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五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五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青幫兩名守衛腦袋中槍,倒地身亡,姜森五人毫不停頓,直向包房走去。那喝醉酒的青年還嗎明白是怎么回事,探著腦袋,醉眼朦朧的問道:“你們這是拍電影啊?”

  沒人理他,姜森幾人來的包房門前,慢慢將門推開。

  包房里有男有女,歡聲笑語,還有人拿著麥克風哼唱這不成調的歌曲。

  姜森背著手,笑呵呵的走了進去,振聲喝道:“朱先生!”

  他聲音不大,但是足夠房間里每一個人聽到。眾人皆是一愣,紛紛向他看去不知道他是誰,進來要干什么。朱孝天坐在兩名小姐當中,左擁右抱,好不快活,只瞄了皆是一眼,再未看他,以為是夜總會的工作人員,拿起酒杯,邊喝酒邊問道:“什么事?”

  皆是循聲看去,目光在朱孝天的臉上停頓片刻,隨后入懷,抽出一張照片,放在自己眼前,與坐在沙發上的朱孝天對比了一下,確認無誤后,冷笑著點點頭,雙手一彈,照片飛到朱孝天面前的茶幾上。

  朱孝天一愣,低頭查看,只見對方扔過來的照片正是只見的,他滿面疑惑,問道:‘這是什么意思?“

  “文東黑貼,向無虛發!今天我是來向你索命的!”說著話,姜森將另只背于身后的受抽出來,再2他手中還握著一把明晃晃的手槍。

  就在對方眾人發愣的時候,毫無預兆,姜森猛然扣動了扳機,子彈飛射而出,精準的擊中在朱孝天的眉心。

  哌!子彈貫穿他的額骨,一道血箭自他的腦后射出,朱孝天還沒有完全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甚至連聲都未來得及吭一下,腦袋一偏

  ,垂在身旁的小姐的肩膀上,一命嗚呼。

  “啊-----”看著流血滿面的朱嘯天瞪大著死灰色的眼睛直挺挺地趴在自己肩上,那夜總會小姐發出一聲驚天東地的尖叫聲,整個人從沙發上彈了起來,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

  撲,撲,撲!

  姜森五人的槍口連續射出青煙,沉悶的槍聲響成了一片,頓時間,包房內子彈橫飛,人仰馬翻,女人的尖叫聲此起彼伏。

  連射只持續了幾秒鐘的時間便宣告停止,再看包房里,青幫的人沒有一個活口,全部是要害中彈,橫七豎八地倒了一地。

  姜森放下手槍,環視一周,看著滿地的尸體以及躲到墻角,嚇得哆嗦成一團的小姐們,嗤笑出生,彎下腰,在茶幾的果盤上拿起牙簽,差了快蘋果,塞在嘴里,然后像四名兄弟一甩頭,淡然道:“走!”

  五人變換著彈夾,邊從包房里走出來,剛才那名醉酒的青年這時候也清醒過來,坐在包房旁的地上,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向下看,屁股底下濕了好大一片。

  誰都沒有多看他一眼,姜森五人提著手槍,快步向樓下走去。正向前走著,走廊右側的一間包房的房門打開,從里面慌慌張張跑出數名青年,手中皆拿著片刀,出來后一個個左顧右盼,紛紛叫道:“哪打起來?那里出事了?”

  走廊里只能聽到那些小姐們死命的嚎叫,至于是那個包房發生了意外,他們也不是很清楚。

  還沒等這些人弄明白怎么回事,姜森五人齊刷刷將手槍舉起,對著那些青年,無聲無息的又是一頓亂射。

  在低沉的槍聲中,團團的血霧在對方人群中濺起,沒有半點的反抗,只兩輪齊射過后,數名青年全部倒在血泊中。

  越過他們的尸體,姜森等人下了樓,直向后面而去。

  林鑫早已在夜總會的后門做好接應的準備,姜森等人一路暢通無阻,順利出了后門,穿過胡同,鉆進停在路邊的汽車,飛馳而去。

  暗殺的行dong發生得極快,從他們進入夜總會到離開,沒有超過十分鐘。坐在車里,姜森給三眼打去電話,笑呵呵地說道:三眼哥,我們這邊的事情已經解決,下面,就看你們的了。

  干得漂亮,速度真夠快了!三眼在心里暗贊一聲,笑呵呵說道:好的,老森。辛苦了!說完,他將電話掛斷,對身邊的高強,李爽等人說道:兄弟們,現在該輪到我們上場了!

  三眼等人帶領著兩千余名文東會兄弟早已在鎮江的郊外準備妥當了,接完姜森的電話之后,三眼一聲令下,帶領手下的人員直向市中心沖去。

  暗組將青幫的堂口和據點都調查清楚,三眼按照暗組的提示,兵分數路,對青幫在鎮江的勢力展開全面打擊。

  朱嘯天被殺,青幫在鎮江勢力陷入群龍無首的境地,加上文東會進攻的突然,兇猛,堂口以及各處據點的青幫人員被打得措手不及,根本抵擋不住,先是一處地方生發潰敗,很快,敗像擴散到整個戰局,青幫全線失利,幫眾大規模的敗下陣來,被文東會打得四散而逃。

  戰斗僅僅維持了兩個鐘頭的時間,青幫在鎮江的堂口以及據點全部失守,被文東會奪了過去,其人員要么被打出鎮江,要么躲藏起來不敢露頭。

  消息很快傳都韓非那里,后者大吃一驚,敵人竟然打到鎮江去了,哪來的敵人?北洪門現在已徹底被己方壓制住,怎么可能還有余力去偷襲鎮江呢?他想不明白,立刻給傲天打去電話,詢問他的意思。

  傲天也聽說了鎮江受襲的事,只是他并未放在心里,他分析得很清楚,那只是謝文東牽制已方的手段罷了,若是回救,正中了謝文東的圈套。

  他將明自己的意思,韓非聽完大皺眉頭,疑問道:“你是說我們不去管鎮江?”

  “恩!” 傲天點點頭,說道:“謝文東狡猾的很,偷襲鎮江,其目的就是要讓我們回救,好緩解他們前線的壓力,等我們消滅了鎮江的敵人,再回來對付他們時,北洪門很可能緩過這口起,所以,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能給北洪門這個機會,現在箭在弦上,我們就得一口氣壓死他們,無論發生什么事!”

  雖然不是百分之百贊同傲天的意思,但韓非也想不出太好的主意,只好硬著頭皮來采納傲天的意見。

  青幫對鎮江的置之不理,即沒有抽兵去支援,大部隊也沒有回頭去圍剿文東會。這正合三的心意,攻占鎮江后,他馬不停蹄的找來當地的黑幫頭目,將青幫的地盤分發出去,全部讓給了當地的各大小黑幫。

  三眼拿青幫的地盤做人情,慷他人之慨,倒是贏得了當地黑幫的尊敬。其實,他這么做也是無奈之舉,自己此時不可能分出一部分兄弟來留在鎮江,既然自己守不了,還不如主動讓出去,就算日后青幫再打回來,也是一件麻煩的事。

  只用一天的時間,他把鎮江的場子全部分完,然后立刻帶領文東會的兄弟又向下一個目標——常州趕去。

  依然是估計重施,先暗殺青幫在常州的堂主,隨后大隊人馬掩殺進去,與青幫人員展開激烈的交戰。

  誰能想得到前一天他們剛剛打下鎮江,這么快又殺到常州來了。

  留守人員本就沒有多少的青幫勢力毫無懸念的又潰敗下來,直向與常州相鄰的武漢逃去??墑?,他們前腳剛進入武漢,三眼帶領著文東會的追兵隨后也到了,青幫人員幾乎被嚇破了膽,連抵抗都未做出來,再次敗套,這回,他們向無錫撤退。

  三眼似乎根本沒有放棄追殺的意思,在常州片刻也未逗留,帶領眾兄弟一路追雅趣,直逼無錫,只是將張研江留下來處理些瑣事。

  文東會一干人員在三眼的率領下將青幫的腹地鬧得覆天翻地,這可嚇壞了青幫的高層,連傲天都頗感以外,不再認為那是北洪門大規模的騷擾,而應該是敵人的主力,也知道這個時候,青幫的眼線才將青幫調查清楚,向含非匯報,敵人的頭目是三眼,其下面的人皆是文東會的人。

  現在,青幫已全面壓制住北洪門,取得最終的勝利只是時間問題,可偏偏在這個關鍵時刻,文東會的主力打到青幫的腹地看樣子,敵人的目標是已方的總部,是另韓非一籌莫展。

  青幫之所以能獲得如此大的優勢,一是以謝文東為首的北洪門主要干部受傷,無法直接參加戰斗,二是有望月閣在旁配合,另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青幫人員現在士氣高漲,接連的勝利使青幫的幫眾對北洪門的恐懼一掃而光,在心理上逐漸占有了優勢,可是,一旦后方吃緊,甚至總部遭殃壟擊,韓非不知道謝文已方的人員高昂的斗志還能保持到多久,一點軍心亂了,那么戰場上好不容易取得的優勢也就在轉瞬之間化為烏有。

  此事已無法再耽擱下去,他下令急調傲天回來,去殲滅深入已方腹地的這股文東會勢力。

  這時候把傲天調回去,對戰局的影響有多大,韓非很清楚,可是他沒有其他的辦法,若派別人回去,他根本不放心,總不能他自己回去吧?!畢竟老大不在戰場親自督戰,對下面兄弟的士氣也是個不小的打擊。

  傲天這倒是能理解韓非的苦衷,可是,對韓非的決定他還是不能茍同,接到韓非的命令后他根本沒有理會,依然指揮手下人員向北洪門的堂口發動一輪又一輪的猛攻。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6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