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01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01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挨罵到沒關系,問題的關鍵是,他們是什么人?為什么要對許老下手?”另一名大漢向地面的尸體努努嘴,面色凝重地說道。

  他三人議論紛紛,謝文東和靈敏二人相互看看,轉身便要離去??啥嘶姑蛔叱黽覆?,阿義突然說道:“等一下!”

  唉!謝文東暗嘆口氣,眼中殺機頓顯,停住身形,雙手自然下垂,慢慢轉回身,似笑非笑地問道:“你有什么事嗎?”

  阿義滿面狐疑地走到謝文東近前,低下頭來,看了看他前衣襟的彈洞,再伸手摸了摸,表情陰沉下來,凝聲問道:“你,有穿防彈衣?”

  謝文東身上的防彈衣十分特殊,并非是鋼板制成,質地柔軟細膩,除了分量重一切之外,和普通的衣服沒什么分別。阿義并沒有摸出來,只是感覺上認為謝文東應該是穿有防彈衣一類東西護體。

  事到如今,想隱瞞也隱瞞不住了,他淡然而笑,說道:“有備無患嘛!”

  普通人身上怎么會有防彈衣?而且還是如此特殊的防彈衣!阿義變色,語氣冰冷下來,問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謝文東跨前一步,貼近阿義,在他耳邊低聲說道:“你聽說過謝文東這個名字嗎?”

  聽聞這話,阿義的眼睛猛的張圓,駭然道:“你是。。。。。?!笨苫姑壞人鴉八低?,突然間,感覺自己的心口一陣冰涼。他臉上表情僵住,難以置信地低下頭,只見在自己的心口處,插著一把金光閃閃的小刀,刀的鋒芒已完全沒入他的心臟。

  沒有發出任何的叫喊,阿義兩眼翻白,瞳孔放大,身子搖晃幾下,迎著謝文東直挺挺地倒下。謝文東反應極快,一把將阿義接住,笑呵呵說道:“兄弟太熱情了!”

  另外兩名大漢站于阿義的后面,由于他身體的隔擋,并未看清楚發生了什么事,見阿義靠到謝文東身上,皆感奇怪,不解地對視一眼,隨后說道:“阿義,你這是干什么?”

  沒人回話,回答他們的是一把金色的飛刀。

  唰!隨著謝文東手腕抖動,金光在空中乍現,像是一道金色的流星,瞬間沒入左邊那名大漢的脖頸內。

  撲哧!大漢的臉上還呆著驚訝,但脖子已被金刀刺穿,身子不由自主地緩緩倒了下去。

  另外兩名大漢冷熱見同伴被殺,本能的驚呼一聲,回手準備掏槍,而此時謝文東身旁的靈敏已身形似箭的向他串去,他剛把手槍抽出,靈敏已到了他近前,身形躍起,膝蓋高抬,重重掂在那大漢的胸口上。

  “啊——”大漢痛叫出聲,仰面摔倒,未等他從地上爬起,靈敏就勢一滾,轱轆到他身旁,已胳膊肘根擊他的脖頸。

  想不到這個看起來嬌滴滴的漂亮女郎身手竟然如此敏捷,如此的狠毒,大漢急忙側滾,將靈敏猛擊過來的一肘險險避開。他是躲開了靈敏,但卻忽略了另外的一個人,謝文東。

  不知何時,謝文東已到了他的身后,等他身形穩住時,猛地將銀線套在大漢的脖子上,隨后雙手用力,拉緊銀線。

  大漢的喉嚨里發出咯咯的咕嚕聲,雙手揮舞,想把脖子上的銀線拉開,可是,銀線鋒利,早已深深地嵌入了他的皮肉里,哪里還能拉得出來。

  謝文東咬緊牙關,猛然使個寸勁,只聽撕的一聲,大漢脖頸的血管連同氣管一同被銀線割斷,血流如柱,身子掙扎幾下,便沒有

  了動靜。

  三名大漢,只是轉瞬之間就全部死在謝文東的手里,其殺人手段可謂是干凈利索,兇狠惡毒。謝文東松開銀線,甩甩金刀上的血珠,將其收起,然后長長除了口氣,他對靈敏甩下頭,說道:“把搶收集起來,順便把尸體處理干凈!”

  靈敏邊收槍邊問道:“等會許雄風回來怎么辦?”

  “現在不管不了哪么多了,走一步算一步吧!這些殺手肯定是CIA的特工,想不到他們的效率如此之高,這么快就找到我們了!”謝文東拖動尸體,拉到別墅院內的草叢中,隨手拔些青草,改在尸體上。

  他兩人剛把三名大漢的尸體伴奏,別墅外傳來一陣馬達聲,接著,一輛豪華的白色加長奔馳轎車緩緩行駛過

  進入別墅大門,轎車停下,車門移開,一名七十多歲的老者從車里走出來,驚異的看著謝文東和靈敏二人,疑問到:“你們是誰?怎么會在我家里?”說著話,他看到兩人還抬著一具尸體,是金頭發,白皮膚的洋人,他眉頭皺的更深,驚道“這。。。這人又是誰?”

  真是巧啊!許雄風早不回來,晚不回來,怎么偏偏感到這個時候回來?!謝文東抬頭看看靈敏,暗使眼色,將尸體慢慢放下,向那老者走去,同時臉上還呆著微笑,說道:“他是殺手,已經被我們干掉了!”

  “你們?”老者疑問到:“那你們又是誰?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事說來話長。。。?!彼禱凹?,謝文東和靈敏已走到老者近前,他右手自然的背于身后,在掌心里,扣著明晃晃的金刀,而靈敏的手里則握有黑漆漆的手槍。他倆準備出其不意的制住老者,可還沒等二人動手,別墅外冷然間傳來義診,‘吱嘎’的剎車聲,謝文東舉目一瞧,只見別墅門外的道路上停有數輛轎車,車窗外都是槍筒子。

  來不及細想,謝文東大喝一聲危險,拉住靈敏和老者,向車內撲到。

  “撲,撲,撲----”

  無數的子彈從別墅外傾灑近來,摩擦空氣,發出嗖嗖的呼嘯子彈撞擊轎車的鐵皮,噼啪作響。

  車內,謝文東和靈敏壓在老者身上,連頭都太不起來,對開車的死機大聲說道:“還愣著干什么?快開車!”

  死機哪見過這樣的場面,早已嚇傻了,聽到謝文東的呼喊,才算反應過來,啟動汽車,一腳將友們踩到底,直向別墅內的小洋樓駛去。

  “是。。。。是殺手又來了嘛?”老者抓著謝文東的衣袖,緊張的問道。

  “沒錯!”謝文東仰起頭,透過車窗外張望。

  老者并不知道殺手是沖著謝文東,還以為是針對自己而來的,臉色蒼白,結巴的問道:“這些殺手是什么人?”

  謝文東說道:“應該是CIA的特工?!?br/>
  “啊?”老者聞言,本就蒼白的臉色變得更蒼白,喘著粗氣問道:“CIA為什么要殺我?”

  “呵!”謝文東嗤笑一聲,隨口說道:“也許,你手里有他們想要的東西!”

  “他們想要的東西?”老者滿臉的莫名其妙,白色不得其解

  他二人說話間,靈敏探起頭,對著那些打算沖殺進別墅院內的殺手們展開還擊。靈敏在北洪門素有‘探花’之稱,無論是槍法還是身手都是有獨到之處,她連開數槍,雖然未能百發百中,但也打倒兩名殺手,并將其他人逼在門外,不敢輕易沖入。

  很快,汽車到達洋樓門前,司機技術嫻熟,急轉方向,將汽車的車門正好對準洋樓的房門。謝文東片刻也未耽擱,汽車剛停,便拉著老者,直接竄進樓內,靈敏和司機也隨后跟了進來。

  將房門關嚴、鎖死,老者快步沖到窗臺前,緊張地向外望了望,可剛露出半顆腦袋,子彈便呼嘯而來,將窗戶打得粉碎,老者嚇得一縮脖,一屁股坐在地上。

  過了好一會,他回過神來,大聲喊道:“阿義!阿義!”

  謝文東嘆了口氣,說道:“別喊了!”

  “怎么?”

  “他們都死了?”

  “什么?死……死了?”

  “是的!剛才第一波殺手過來的時候,他們便已經被打死了!”謝文東面無表情的說道。

  老者愣住,半晌說不出話來,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息聲。

  靈敏見狀,心里冷哼一聲,許雄風的舒服日子可能過得太久了,現在看來,哪里像是南洪門的長老,和普通的垂暮老人基本沒什么分別。她走到窗前,迅速地向外瞄了一眼,見外面的殺手又開始向別墅內沖,她甩手連開三槍,幾乎同一時間,外面的殺手也紛紛射擊,雙方展開激烈的對射。

  “雄哥,發生了什么事?”

  這時,從樓上走下來一名老太太,六十開外的年紀,但保養很高,皮膚雖然除皺,面頰依然光滑,冷眼看去,只像五十出頭的模樣。

  看到她,老者急忙從地上站起,顫聲說道:“你下來干什么?外面都是殺手,快回樓上去!”

  “殺手?他們要干什么?阿義他們呢?”

  “都被殺手殺了!樓下危險,快上樓!”

  老太太并未聽他的話,反而走到他的身邊,焦急地說道:“那……那我們現在報警吧!”

  “沒有用的!”謝文東在旁苦笑著說道。

  “你是……?”這時候,老太太才注意到謝文東,充滿疑惑地上下打量他。

  “我是路過的?!斃晃畝崦璧吹廝盜艘簧?,接著又道:“正常情況下,發生如此激烈的槍戰,警察早就該到了,但卻沒有出現,只有一個解釋?!?br/>
  許雄風吸了口氣,說道:“是……是被CIA攔住了?!”

  “沒錯!”謝文東說道:“如果不出意外,CIA阻止了警察的到來,我敢打賭,在他們沒有達到目的之前,警察是絕對不會出現的!”

  許雄風徹底傻眼了,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然會成為CIA的目標,他顫聲問道:“他們……究竟想從我這里得到什么東西啊?”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