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四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四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這人身材瘦小,衣服流里流氣,看起來十足的小混混模樣。

  他是走到道路的另一邊,邊走邊驚訝地看著在路邊爭斗的人群,好象一個無意中過路的行人,誰都沒有在意到他。

  當他走到和謝文東平行的位置時,突然改變方向,穿過橫道,大跨步向謝文東跑去,同時,從后腰上拔出手槍。

  謝文東注意到他的時候,這人已越過路邊的汽車,距他只有十數米之外,要命的是,這人手中的槍已經抬起來,槍口duizhun謝文東的腦袋。

  糟糕!謝文東此時再想躲閃,卻已來不及,而周圍?;に娜擻值驕嗬虢顯?,無法及時伸出援手。

  該死!不是說只有八個人嗎?怎么這時又蹦出一個?!謝文東倒退,他聽見來人的喘息聲,甚至能聽到他手指扣動扳機的咯咯聲。

  “嘭!”槍聲響起,接著,又是轟隆一聲巨響,地面都為之震動。

  槍,是劉波開的,怒射而出的子彈精準無比,直接打在那人的后心上,可是,就在子彈打中對方的同時,那個人的整體身體如同吹爆的氣球,隨著轟隆一聲驚天響,人化成一團火球,瞬間爆炸開來。

  距離他不遠處的轎車車窗全部被震碎,即使十米開外的謝文東也沒免掉波及,身體被迎面襲來的氣浪吹了起來,撞在商場的玻璃門上,嘩啦一聲,將鋼花玻璃撞個稀碎。

  “哎呀!”無論是遠處的劉波還是近處的姜森、東心雷等人,無不失聲驚叫。

  五行五人在那殺手爆炸的同時,心臟都縮成一團,但五人反應極快,瞬間抽出手槍,將與之對質、微微愣神的三名殺手射殺。

  “東哥,你怎么樣?”“東哥,你沒事吧?”姜森和東心雷沖到躺在地上的謝文東身邊,大聲呼喚。

  謝文東當然有事,雖然他距離那殺手的距離較遠,沒有被爆炸產生的碎片直接擊中,但因爆炸而生成的氣浪對他的沖擊可不小。

  僅僅時隔兩天,他再次體會到渾身骨頭快要散架的滋味。他趴在地上,閉著眼睛,不想也無力起來,兩只耳朵震得嗡嗡作響,什么都聽不見。

  感覺有人搖晃自己的身體,他睜開眼睛,見姜森和東心雷各蹲跪在自己左右,嘴巴一張一合,似在喊著什么。

  他頭昏耳鳴,重又閉上眼睛,yongli地抬起手,微微搖了搖。

  此時,任長風等人已清理干凈左側的那五名殺手,其中有兩人掛了,一個是被任長風削掉了半個腦袋,一個被格桑摔斷頸骨。另外三名殺手則被眾人合力制服。將活捉的殺手交給幾名開車的小弟看守,任長風等人立刻搶步沖到謝文東近前,查看他的情況。

  格桑地著頭,見謝文東面色蒼白如紙,瞪著大環眼問道:“東哥……是不是不行了?”他很擔心謝文東,只是言語表達得有些不當。

  任長風怒氣沖沖地白了他一眼,斥道:“胡說什么,給我閉嘴!”如果換成旁人說這話,任長風早翻臉了,但格桑平時就傻呼呼的,他也沒辦法和他計較太多。

  他抬頭對東心雷道:“快把東哥送醫院!”

  東心雷拍了拍腦袋,二話沒說,伸手把謝文東抗起來,轉身向汽車的方向跑。

  謝文東趴在他肩上,腦袋抬了抬。東心雷感覺到,忙停下身,關切地問道:“東哥,怎么了?”

  “要……抓活口……”謝文東聲音沙啞地說道。

  “啊?是!”東心雷點頭,對任長風道:“長風,記得讓人把殺手帶回到總部!”

  “恩,我知道!”任長風答應一聲,東心雷想了想,又說道:“還有,把王海龍扣起來!”

  謝文東來商場,就是受到到王海龍的邀請,而殺手這么快就能準確地知道謝文東的行蹤,很可能是洪門內部有人告密,王海龍的嫌疑最大,東心雷懷疑他也是很正常的。

  任長風聞言,愣了愣神,隨即點點頭,道:“我明白該怎么做了!”

  他一揮手,帶上兩名干部,對其中一人道:“你把被咱們活捉的殺手押到總部,路上小心,如果出了差錯,我拿你是問!”

  “是!任大哥!”那人干脆地回應。

  任長風滿意地一笑,帶著另外那名干部,向商場的大樓內走去,準備找王海龍算帳。

  他還沒有進門,那被他派去押送殺手的干部又跑了回來。任長風眉毛一挑,問道:“怎么了?還不快點去,等警察來了,我們一個人都別想帶不走了!”

  “不是……”這位干部面帶難色道:“任大哥,那……那三名殺手都死了!”

  “什么?”任長風聽后,怔了兩秒鐘,伸手將那人推開,大步走到那殺手近前,低頭一看,三人面如死灰,嘴角掛血,用手一摸鼻息,冰冷毫無生氣。該死!任長風憤怒地抬起頭,問道:“他們是怎么死的?”

  “不……不清楚……”看守殺手的幾名小弟嚇的兩腿直發抖,紛紛搖頭顫聲說道。

  “媽的,你們是豬頭嗎?三個大活人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要你們還有什么用!”任長風氣得兩眼只冒金星,這三人一死,殺手已沒有活口,想從他們身上查出底細也基本不可能。

  姜森走過來,拍拍怒極的任長風胳膊,蹲下身,翻了翻殺手的眼皮,再捏開他們的嘴巴,向里一看,舌頭變成黑色,暗吃一驚,他抬頭對任長風道:“這三人是服毒死的?!?br/>
  “服毒?”任長風皺著眉頭,疑惑地看向那幾名小弟。

  那幾個小弟連連搖手道:“任大哥,我們沒給他們吃東西,也沒看到他們自己吃了什么東西啊!而且,他們的手都是被捆著的……”

  任長風咬牙道:“難道毒藥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嗎?”

  姜森面色凝重,擺手道:“毒藥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而是早已經被他們含在嘴里了?!?br/>
  任長風疑問道:“你怎么知道?”

  姜森掐著一個人的腮,使其嘴巴張開,說道:“你看,他沒有大槽牙,另外兩人也是,如果我沒有猜錯,他們的槽牙是假的,由臘類的材料制成,里面包藏巨毒,一旦被活抓后,他們將槽牙咬碎,毒藥自然流出,致自己于死地?!?br/>
  任長風咽口吐沫,驚訝道:“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人?”

  “當然!”姜森站起身,走到被格桑摔斷脖子的殺手前,邊撬開他的嘴巴邊說道:“以前,魂組就有這樣的殺手?!彼禱凹?,他把手伸進尸體的嘴巴里,略微一yongli,從里面拔出一顆牙齒,苦笑道:“答案就在這里!”

  “真他媽的變態!”任長風接過牙齒,放在掌心看了看,形狀和正常的牙齒差不多,顏色也相似,只是中間部分微微發黃。刺殺之前,先把毒藥藏在嘴里,抱著不成功則成仁的決心,這樣不要命的殺手簡直太恐怖了。他背后生風,心底升起一絲寒意,喃喃道:“他們究竟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他們是什么人,只知道他們是非??植賴牡腥?”任長風的身后傳來說話聲。他轉頭一瞧,劉波不知何時悄然不聲地站在他身后。劉波接著又說道:“而且,還是講究智謀的敵人!”

  任長風挑起眉毛。

  劉波回手指了指身后的大樓,說道:“剛才,我就在那棟大樓內,下面的情況也看得很清楚。殺手實在很狡猾,他們先出動八名殺手,尋機刺殺東哥,如果能成功,當然再好不過,如果不能成功,至少也會吸引你們的火力,然后,再出動一名死士,趁亂暗殺東哥。這個人隱藏的很隱秘,也偽裝得很成功,即使我當時也沒有發現他。就在你們和殺手亂戰的時候,這個人跑出來,我發現他圖謀不軌時,他已經到了東哥的附近,所以我只能開槍,只是想不到的是,他的身上竟然捆綁了炸藥,真是出人意料,如果他距離東哥再近一點點,那么,我這一槍下去,要的就不單單是他一個人的命了!”

  任長風額頭見了汗,聽完劉波的話,他意識到這群殺手絕非簡單的普通殺手,除了不怕死、訓練有速外,還很詭詐。他神經緊張,握緊拳頭,凝聲道:“真想知道他們是什么人!”說著話,他低頭看向地面的尸體。

  劉波搖頭苦笑道:“不用想在他們身上找什么線索了,安排的如此周密,殺手不會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即使有,也可能是假的?!?br/>
  任長風點點頭,道:“從死人身上找不到線索,那我們只有去找活人了!”

  劉波一愣,問道:“活人?是誰?”

  任長風冷冰冰地幽幽說道:“王海龍!”

  不用他去找王海龍,后者主動來了。

  商場后門發生爆炸,他又不是聾子,怎么可能聽不到,所以急匆沖沖地趕過來。

  到了現場,看到滿地的尸體,還是紅糊糊的肉末、碎塊,他身子一栽歪,差點暈倒,結結巴巴地問道:“這……這是發生了什么事?”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