哥,對不起。。。。?!背雋蘇庋氖?,文姿覺得自己也有責任,如果她能提前通知一聲,恐怕就不會發生今天這個意外。

  謝文東看了她一眼,心煩意亂的擺擺手什么都沒有說。

  謝文東身邊的金眼沉吟片刻,在他耳邊私語道:東哥。殺手是望月閣的門徒,在峰會上出現過。雖然他對李曉蕓沒有好印象,但是他也不認為李曉蕓會和望月閣扯上關系,若說是李曉蕓暗中私通聯合望月閣,故意把彭玲騙回來欲加害謝文東,那太不可思議了,而且也不合情理。

  謝文東靠著墻壁,仰頭說道:“我知道?!彼蛻筆執蜆彰?,當然能看得出來對方是望月閣的門徒。剛才和彭玲說去查殺手的身份,只是托詞而已,讓彭玲主動說出是誰通知和她。

  金眼說道:“所以我感覺此事應該是巧合,李小姐加害東哥的可能性基本不……”

  不等他說完,謝文東皺起眉頭,道:“現在不要說這些好嗎?”他現在已經沒有心思去考慮望月閣派出門徒行刺自已的前因后果,李曉蕓暗中找來彭玲的意圖,他此時只關心金蓉的安危。

  金眼見謝文東氣色不佳,不敢再多言,識趣的退到一旁。

  隨著時間的推移,走廊內的人越聚越多,有文東會的人,有北洪門的人,還有一些與北洪門關系交好的社團老大們,人挨著人,人擠著人,一各個翹腳張望。醫院的走廊雖然寬敞,可也裝不下如此眾多的人,不少人已經排到了樓梯間去了。

  金蓉受的是刀傷,但由于觸及到了內腑,傷勢嚴重、危急,手術進行的時間很長。

  等在外面的謝文東、金鵬等人可謂是飽受煎熬,‘度秒如年’,不時是抬起頭觀望急救室上方的燈是否熄滅,可是眾人總是一次次的失望。

  時間在一點點的流逝,人們從來沒覺得時間會過得這么漫長。

  手術足足進行了將近三個小時才宣告結束,隨著燈光的熄滅,眾人便呼啦一聲圍上前去,只等醫生出來。

  時間不長,急救室的房門打開,那名女醫生拖著沉重的腳步走了出來。突然見到外面密壓壓站了數百號人,把她嚇了一跳,可轉念一想對方的身份,立刻又釋然,她摘掉口罩,臉上滿是疲憊,有氣無力的看向眾人。

  站在最前面的謝文東嘴巴張了張,想問手術的結果如何,可是話到嘴邊,突然卡在嗓子里,問不出來了。

  他心情復雜,既想馬上知道結果,可心中偏偏又是不爭氣的不敢去聽結果,害怕結果使他難以承受的噩耗。

  女醫生明白他的心情,不等謝文東詢問,她深吸口氣,強笑一聲,說道:“各位可以放心了,金小姐的性命保住了?!?br/>
  頓時間,走廊里竊竊私語的嘀咕聲消失,變得鴉雀無聲,異常的安靜,靜的甚至能聽到身邊人砰砰砰心臟跳動的聲音。

  金蓉沒有危險?人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尤其是北洪門的人,其中不少眼睛都為之濕潤了。再北洪門眾人的心中,金蓉的分量是很重的?;蛘咚凳搶弦擁姆至刻亓?。金鵬退位之后,眾人自然而然的吧金蓉和謝文東看成是老爺子的延續,不希望他倆任何一個人出事。

  不知過了多久,只聽嘩的一聲,走廊內響起一片歡呼,眾人喜悅的樣子,簡直比打了一場打勝仗還要興奮。

  謝文東和金鵬的反應倒是出奇的平靜。老爺子退后幾步,坐在椅子上,長長噓了口氣。隨后垂下手,雙手捂住臉面,雖然沒有任何聲響,但從他顫抖的肩膀不難看出,老爺子在哭,不過那是喜極而泣的哭。

  謝文東的心已經翻騰得快要倒過來了,只是臉上沒有任何的表露。他握住女醫生的手,重重說道:“謝謝你,大夫!”

  他自己不覺得怎樣,女醫生的手卻被他抓的生疼,暗暗直咧嘴,強笑道:“謝先生,不用客氣,醫病救人,本就是我的職責?!?br/>
  聽女醫生叫自己謝先生,謝文東先一楞,轉念一想,馬上明白了,她是自己社團里大夫的妻子,知道自己是誰也很正常。他握住女醫生的手不放,正色道:“不管怎么說,你救了蓉蓉,等于救了我們很多人,實在不知道該怎么感謝你,無論你要什么,只需開口,我都可以滿足?!?br/>
  謝文東的表情平淡,可是心里太激動了,沒有注意到自己此時的動作和話有些曖昧。

  女醫生被他逗笑了,無奈地看象謝文東后的中年醫生。后者走上前來,幫其解圍,拉開謝文東的手,說道:“謝先生,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太客氣?!?br/>
  謝文東點點頭,回身對東心雷說道:“這事你來處理!”

  東心雷明白他的意思,忙點頭道:“是,東哥!”

  謝文東用手指敲敲自己的額頭,又道:“小敏,老劉,立刻去查,我要知道望月閣還有沒有人潛伏在T市,若查出來,無須告之,格殺勿論!”

  “是!”靈敏和劉波雙雙答應一聲,擠出人群,飛快地跑出醫院。

  “剛才在別墅里殺了人,在場的政府領導比較多,長風,你去和市局長溝通一下,看怎么解決,如果需要有人去頂,就抓幾個混混送過去!”金蓉平安,謝文東又恢復了往日的機警和冷靜,眼中帶著逼人的寒光,連連發號司令。

  “明白!”任長風點頭應是,一擺手,帶上兩名兄弟走了出去。

  謝文東的指令,在其他人看來是很正常的,可女醫生的臉色卻越來越白,忍不住驚訝地看著謝文東。

  謝文東剛才還象個不知所措,茫然又無助的大男孩,可轉眼的工夫就變成了視人命如草芥、視王法如無物的黑道大哥,冷酷的讓人心寒。

  這時,急救室的房門一開,躺在病床上的金蓉被推了出來,她的臉色依然蒼白,帶著氧氣罩,兩眼緊閉,如果不是胸脯還在起伏,幾乎與死人無異。

  眾人剛要上前探望,女醫生攔住,說道:“金小姐現在需要休息,要探望,最快也得等到明天?!?br/>
  謝文東挑起眉毛,問道:“我留下陪她可以嗎?”

  女醫生堅定搖頭,道:“無論是誰,都不行?!?br/>
  醫生這么說了,謝文東也沒辦法,眼睜睜看著金蓉被護士推進電梯里,去往樓上的加護病房。

  謝文東向旁邊的五行兄弟甩下頭,木子和水鏡帶著十數名北洪門人員跟了過去。見女醫生要說話,謝文東淡然說道:“他們只是守在外面,若有事,好有個照應?!?br/>
  女醫生嘆口氣,道:“醫院規定,加護病房區是不可以讓外人進入的?!?br/>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斃晃畝侍蓋樗導縊檔潰骸叭綣忝竊撼ざ暈業淖齜ㄓ脅宦獾牡胤?,那么就讓他來直接來找我說話?!?br/>
  女醫生無語。讓院長去找謝文東,恐怕借他一百個膽子都不敢去。

  等女醫生走后,謝文東將金鵬攙扶起來,說道:“老爺子,蓉蓉沒事了,你早些回去休息,明天我們再一起過來探望?!?br/>
  金鵬站起身,點點頭,聲音低沉而沙啞,說道:殺手是望月閣的人?!”

  “是!”謝文東點點頭,道:“是史文俊的兩個徒弟?!?br/>
  “唉!”金鵬長嘆,問道:“文東,你打算怎么做?”個

  “我沒有選擇?!斃晃畝降潰郝肥峭賂笞約貉〉?,它是在逼我蕩平它?!?br/>
  北洪門眾人各級洪門分會的大哥們聽完,都是倒吸口冷氣。

  金鵬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深深看了一眼謝文東,道:“文東,小心行事!”說完,慢慢向外走去。

  看著老爺子仿佛一下子蒼老十多歲的背影,謝文東心中滿是愧疚,老爺子只蓉蓉這一個孫女,自己卻不能好好?;に?,實在是太沒用了!他咬了咬嘴唇,對東心雷道:“老雷,先送老爺子回家!”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5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