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三百零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三百零四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從專賣店出來,謝文東和彭玲還清楚記得那服務員下巴都快要掉下來的表情,相視一笑,忍不住笑出聲來,彭玲連連搖頭,說道:“文東,你怎么還像小孩子似的和人家亂賭氣,買了那么多衣服,我怎么能穿得完嘛!”

  謝文東雙手交叉,枕于腦后,笑呵呵說道:“穿不完不要緊,我只求舒心,”說著話,他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新換上的休閑裝,問道:“這套衣服合適嗎?”

  彭玲幫他挑選的休閑裝簡約,清爽,也很得體,她上下打量幾眼,嬌笑著說道:“合適!至少比你的中山裝合適百倍!”

  謝文東聳聳肩,笑瞇瞇地沒說什么,從口袋里掏出那張他和彭玲臨離開時專賣店服務員硬塞給他的貴賓卡,抖手甩進街旁的垃圾桶內。

  他二人的歐洲之旅也就在這樣的歡笑中開始,雖然前后加在一起只玩了七天,但確實彭玲在這段時間里最快樂的時光,充滿了歡聲笑語,也充滿了甜甜蜜蜜,旅游結束之后,謝文東和彭玲先去了極樂島,在島上又住了兩天之后,謝文東決定啟程返回中國。

  謝文東之所以要到極樂島,一是看望許久未見的父母,再者,也是為了送彭玲回來。

  現在,中國黑道上的情況太復雜,?;姆?,彭玲繼續留在中國,很不安全,而且自己還要分心照顧她,十分不便,雖然他沒有把這些話說出口,但彭玲能明白謝文東的心思,沒有再強求和他一起回中國,臨分手時,一再叮囑他要小心,照顧好自己。

  她的理解與體貼,令謝文東窩心,他喜歡的不僅僅是彭玲的美貌,更喜歡她獨li自主的個性。

  從極樂島回到中國之后,謝文東便開始了讓人透不過氣的忙碌中,他離開這十余日,北洪門未處理的事務已堆積如山,各堂口的zhan報與請示擺滿了他的辦公桌,當謝文東忙得抬不起頭的時候,越發懷念起在醫院里調養的東心雷。

  這天,謝文東早早起床,簡單吃過早餐之后,便一頭扎進辦公室里,開始了要持續一整天的‘奮斗’。

  謝文東有錢有勢,黑白兩道皆能只手遮天,人們看到的也僅僅是這些,卻永遠不會看到在這些背后,他所付出的艱辛與努力,還有無數次的徘徊在生死邊緣的險境。

  正當他查看各堂口的zhan報時,門外傳來敲門聲,謝文東頭也沒抬,說道:“請進!”

  房門一開,江娣從外面走了進來,沒等她開口,謝文東邊看文件邊問道:“小娣,有什么事嗎?”

  江娣一愣。笑問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恩!”謝文東面無表情地應了一聲,目光依然在文件上掃來掃去。

  江娣面色一正,不敢再說笑,輕聲道:“東哥,有位名叫張華的人求見?!?br/>
  謝文東頓了片刻,說道:“我似乎不認識這個人?!?br/>
  “他說他是韓國洪門的新任大哥?!苯匪檔?。

  “哦?”謝文東終于把手中的文件放下,掐了掐兩眼間的鼻梁,伸展著僵硬的筋骨,說道:“韓國洪門的老大?有意思、他來找我干什么?讓他進來吧!”

  “是!東哥!”江娣應了一聲,走了出去。

  她前腳剛走,五行兄弟隨后進入辦公室,自動自覺地分站在辦公室的墻角,小心戒備。己方和韓國洪門是敵對關系,對方的信任

  老大來了,出于什么目的,誰都不好說。

  時間不長,幾名陌生人在江娣的指引下走進辦公室里。

  為首的一位,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身材不高,其貌不揚,在其身后,跟有兩名粗壯敦實的青年。近來之后,中年人直奔坐在

  辦公室后面的謝文東而去,當他快到近前時,辦公室前的金眼一伸手,表情冷峻地將他攔住。

  中年人愣了一下,隨后連連撮手,笑道:“謝先生,我沒有惡意,我這次冒昧的登門拜訪,

  是希望能化解你我兩家的恩怨”。

  謝文東看著中年人,打量他片刻,點點頭,含笑問道:“張先生是新任的韓國洪門大哥?”

  “是的是的!”張華笑道;“對于上任大哥鄭龍與謝先生之間存在的誤會,我很抱歉,

  也希望那些誤會能隨著鄭大哥的過世而一筆勾銷?!薄昂嗆?”謝文東笑了,笑瞇瞇地注視著張華。

  在他犀利的目光下,張華渾身不自在,臉上的笑容也顯得有些難看。

  他這次來找謝文東,也冒著很大的風險,談好了,自己能成功化解來自外部的威脅,

  若是談崩了,他恐怕也就回不去韓國了。

  在他慌亂的眼神中,謝文東很輕易便看出他的擔憂與恐慌,嘴角慢慢挑起,仰面談然而笑,

  看的出來,張先生千里迢迢到中國來找我,是很有誠意,不過。。。?!彼鴉岸僮?,故意沒有說完

  張華緊張地問道:“不過什么?謝先生有話盡管直說?!?br/>
  謝文東說道:“不過,我不知道,你的和談是出于你的意思,還是出于整個社團的意思?!?br/>
  張華愣了一下,隨即松口氣笑了,說道:“我現在是韓國洪門的大哥,我的意思,就是社團的意思,這一點請謝先生盡管放心?!?br/>
  “既然如此,我似乎再沒有拒絕的理由了?!?br/>
  “這么說,謝先生是同意和我。。。我們和平相處了?”

  謝文東笑道:“我是不喜歡招惹麻煩的人呢,一直以來,也是貴幫在和我作對?!?br/>
  張華聞言,立刻義憤填膺地說道:“那都是上任大哥鄭龍的意思。。?!?br/>
  “不管怎么說。鄭龍已經死了。我和他的恩怨,不想再提及?!斃晃畝檔潰骸凹熱徽畔壬胍吞?,那么,就應該拿出和談的誠意?!?br/>
  “誠意?謝先生指的是什么?”張華不解地問道。

  謝文東說道:“你應該知道,因為受了望月閣的蠱惑,有十五家洪門分會組成了臨時聯盟來與我敵對,而你們韓國洪門就是其中之一,不知道由張先生接手之后的韓國洪門是否還要繼續參加十五洪門分會聯盟呢?”

  張華想也沒想,急忙說道:“當然不!那都是因為上任大哥鄭龍糊涂,我們社團上下,都是反對參加什么十五洪門分會聯盟的,這一點請謝先生盡管放心,等我回去之后,立刻退出?!?br/>
  “很好!”謝文東笑瞇瞇地點點頭,看著張華,笑道:“看起來,張先生比鄭龍要明事理的多?!?br/>
  嘿嘿!張華干笑道:以后還要請謝先生多加照顧。

  鄭龍生前,可能做夢也想不到,在自己死后,下一任的掌門大哥會把他貶的一無是處,簡直如同仇人一般,這就叫世態炎涼,人走茶涼。

  韓國洪門主動向謝文東提出和解,等于重根本上動搖了十五洪門分會聯盟的基礎。

  其余的十四家洪門分會大哥既沒有譴責張華,也沒有贊同他的做法,一個個對此事的態度皆選擇了沉默,可怕的沉默。

  由望月閣組織發起的第二次對北洪門的進攻,就在這種可怕的沉默中,還沒等開始便宣告可終止。

  望月閣在洪門的威信,也從來沒有如此之低過,甚至跌到了最低點,而造成這一切的人,就是謝文東。

  黑道并不是江湖,黑道也不再事從前的黑道,當望月閣還抱著老思想不想去與謝文東為敵的時候,才猛然發現,他們那一套已經行不通了。

  現在,唯一還站在望月閣這一邊的洪門大哥只剩下菲律賓的洪門老大,周文才。

  周文才之所以要站在望月閣這一邊,也是沒有辦法而為之。

  在上海的洪門分會上,只有他和鄭龍一直向謝文東發難,結果現在鄭龍死了,他感到一股由衷的唇亡齒寒,不用問,謝文東的下一個目標肯定就是自己,就算自己放棄與謝文東為敵也沒有用,他現在一沒有選擇,要么協助望月閣干掉謝文東,要么就是自己象鄭龍一樣被陰死在謝文東手里。

  十五洪門分會停止向中國增派人力,只剩下菲律賓一家分會繼續不斷的派人手道中國來,不過,在謝文東看來,那已不足為慮。

  現在他要做的是,就是搞定青幫,然后解決望月閣。

  當許多困難一起壓來的時候,很多人都會承受不住,并非被困難所壓倒,而是被嚇倒。但當你咬牙挺住的時候,你會發現,應付這些所謂的困難似乎并不那么艱難。

  現在的謝文東就是這些,十五洪門分會名存實亡,望月閣元氣大傷,青幫進攻勢頭受阻,銳氣大減,停滯不前,現在,似乎一切都在向著北洪門有利的情況發展,令謝文東更加高興的是,東心雷,任長風,格桑陸續出院,只有袁天仲的傷勢較重,還需要留院休養。

  有了這些得力干將的復出,謝文東也終于具備了向青幫展開全面反擊的信心。

  謝文東站在落地窗前,目視窗外,握緊的拳頭輕輕砸下窗框,嘴角微微挑起,幽幽冷笑,青幫,吃了我那么多,現在,也該是叫你們吐出來,加倍償還的時候了!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