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九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九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文姿對唐寅倒是很好奇,也僅僅是好奇而已,覺得他這個人很怪。

  彭玲不是好動的人,可是也沒有死板到成天憋在家里的程度。除了時常在別墅附近漫步散心,每到周三和周六,她還會到市中心的超市去購物,買些吃的東西和日常用品。平時,陪她的人當然是文姿,現在,又多出一個唐寅。

  彭玲和文姿都是外表漂亮又有氣質的女郎,前者典雅,后者活潑,各有千秋,唐炳和她倆上街,感觸最深的是,時常能看到過望的行人向他投來總羨慕不已的目光。

  陪女人逛街不是一件輕松的事,謝文東有這樣的感覺,唐寅也有。不過他從來沒有怨言,反而很興奮,每一次陪彭玲外出,那都是一次或許能碰到段天揚的機會。

  這天,周六。

  下午,彭玲一如往常,從別墅里出來,準備去往市中心的超市,唐寅當然也第一時間跟了出來。

  坐上轎車,彭玲看了一眼跟上來的唐寅,沒有多說什么,開車的文姿撇撇小嘴,說道:“喂!你這個人好奇怪啊,我們沒有叫你,你為什么還要跟來?”幾天來,唐寅如影隨行,彭玲和自己走到哪,他跟到哪,要命的是,他的性格沉悶得嚇人,如果你一天不跟他說話,他就真的一天都一聲不吭。

  唐寅聳聳肩,說道:“我只做我應該做的事!”說完話,嘴巴一閉,才神在在的開始閉目養神,再沒有開口說第二句話的意思。

  文姿翻翻白眼,低聲嘟囔道:“真不知道東哥為什么會把你派過來?!?br/>
  唐寅聽得清楚,眼皮都未挑一下,坐得安然,假睡得沉穩。

  文姿沒發氣地看看他,再瞧瞧坐在后面的彭玲,搖頭嘆氣,無奈地啟動汽車,向市中心開去。

  由于是周末,超市里的客人很多,人山人海的,放眼望去,黑壓壓的都是顧客。彭玲和文姿在超市里足足逛了兩上鐘頭,各拎了兩大包的東西從超市里出來。文姿瞥了一眼兩手空空、一身輕松的唐寅,不滿地說道:“喂!你有沒有點紳士風度,沒看到玲姐拿了那么多東西嗎,幫下忙能累死你呀?”

  唐寅搖搖頭,說道:“不行!”不是他不想幫,而是不能幫。段天揚是高手,要?;づ砹岬陌踩?,他必須得保持最佳的狀態,隨時準備拔刀應戰,手里若是拎著東西,會造成行動上的不便。

  想不到他拒絕得如此干脆,文姿又好氣又好笑,正想和唐寅好好理論一番,彭玲回頭說道:“沒關系的,東西又不是很重,我們平時不也是這么拿的嘛!”

  “哼!”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文姿心里還是很不舒服,氣呼呼地彭起了腮幫子,沖著唐寅重重哼了一聲。

  看著她孩子氣的樣子,唐寅被逗笑了。

  唐寅是個模樣清秀的男人,笑起來雖然有些邪氣,但無法否認,還是很帥氣的。

  很少看到他笑,文姿怔了怔,睜大眼睛看著他,疑問道:“你鬼笑什么?”

  唐寅搖搖頭,沒有說話,只是臉上的笑容更深了。

  逛了這么長時間的超市,出來時,彭玲和文姿都有些餓了,二人在超市外選了一家環境寬敞、干凈的小吃店,走了進去。

  小吃店里的人不是很多,彭玲和文姿占了一桌,唐寅則坐在兩人旁邊的空桌。

  彭玲向服務員隨便點了些吃的,時間不長,服務員把東西送了上來。坐在隔壁桌的唐寅什么都沒要,只是默默地喝著店里免費又低劣的茶水。

  正當彭玲和文姿吃飯時,一名身著筆挺西裝的青年走了過來,青年相貌英俊,帶著眼鏡,瀟灑中又透出幾個儒雅,舉手抬足,大方得體,身上自然流露出一種貴族的氣質。他來到二女的餐桌旁,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打擾一下二位,請問,長春中怎么走?”

  彭玲和文姿一愣,雙雙抬頭看向來人,看清楚對方的模樣,兩人心中皆生出好感。

  一個人的外表,無疑就是一張最好的名片。青年儒雅高貴、斯斯文文的樣子,很難讓人不生出好感。

  文姿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不好意思,我們對T市也不是很熟悉,你可以問問小吃店的老板,他可能知道?!?br/>
  英俊青年愣了一下,笑問道:“聽口音,你是東北人吧?!”

  文姿是土生土長的東北人,雖然在外漂泊數年,但說話時還是多少帶些東北的口音。她點點頭,道:“是啊!”

  “巧了,我也是東北人?!庇⒖∏嗄昝媛斷采?,興奮地說道,聽他的語氣,頗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我是J市的?!蔽淖誦Φ?。

  “是嗎?我們的家鄉離得不遠,我是H市的?!庇⒖∏嗄炅成系男θ莞硬永?。

  “哦?玲姐,和你的老鄉啊!”文資先是對彭玲說了一句,隨后又好奇地問道:“不過,聽你的口音卻有點不太象?!?br/>
  “呵呵,在外面呆的時間長久了,天南地北的,口音早就變得四不象了,拐到南天門去了?!庇⒖∏嗄晡弈蔚靨究諂?。

  在一個陌生的城市里能遇到老鄉,確實是件很令人高興的事,尤其對彭玲和文資而言,她倆在T市本就沒有什么朋友,加上謝文東不在,平時能說話的人很少,突然遇到一個老鄉,感覺十分的親近,而且這個老鄉還很英俊,很幽默。

  彭玲此時也好奇起來,含笑問道:“你家在H市的那里?”

  “道外!”英俊青年倒是很自來熟,不用邀請,‘自覺’地挨著文資坐下,和二女暢談起來,交談中,當他的目光掃過坐在對面的彭玲時,眼中突然閃爍出異亮的精光,不過,精光卻被他的眼睛遮擋住。

  青年對H市的環境很熟悉,侃侃而談,各處地名以及有升毫億2比較轟動的事件,隨口道出,看起來,確實象H市的人。

  由于是老鄉,彭玲,文資的戒心降低許多。

  她倆沒有起疑心,可唐寅眼中不揉沙子,當青年走過來的時候,他就通過對方走路的姿態判斷出來者學過武,而且比普通的習武之人要高深許多,現在他又主動向彭玲和文資搭訕,堂而皇之坐下來夸夸其談,更是令唐寅起疑。

  正當他們三人相談甚歡的時候,唐寅端起茶水,走了過來,沒有說話,直接用身子頂了頂彭玲,示意她向里面點坐一坐。

  彭玲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將身子挪了挪,空出一塊地方,唐寅挨著她一屁股坐下,隨后笑呵呵地看著面前的青年,說道:“真是巧,我也是H市的?!?br/>
  唐寅突然過來,引得青年一愣,但他很快就恢復常態,淡然笑道:“哦?是嗎?你家在什么地方?”

  “忘記了?!碧埔嗆塹睪瓤誆?。

  撲!文資差點把剛吃的飯吐出來,哪有人會不記得自己家在什么地方?這個唐寅擠過來干什么?還和玲姐坐得那么近?她嘴角一撇,說道:“扯淡?我怎么不知道你家是H市的?”

  “你和我很熟嗎?”

  “不……不熟啊!”

  “既然不熟,你又怎么知道我是哪的人呢?”唐寅笑問道。

  文姿話塞,被唐寅頂得說不出來話。

  英俊青年看看文姿,再瞧瞧唐寅,眨眨眼睛,問道:“你們認識?”

  唐寅隨口說道:“算是吧!”

  “哦!既然認識,為什么要分開坐吃飯呢?”英俊青年不解地問道。

  “是啊!為什么要分開坐呢?”唐寅把問題又推了回去。

  “我怎么會知道?”英俊青年淡淡笑道。

  “你想知道?”

  “想?!?br/>
  “因為你?!?br/>
  “我?”

  “對!”

  “和我有什么關系?”

  “我在等你?!?br/>
  “你認識我?”

  “算是吧!”

  “可我卻從來沒有見過你?!?br/>
  “現在見到了?!?br/>
  唐寅和英俊青年對話極快,你一言,我一語,聽得彭玲和文姿都暈忽忽的,不明白二人到底要說什么。

  文姿最先忍不住了,向英俊青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對唐寅低聲喝道:“喂,你又發什么神經啊?”

  “人,是最可怕最虛偽的,輕信于人,到最后連自己的腦袋是怎么丟的恐怕都不知道?!碧埔職淹孀挪璞?,話是對文姿說的,眼睛卻盯著對面青年。

  “哈哈!”英俊青年仰面而笑,搖頭道:“聽著位朋友的話,好象我是會吃人的老虎似的?!?br/>
  “我一直都認識,人比老虎可怕得多。老虎吃人,還會剩下骨頭,而人吃人,連骨頭都剩不下。

  文姿按耐不住,臉上露出怒氣,剛要說話,英俊青年卻大點其頭,笑道:“朋友的話,有道理?!倍倭艘幌?,他問道:“你知道我是誰/?!?br/>
  “知道?!?br/>
  “你知道我的身份?!?br/>
  “知道?!?br/>
  “恩!”英俊青年不再說話,抬起手來,慢慢將眼睛摘下放于桌子上,隨后,手慢慢沉了下去。

  青年身上瞬間散發出的殺氣直逼人的心魄。

  唐寅臉上的笑容變得更濃更深,兩眼跳動著興奮,激動的光芒,他看著青年的眼神熾熱,熾熱得幾乎要燃燒起來,那不象是在看一個陌生人,而象是在看心儀已久的心上人。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6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