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一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一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這次望月閣連同十五家洪門分會共三千余人分皮潛入北洪門控制的各個省份,準備對其進行突然襲擊。

  另外,侯廣儉,曲青庭,顏俊偉,沈紅松四名望月閣長老連同麾下門徒共計一百余人來到了北京,安身下來。

  T 市是北洪門的總部,也是北洪門的根據地,勢力龐大,史文俊被殺就是吃了這方面的虧,忘月閣吃一塹,長一智,這回學聰明了,沒敢輕易進入T市,而是選擇了北京,畢竟這里是首都,北洪門就算知道己方在這,也不敢輕舉妄動,而且北京距離T市又近,只一兩個小時的車程,無論進攻還是撤退都比較便捷。

  忘月閣選擇北京落腳還是比較明智的,謝文東得到消息后,悠悠而笑,對身邊的眾干部們說道:“忘月閣這次變得謹慎多了,恐怕不再那么容易對付?!?br/>
  東心雷,任長風等人看著他,暗自嘆氣,都到這個時候了,東哥怎么還這么輕松?要知道此時面對的敵人可是望月閣!

  謝文東問道:“格桑的傷勢怎么樣了?”

  東心雷答道:“恢復得很快!不過他受的傷太重,現在還不能下床?!?br/>
  “哦!”謝文東應了一聲,微微搖了搖頭。現在與望月閣交戰,他正是用人只際,缺少了格桑這遠悍將,對他來說是個重大的損失。低頭沉思片刻,他說道:“明天,我要去趟北京?!?br/>
  “什么?”東心雷等人聞言皆大吃一驚,明知道望月閣的長老,門徒們都在北京,還要去那里,這不等于主動往火坑里跳嘛!靈敏秀眉皺起,搖頭擔憂地說道:“東哥,我覺得你現在去北京有些不太合適吧?!”她的話說得很委婉,同時也講出大家的心聲。

  謝文東無奈地笑了笑。望月閣長老的身手,他是見識過的,都是一群老來成精的怪物,隨便挑出一個,功夫都和唐寅差不多,現在四名長老以及上百的門徒齊聚北京,他去哪里都相當危險,但是,他又不得不去的理由,在費爾南多來中國之前他就已經答應以他在北京秘密會面,若是因為懼怕望月閣而不去,對費爾南多那便實在說不過去。

  看出眾人的憂慮,謝文東單然說道:“快去快回,不會出事的?!?br/>
  眾人相互看看,皆沒有說話,但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沉重,感覺東哥這趟北京之行未必會太平*

  謝文東將他要去北京的事告訴了曲青庭,讓他幫自己盯緊望月閣的舉動,而曲青庭倒也干脆,回頭便把謝文東要到北京的消息通知了侯廣儉、嚴俊偉、沈紅松三位長老。

  侯廣儉、嚴俊偉、沈紅松三人聽完都很驚訝,但心中所想卻大不想同。沈紅松和曲青庭關系交好,甚至可以說穿一條腿的褲子,他知道曲青庭秘密聯系了謝文東,準備要做望月閣閣主的寶座,現在怎么又把謝文東出賣了呢?

  至于侯廣儉、嚴俊偉二人吃驚的事曲青庭的消息,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謝文東要來北京的,消息是否準確。

  侯廣儉小心的問道:“曲兄,你這個消息可靠嗎?”

  曲青庭自信滿滿的說道:“絕對可靠!”

  “哦?”侯廣儉挑起眉毛,笑道:“曲兄為何如此肯定?”

  “是我的徒弟袁天仲告訴我的?!鼻嗤ヂ療乃檔?。

  “天仲?”侯廣儉三人的臉色同是一變,在洪門峰會上,袁天仲不是已經背叛望月閣,投靠謝文東了嗎?現在怎么又把謝文東的消息透露給己方了呢?三人皆有些頭大,一個各莫名其妙,等曲青庭解釋。

  曲青庭先是哈哈一陣大笑,說道:“天中是我的徒弟,而我的徒弟又怎么可能背叛我呢?在峰會上,他之所以會站在謝文東那邊,完全是按照我的安排,我是有意在謝文東身邊安插一只眼睛,現在,這只眼睛終于能夠派上用場了?!?br/>
  他信口胡鄒,但也說得合情合理。

  侯廣檢、顏俊偉、沈紅松三人相互看看,異口同聲地問道:“謝文東來北京的目的是做什么?”

  曲青庭這回實話實說,道:“他來見安哥拉的總理費爾南多。不知道三位有沒有聽說過,謝文東收購了安哥拉國家銀行股份的事,他和安哥拉政府關系交好,這次費兒南多訪問中國,于情于理他都是要來見一見的?!?br/>
  “原來如此!”廣檢、顏俊偉、沈紅松紛紛點頭。

  曲青庭的話虛虛實實、真真假假,不明白內情的人根本判斷不出其中的真偽。

  侯廣檢對他的話已深信不疑,興奮的一拍巴掌,對曲青庭贊嘆道:“曲兄,這個消息實在太重要了,而且也太難得了,謝文東既然主動送上門來,倒省去咱們不少麻煩,我們現在好好策劃一下,無論如何都不能浪費這個絕佳的機會!”

  “恩,我也是這個意思!”曲青庭附和的大點起頭。

  等四人商議完之后,各自回去準備,沈紅松故意留在最后,等侯廣檢、顏俊偉二人離開之后,他拉了拉曲青庭的衣袖,低聲問道:“老曲,這是干什么?你不是說要利用謝文東幫你得到閣主的位置嗎?怎么現在又把他賣了?”

  “你懂什么?”曲青庭臉上得和善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濃濃陰沉喝奸險,他嘴角挑起,嘿嘿冷笑一聲,說道:“如果正常去打,謝文東得先干掉那些洪門分會的人,才能有精力去解決侯廣檢、顏俊偉這兩人,可是如此一來得消耗多少時間,也許是幾個月,也許是幾年,這么久的時間僅僅是為了除掉兩名異己,我等不了,一會,我會把剛才商議的攻擊計劃告訴謝文東,讓他明天久除掉侯廣檢喝顏俊偉,容納后再向閣主報急增派更多的長老過來,你我的任務就是將平時那些和我們作對長老一個個的送到謝文東的刀口上,等到時機成熟時,我們一鼓作氣推翻那個老不死的東西,望月閣也就是我們的了?!?br/>
  “啊!原來是這樣!”沈紅松恍然大悟,隨后臉上露出奸笑,挑起大拇指,心悅誠服的贊道:“老曲,高啊,實在高啊!”

  沈兄,你只要盡心盡力的為我做事,等我坐上閣主之后絕不會虧待你的?!鼻嗤ケ咚禱氨哂昧ε牧伺納蠔燜傻募綈蛩檔潰骸靶晃畝蛭倚砼倒?,一但我做上了望月閣的閣主,每年洪門對王玉個的供奉會翻倍,到時財源滾滾花之不盡,你我名利雙收,也就可以安心的去享受這花花世界了?!?br/>
  “哎呀,那要多謝老。。。不,曲閣主提攜了!”沈紅松雙手抱拳,向曲青庭畢恭畢敬的深施一禮。

  “哈哈——”曲青庭見狀,仰面哈哈大笑,腦海中滿是對未來的憧憬。

  當晚,曲青庭便將他喝另外三名長老商議的計劃通知給謝文東,讓他加緊防范,無比將侯廣顏俊偉這兩人一舉殲滅。當然他沒有說是自己把謝文東要去北京的消息講出來的而是稱侯廣檢喝顏俊偉從其他渠道得到的消息。

  謝文東多聰明,眼里不揉沙子,他要去北京的消息很隱秘,除了幾名主要的干部知道外,再就是曲青庭了,自己身邊的兄弟絕不會把消息透露出去,哪么只有曲青庭往外說了,但他為什么把

  此事告訴望月閣的長老呢?自己和他可是合作的伙伴!轉念一想,謝文東明白了,這曲老頭是把自己當槍使,讓自己幫他干掉侯廣儉和顏俊偉,換句話說,是逼自己幫他鏟除異己。

  好個陰險狡詐的曲青庭啊!謝文東心里明鏡似的,把一切都弄明白了,但是并不點破,反而對曲青庭連連道謝,表現出很感激的樣子。

  現在,曲青庭對他有利用價值,對他的所作所為,謝文東只能忍了,等日后曲青庭把望月閣搞得元氣大傷之時,也就是他死期臨近之時。

  謝文東喜歡利用別人,而一旦被別人利用,心里象堵塊石頭似的不舒服。

  他二人各懷鬼胎,表面上一個比一個和氣,實際上,都是滿肚子壞水,時時刻刻在謀算著對方。

  第二天,謝文東前往北京。三輛車,加上謝文東在內才十二個人。

  根據曲青庭傳來的消息,望月閣不會在他剛進北京的時候動手,而是會在他離開的時候半路截殺。這個進攻時間段掌握得還是很好的,正常來說,人在剛去一個地方的時候警惕性都是最強的,離開是則是警惕性最松的,這個時候進攻,比較容易得手。

  正是因為這樣,謝文東才敢放心大膽的只帶十一名手下進北京,同時也為了起到麻痹望月閣的目的。

  可是在暗中,北洪門的精銳以及血殺、暗組的人員都在秘密向北京聚集,準備對前來進攻的望月閣長老、門徒們給予致命一擊。

  平安到達北京,謝文東先去了政治部的總部,見部長袁華。

  不管他的勢力做得有多大,現在畢竟還是政治部的人,既然來到北京,不來見見自己的頂頭上司實在太說不過去了。

  沒等進袁華的辦公室,謝文東先碰到了李曉云。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