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二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二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候廣儉死了,曲青庭和沈紅松雙雙撤離戰場,顏俊偉并不知道這些,沖出飯店之后,帶著二十多名望月閣門徒四處尋找謝文東。結果謝文東沒有找到,周圍的敵人卻越聚越多。

  任長風不是自己一個人來的,同時還帶來了大批的北洪門幫眾,有了這些人的支援,謝文東這邊士氣更盛,憑借著眾多的人員以及強大的火力,將顏俊偉行人團團困住。

  直到這個時候,顏俊偉才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不妙,再想追殺謝文東已經不可能了。

  他帶著麾下門徒做了幾次突圍,但遭到北洪門和血殺人員的強烈還擊,非但沒有沖出去,反而折損了不少人。最后,顏俊偉被逼無奈,只好帶著人又退回到飯店內。這時,他再清點身邊的門徒,只剩下十幾號。

  顏俊偉面色凝重,心中幽幽感嘆,現在退回到飯店內,雖然暫時躲開了對方的槍口,但畢竟不是長久之計,如果不能盡快沖出去,知人越聚越多,再想突圍,難如登天。

  他想不明白,自己和謝文東的手下打得如此激烈,候廣儉、曲青庭、沈紅松三人為什么不來增援,惹說候廣儉受了槍傷,行動不便,那曲、沈二人也早該過來了,為何到現在還遲遲不見二人的身影?想著,顏俊偉的眉頭不自覺地擰成個疙瘩。

  正在他沉思的時候,忽聽身邊一名門徒驚叫道:“哎呀!他們……他們怎么都死了!?!”

  “誰死了?”顏俊偉心頭大驚,忙轉身順著剛名門徒的視線看去,只見自己剛才留下的兩名門徒連同褚博都倒在血泊中,三人疊羅羅在地上,一動不動,鮮血流淌了一地。

  啊?!顏俊偉看罷,臉色頓變,暗暗吸氣,三人竟然都死了,什么時候死的?是誰下得殺手?難道在飯店內還潛藏著謝文東的手下?想到這里,他猛的抬起頭,對下面的門徒喝道:“搜!飯店里肯定還有敵人!”

  “是!”眾門徒紛紛答應一聲,有的向后廚房跑,有的上到二樓去搜查。

  顏俊偉走到三具‘尸體’前,低頭仔細查看,三人都是面部朝地的躺著,他提腿一腳,將其中的一具尸體掀開,只見尸體的胸口上插有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顏俊偉吸了口氣,對方竟然在毫無聲息的情況下將一名門徒的心臟刺穿,其身手之強,簡直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即便是自己也做不到這一點,除非……他正尋思著,突然,尸體中竟然傳出一聲微弱的呻吟,顏俊偉眼中精光一閃,很快,發現呻吟聲是從褚博的身上發出的。

  他還沒死?!顏俊偉跨前一步,到了褚博近前,將他的身子翻過來,低頭一看,褚博渾身上下都是血,衣服幾乎都被鮮血濕透,也分辨不出他身上有幾處傷口。顏俊偉沉聲喚道:“小褚?小褚?”

  褚博緩緩凈開神韻已失的眼睛,看清楚顏俊偉之后,嘴唇顫抖著說道:“顏長老,快走,這……這里是圈套……”

  “告訴我,是誰干的”顏俊偉急聲問道:“敵人在哪?”

  “是……是……”褚博的話越來越微弱,漸漸的,幾乎連他自己都聽不真切,看樣子隨時都會斷氣。

  顏俊偉不知道他在說什么,只得伏下身來,耳朵貼近褚博的嘴邊,可惜,他沒有看到褚博嘴角突然抽搐了一下,露出一絲不易讓人察覺的詭異的冷笑。

  這時,褚博原本無神的眼睛突然閃現出精光,壓于身底下的手也抽了出來,掌中緊緊握著一把黑漆漆的手槍,他在顏俊偉的耳邊幽幽說道:“敵人,其實就是……我!”話音還未落,他的槍已頂在顏俊偉的小腹,冷然扣動了板機。

  嘭!突如其來的槍聲打破了飯店的內的寧靜,顏俊偉的身子明顯震動一下,兩只眼睛也猛的睜大,他又驚有駭地底下頭,看到自己肚子上的血洞,以及諸博手里的那支手槍。

  “你……”諸博的突下殺手,是顏俊偉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的。

  諸博并不停歇,再次扣動扳機,隨著沉悶的槍聲,顏俊偉的肚子上又多了一個血窟窿。

  “啊——”顏俊偉明白了一切,強忍劇痛,怒吼了一聲,一把將誅博的脖子扣住,隨后站起身,捏著諸博的勃頸將他高高的舉起,兩眼沖血,紅的嚇人,后腳道“為什么?告訴我,為什么?”

  顏俊偉的手勁太大了,諸博覺的自己的脖子都快被他掐斷,口鼻無法呼吸,肺子像是快要爆炸似的疼痛。

  他要緊牙關,用勁全身力氣,將手臂抬起,對準顏俊偉的獨自。又開了一槍。

  “嗷!”

  顏俊偉相是一只受傷的野獸,根本無視腹部的槍傷,舉者諸博,身子猛的向旁一竄,只聽咚的醫生,將諸博的身子重重頂在墻壁上。

  強烈的撞擊,使諸博覺的渾身上下的骨骼都要碎可,顏俊偉的首長像是鐵鉗要把自己的腦袋活生生的掐下來,這一刻諸博幾乎認為自己快要死了。

  槍聲將那些四處搜索的望月閣門徒隱了過來,進顏俊偉的肚子上滿是血,手里還掐在原地著諸博的脖子,眾人不明白怎么怎么情況,皆楞原地。

  不等他們回神,躲藏在桌底下的謝文東和金眼雙雙竄出,后者舉槍,對著眾門徒一頓狂射,而謝文東甩出金刀,直取顏俊偉的后腦。

  顏俊偉雖然背著對謝文東,身上又有多處槍傷,可反應依然快得驚人,腦袋一偏,石火電閃的將金刀避開。當啷!

  金刀釘在墻壁上,發出一聲脆響,不過,本應該反彈落地的金刀卻沒有下墜,而突然轉變方向,又向顏俊偉的面門飛來。

  顏俊偉嚇了一跳,想時間細想,身子微微后仰,腦袋向旁一側,嘴巴張開,一口將反射而來的金刀用牙叼住。

  謝文東兩眼瞇了米,在心里忍不住暗道一聲好厲害!

  褚博被顏俊偉掐著脖子,臉已經憋成醬紫色,缺氧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他使出最后的力氣,手指幾乎是機械性的扣動扳機,一槍、兩搶、三槍……一梭子的子彈,全都打在顏俊偉的肚子上,直到子彈打光,褚博還在口折板機,手槍發出啪啪啪頂針空撞的輕響。

  這許多的子彈,快把顏俊偉的肚子打爛,后者怪叫一聲,狠狠的將褚博甩了出去,隨后轉回身,向后一靠,依住槍斃,看到身后不遠處的謝文東,他眼睛不自然的亮起來,射出惡毒的光芒,身子向前挺了幾下,可最后,還是無力的倚回墻上。

  他雙手捂住肚子,鮮血如同水流一般,順著他的手指縫中汩汩流出,顏俊偉死死咬著金刀,咧開嘴,沖著謝文東露出駭人的森笑。

  肚子中了這么多槍,腸子都不知道被打斷成多少節,竟然還不死,還能站力不倒,此人的生命力夠頑強的。

  謝文東毫無畏懼的對上了顏俊偉的目光,嘴角一挑,淡淡而笑,悠然說道:“顏長老,久違了!”

  “謝……文……東!”嚴峻為腰身慢慢彎下去,不過仍高高的抬著腦袋,眼睛咋也不咋的看著謝文東,腦袋一甩,將金刀吐掉,一字一頓的咬牙說道。

  這時,褚博從地上坐起,喉嚨像是拉開的風箱,呼哧呼哧貪婪的吸著空氣?;毫撕靡換?,他才返過這口氣,雙手顫抖著換上一只新彈夾,然后抬起手槍,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向顏俊偉走去。

  “嘭、嘭、嘭……”

  每走一步,褚博便開一槍,子彈打在顏俊偉的周身,不時的濺起片片血花。

  顏俊偉再也挺不到,靠著墻壁,慢慢滑到,坐在地上,眼睛還是死死盯著謝文東,但人已經斷了氣。

  看到顏俊偉的慘死,數名門徒再也忍不住,紛紛從掩體后竄出,不過迎接他們的是金眼打出的精準無比的子彈。

  隨著數名門徒的倒地,北洪門和血殺人員也沖進飯店之內,如同狂風掃落葉一般,將剩下的幾名望月閣門徒全部清理干凈。

  直到這時,謝文東才慢慢收回金刀,長舒了一口氣。

  他走到顏俊偉的尸體前,低頭看了半響,方幽幽嘆了口氣,暗道一聲可惜!

  他轉回頭,又看向褚博,見他臉色白的嚇人,關切的問道:“小褚,你怎么樣?”

  “東哥,我沒事!”嘴上說沒事,說話時卻顯得有氣無力,褚博喘著粗氣,抹了抹臉上的冷汗,心中也是一陣后怕。

  望月閣的長老可不是浪得虛名的,身手一個比一個厲害,就拿眼前這位顏俊偉來說,在望月閣里并不算是厲害的長老,可如果不是自己事先偷襲,將其打傷,恐怕即便是兩三個自己困在一起也未必能殺得了他。

  又緩了好一會,褚博掏出手機,看了看上面的信息,然后將手槍戀戀不舍的交還給禁言,可憐巴巴的看向謝文東,低聲說道:“東哥,我……我的走了,曲青庭讓哦我們這些門徒全部回去!”

  這次偷襲謝文東,曲青庭和沈紅松也都派出不少門徒,只是這些人大多數都是在爭斗中虛晃幾槍便偷偷溜走了,雖然也有死傷,但與候光儉,顏俊偉損失的門徒比起來,他們的傷亡根本就不算什么。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