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五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五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秦雙靜靜的坐在一旁,雖然沒有說話,但卻從頭到尾聽得清楚,暗中嘆口氣。現在,她多少有些明白聶天行為何寧愿退隱,也不在謝文東手下做事。他兩人的性格完全相反。同為頭腦精明,智慧超群的人,但一個陰,一個卻陽。謝文東表面上對你笑呵呵,其實心里在想什么別人根本猜不出來。就拿王海龍為例,他對謝文東的信任感恩戴德,孰不知后者移派出人在暗中監視他的一舉一動。

  別看謝文東年歲不大其心思之狡詐,城府之深,遠非常人可比??醋判晃畝γ忻新澄蘚Φ難?,秦雙只能嘆氣。

  謝文東不清楚一旁的秦雙正默默的觀察自己,他轉頭對劉波道:“老劉,你去和小敏商量一下,找出青幫在T市的探子?!?br/>
  劉波心中不解,有神秘殺手這個心腹大患當前,東哥不去查,為什么要找青幫的眼線?他暗中這么嘀咕,嘴上還是答應了一聲。

  謝文東想了想,又道:“特別是總部附近一帶,要仔細調查,我想這里一定有他們的探子!”殺手對自己的行蹤了如指掌,說明自己進出總部都在對方眼線的觀察之內。

  “好的,東哥!”劉波不知道他為什么這么說,但既然是東哥的意思,肯定有他的道理。

  把事情都安排妥當之后,謝文東站起身,伸個懶腰,說道:“如果沒什么事,大家可以走了!”

  眾人紛紛告退,只有東心雷站在原地沒有動。

  知道他還有事,等眾人走后,謝文東笑問道:“老雷,有事嗎?”

  “嗯!”東心雷道:“東哥,陸寇回廣州了?!?br/>
  哦?謝文東一愣,向問天把陸寇這原南洪門的大將留在T市,明顯是為了監視自己,為什么突然把他調回去?難道向問天對自己百分百的信任了?這基本上不可能。他疑問道:“是不是南洪門除了什么事?”

  東心雷道:“南洪門沒有出事,倒是逃亡到南洪門的臺洪門出事了?!?br/>
  謝文東笑了問道:“有向問天這個冤大頭的?;?,他們能出什么事?”

  東心雷道:“紅葉的大頭目,素有侯爺之稱的侯小云受了重傷?!?br/>
  謝文東吸了口氣。臺洪門沒有什么過人之處,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殺手集團——紅葉。謝文東和紅葉的殺手打過交道,深知他們的實力,做為紅葉領頭人的侯小云應該也有過人之處,是誰能把他打傷呢?謝文東眉頭微皺,問道:“誰傷了他?青幫嗎?”

  東心雷笑道:“說來可笑,他是被一批神秘殺手打傷的,至于對方是什么人,我不清楚,南洪門那邊好像也沒查出來?!?br/>
  “哈哈!”謝文東忍不住笑了起來,殺手的老大被殺手打傷,常年打雁的人被雁啄樂眼,這件事確實挺有意思。

  “東哥”東心雷正色道:“我懷疑,殺傷侯小云的殺手和偷襲東哥的殺手,可能是同一伙人?!?br/>
  謝文東仰面沉思片刻,點點頭,道:“確實有這個可能性?!?br/>
  東心雷憂慮重重道:“沒把這批殺手揪出之前,請東哥務必要小心?!?br/>
  謝文東悠然一笑,拍拍東心雷結實的手臂,輕松道:“放心吧,我會想辦法把他們找到的?!?br/>
  東心雷看著謝文東,實在想不明白他的信心從哪生出來的。頓了一下,他又道:“東哥,還有一件事。最近總部的文職人緣走得很多,需要招收一批新人,東哥的意思呢?”

  謝文東沒聽懂,疑問道:“文職人員?總部這里還有文職人員嗎?”他鎖看到和接觸的,除了自己那位漂亮的女秘書外,再沒看到其他的文員。

  東心雷笑道:“東哥,總部大樓的一到五層是我們成立的貿易公司雖然是做幌子的,但要是沒有辦公人員,這幌子也做不下去了。!”

  謝文東哦了一聲。東心雷又道:“本來,這事應該交由給王海龍來辦,但是,我怕他收進的人員有問題,畢竟這批人是要留在總部內,不能有絲毫的差錯?!?br/>
  “嗯!”謝文東點頭道:“老雷,你去辦就行了,我對你很放心?!?br/>
  可我卻對自己不放心。東心雷紅著臉道:“我希望東哥能幫忙把關,畢竟東哥看人一向很準的,有東哥在,就不會有問題了?!?br/>
  真實麻煩!謝文東敲敲腦袋,問道:“什么時候?”

  東心雷道:“最近兩天”

  好吧!謝文東道:“我會抽出時間去看的?!?br/>
  得到謝文東的首肯,東心雷這才心滿意足的走了。

  房間里安靜下來,只剩下謝文東和秦雙兩人。

  謝文東拿起桌子上的茶杯,走道落地窗前,單手扶著窗棱,目光幽深的看著窗外。

  高達百米開外的頂樓,可將小半個城市盡攬眼底。夜幕中燈火閃爍,道路中穿行的汽車和螞蟻一般。一天之中,只有在夜晚,謝文東才能享受到難得的安靜。

  “站在窗戶前,不是很危險嗎?”秦雙注視著謝文東,開口打破沉寂。

  謝文東聞言,笑呵呵的用手指彈彈窗戶,說道:“這是強化防彈玻璃,即使高射機關槍也無法將它一槍打穿?!?br/>
  “哦!”秦雙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突然關心氣謝文東的安全,看著他消瘦的背影,話鋒一轉,問道:“你不覺得自己很累嗎”

  在爾虞我詐的黑道想呼風喚雨,那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謝文東喝口茶水,目視窗外,說道:“我已經習慣了?!?br/>
  秦雙道:“長此以往下去,你的身體不出五年就會被拖垮?!鋇脫遣⒉皇侵夭?,但如果得不到充足的休息,長時間的勞累,那引發其他的疾病可是不可忽視的。

  “五年?”謝文東瞇了瞇眼睛,幽幽自語說道:“我恐怕用不了那么久時間……”

  秦雙一怔。問道:“什么意思?”

  謝文東沒有答話,手指輕輕敲打窗面,房間中沉靜下來,只剩下噠噠聲

  第二天。謝文東起來的很早,睡了一宿的好覺,起床時渾身舒暢。

  他習慣性的走進自己的辦公室,桌子上有早點和今天的報紙,他瞇眼笑了。

  自己的女秘書不會來這么早,其他人也不會這么細心,東西一定是褚博準備的。

  他拿起報紙和裝有鮮奶的杯子,站在窗前,邊喝邊看新聞。

  昨天商場發生爆炸的事情上了報紙,沒有提及死傷了多少人,媒體也否認是恐怖襲擊,只是說明有人蓄意破壞之類不痛不癢的話。

  “哼!”謝文東哼笑一聲,隨手將報紙扔進垃圾桶里。

  媒體報道不真實的地方太多,有些純粹是糊弄人的,而且默寫記者一張傳媒的特殊性也感染上了官場上的風氣,笨應該曝光的東西,被人加一通‘熱情款待’下來,大事變小,小事化了。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筆’短嘛!

  謝文東站在窗前,伸展筋骨,剛要轉身,突然對面樓內射來一道光線晃了他一下。

  此時正是旭日初生,對面的大樓正對著太陽,如果不是那道光線一閃即逝,他一定會以為是玻璃的反光。

  他表情依舊平靜,站在窗前沒有動,心思卻在運轉著。

  若是換成旁人,根本不會在意這個不起眼的小細節,但謝文東確實個心思如絲的人,眼睛里不容半粒沙子。

  那是鏡子的反光,不是望遠鏡,就是瞄準鏡。想到這,他仰面笑了,你們真實讓我好找啊!

  他心中牢牢進駐反光窗戶的位置,然后慢慢轉身坐會到椅子上,背對著窗戶,眼珠提溜亂轉。

  想了一會他拿氣電話,打給劉波。

  劉波和靈敏正在抓緊一切時間尋找青幫的眼線,街道謝文東的電話,他感覺很以外,忙問道:“東哥,有什么事嗎?”

  謝文東問道:“你現在在哪?”

  劉波道:“我和靈小姐在總部附近進行調查?!?br/>
  “哦”!謝文東本想讓劉波到對面的大樓內去查,忽然覺得不妥,他不清楚總部周圍有多少對方探子,也許劉波的舉動也正在被對方監視之內。想到這,他呵呵一笑,道:“沒什么事,我只是隨便問問!”說完,他把電話又掛斷。

  劉波茫然的聽著手機里的嘟嘟聲,又瞧瞧和他一起的靈敏,想不明白今天東哥怎么了,大清早的就來一個讓人莫名其妙的電話。

  謝文東想了一會,拿氣電話,把東心雷找到辦公室。

  沒過十分鐘,東心雷披著外套,里面只穿著背心走進辦公室里,一看就知道,謝文東給他打電話時他還沒起床呢。

  不等他開口,謝文東先問道:“老雷,負責我們這棟樓清潔公司是哪家?”

  東心雷被問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疑問道:“東哥,你問這個干什么?是不是你對衛生不滿意?那我馬上換掉現在這家保潔公司?!?br/>
  “不是!”謝文東笑道:“我對衛生沒意見,我只是想知道他是哪家公司?!?br/>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