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35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35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去廣州?”劉波和靈敏皆為之一證,疑問道:“東哥有什么事要安排?”

  “兩件事?!斃晃畝檔潰骸暗諞?,你們查出孟旬家人的住所,然后想辦法把他們帶走,不管去哪,只要離開廣州就行。第二,找機會挾持住向問天的女朋友?!?br/>
  聽完協和文東的話劉,靈二人不約而同的倒吸口涼氣。

  東哥這次安排的任務,可算得上夠艱難的,挾持孟旬的家人相對來說還簡單一些,但想挾持向問天的女朋友,可太難了,尤其還是在廣州,這就像T市想挾持金蓉一樣困難。劉波和靈敏默默點了點頭,面色表情都很凝重。

  謝文東一笑,說道:“廣州是南洪門的大本營,人員雖多,但防衛未必周密,尤其是現在南洪門占優的情況下,總部的守衛可能會更加松懈一些,你們潛伏到廣州,如果覺得人手不組,可讓老森給予支援?!?br/>
  “是!東哥!”劉波和靈敏齊聲答應。

  東心雷在旁低問道:“東哥,我們這么做有什么目的?”

  謝文東一笑,仰面輕嘆口氣,說道:“挾持孟旬的家人,我是要逼他來南京,挾持向問天的女朋友,我是要比他回廣州?!?br/>
  東心雷,劉波和靈敏三人相互看看,仍未徹底弄明白謝文東的意圖。

  事出緊急,時間緊迫,劉波和靈敏沒敢耽擱,聽完謝文東的交代之后,立刻帶上暗組和北洪門情報部門的精銳人員,喬裝改扮,化裝成各種身份,秘密向廣州潛伏。而謝文東也沒有在南京多做逗留,劉波和靈敏前腳剛走,他也動身去了上海。

  這段時間里,自從蕭方等人的進攻被北洪門和文東會重挫了一次之后,上海一直很平靜,南北洪門未再發生大規模的沖突。

  對上次被謝文東擒活捉的一事,張居風始終耿耿于懷,無法釋然,數日來,他的心情一直都很沉悶,晚上經常一個人去酒吧喝悶酒。為此,陸寇和蕭方等人都勸過他數次,可是效果皆不明顯,張居風反而認為那是他們在對自己幸災樂禍。

  今天晚上,他依然如故,又去了常去的酒吧喝酒解悶。

  一個人喝酒,總是更容易醉的,幾杯威士忌下肚之后,張居風已有些飄飄然,這時候,酒吧響起節奏歡快的音樂,張居風心煩的皺皺眉頭,將酒杯一推,對酒保說道:“兄弟,結帳!”

  “先生,你是酒錢已經有人付過了?!本票J敲鐾返那嗄?,笑呵呵地說道。

  “哦?”張居風一愣,酒吧里的人他剛才已經看過了,沒有熟人,誰會幫自己付帳呢?“是誰幫我結的帳?”

  酒保向酒吧里端一指,說道:“就是里面坐在二十二桌的那位客人!”

  “哦!”張居風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形,伸長脖子向酒保所指的方向望去,由于酒吧內燈光昏暗,他看得也不是十分清楚,只隱隱約約看到一個北著自己,慢悠悠地喝著東西。張居風抹了抹嘴角的酒跡,然后一步三搖地走了過去。

  走到近前,定睛一看,本是四人坐的小方桌此時坐有一人,看身材十分消瘦,桌子上有一瓶威士忌,還有兩只杯子。張居風站在那人身后,伸出手來,拍拍對方的肩膀,問道:“朋友?我們認識嗎?”

  “應該算得上認識!”隨著話音,對方坐在椅子上沒有起身,慢慢轉回頭來,接著把臉一揚,笑瞇瞇地看著張居風。

  不看此人還好,一看到此人的模樣,張居風激靈靈打個冷戰,原本七分的醉意至少嚇沒了六分,他忍不住倒退一步,又驚又駭地說道:“謝”

  “張兄不用緊張,我沒有惡意,過來坐吧!”說話間,青年含笑指了指自己對面的座位,然后又將空杯子向前推了推。

  這位青年,不是旁人,正是謝文東。張居風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會在這里看到謝文東,既然他在這里,那么想著,他急忙向左右觀瞧,只見五行正坐在不遠處的地方,皆是一只手探出杯中,十道陰森的目光正冷冷注視著他。

  張居風身手十分了得,但他不是鐵人,而且深知五行兄弟QIANG法的厲害,如果此時他們突然發難,自己必死無疑。想著,他的冷汗流了出來,愣了片刻,緩步走到謝文東的對面,小心翼翼地坐下,沒笑硬擠笑,說道:“好巧啊!竟然在這里碰到了謝先生”

  謝文東幫他倒酒,笑呵呵地說道:“不是巧合,我是專程來找你的?!?br/>
  聽完這話,張居風的冷汗流的更多。他干笑一聲,疑問道:“謝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嗎?”

  謝文東和顏悅色地柔聲說道:“我待你怎樣?”

  “什么?”張居風一時間沒弄明白謝文東話中的意思。

  “我們的立場雖然是敵對,但我卻視張兄為朋友。你雖然兩次被我活捉,我可有虧待你嗎?”謝文東端起杯子,含笑問道。

  張居風身子一震,正色說道:“謝先生從未虧待過我?!閉獾故鞘禱?,他雖然做了北洪門兩次俘虜,但是北洪門對他一直禮遇有加。不打也不罵,反而照顧的很周到。

  謝文東點點頭,說道:“這次,我來找張兄,是請你幫我個忙?!?br/>
  不用多問,張居風也能才出來,謝文東找自己幫忙,十之**是和南洪門有關系。他沉吟一聲,說道:“謝先生雖然對我不錯,但畢竟我是南洪門的人,如果謝先生要我做對不起南洪門的事,那我恐怕……無能為力!”

  謝文東淺淺的喝口酒,笑道:“難道,在張兄的心里,南洪門真的就那么值得眷戀嗎?”

  張居風臉色一變,看著謝文東,沒有說話。

  “張兄雖然兩次欲俘,但不是你能力不行,而是指揮你的人有問題,第一次是蕭方,第二次是陸寇,我看他倆沒有把你當兄弟,而是拿你當槍使,犧牲你一個,來成全他們的功績?!斃晃畝撓乃檔?。

  他這番話,正說到張居風的心坎里,這也是他這陣子為什么一直悶悶不樂的原因所在。

  他暗暗輕嘆口氣,拿起前面的酒杯,一仰頭,將杯中酒喝個干凈,臉色也陰沉難看。

  見狀,謝文東暗笑,看來自己是說中了張居風的痛處,他繼續說道:“張兄身為南洪門的八大天王之一,卻屢次受挫,聲望大受影響,時間一久,不僅那些后起之秀不會再把張兄放在眼里,這團里的其他幫眾恐怕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尊敬張兄你了?!?br/>
  張居風吸氣,或許是由于心理作用,自從他第二次被擒之后,確實感覺到周圍的人對自己的態度有了明顯的變化,而且似乎總會在自己的背后說三道四,這回,不用謝文東給他倒酒,張居風心煩意亂的抓起酒瓶,自己給自己倒了一大杯,咕咚一聲,又喝了個一滴不剩。

  謝文東看在眼中,又道:“這樣的社團,留下來還有什么意思,保它又有何用?如果張兄愿意的話,可以到北洪門來,我可以保證,在這里,你的身份還會像在南洪門那樣的高貴,而且每個人都會當你是兄弟。不知張兄意下如何?”說完話,他兩眼射出駭人的精光,直勾勾的看著張居風。

  張居風沒有注意到,現在,他只想喝酒,拿著酒瓶不松手,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臉色又白慢慢變紅,又由紅轉成白色。

  足足等了五分鐘,見一整瓶的威士忌已被張居風喝的差不多了,謝文東從身旁的椅子拿起一直紙兜,打開之后,他不緊不慢的從里面抽出一本合同書,向張居風面前一遞。

  后者愣住,先看眼謝文東,然后再瞧瞧面前的合同書,感覺眼有些發花,他用力的甩了甩腦袋,定下心神仔細一看,原來是本訂房協議書??窗罩?,張居風滿面茫然,不解的看著謝文東,沒明白他這是什么意思。

  謝文東笑道:“我知道張兄并不缺錢,我也不想用錢來收買張兄。這是新天地的一處房產,本來我想買下自己住的,不過如果張兄愿意,我可以轉贈給你!”

  啊?張居風大吃一驚,雖然他對傷害并不是很熟悉,可是知道新天地的房價在上海是數一數二的,而且能被謝文東看上眼的房產,面積不會小,其價值怎樣也在數百萬左右。好大的手筆啊!為了拉攏自己,謝文東可真敢花本錢!

  雖然明明知道謝文東是在收買自己,不過張居風心里還是很感動,也很舒服,堂堂的北洪門老大謝文東都如此看重自己,說明自己并不是廢物,還是有實力的。他精神為之一振,慢悠悠的問道:“謝先生要把這處房產送給我?”

  “是的!上海是個好地方,也是大都市,以后把家人接到這邊來往,我覺得是個不錯的選擇,張兄認為呢?”謝文東含笑說道。

  “說吧!謝先生,你要我做什么?”張居風不再猶豫,把心一橫,直截了當地問道。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9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