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53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53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你們帶qiang?你們是······”青年女郎下意識地將qiang口對準謝文東眾人。 謝文東微微一笑,說道:“不用擔心,我和他們不是一伙的?!?br/>
  “那你們是什么人?”青年女郎疑聲質問道。就算他們不是劫匪但隨身攜帶qiang械,肯定也不是好來路。

  “你的問題太多了?!斃晃畝耘墑稚系膓iang視而不見,趴在地上,雙掌交錯,將qiang上堂,等對方疾風暴雨一般的掃she過后,正在更換單價的時候,他大喝一聲:“動手!”

  隨著他的話音,三眼、五行隨謝文東齊齊站起身形,舉qiang對準三名劫匪,連續扣動扳ji。

  “嘭、嘭、嘭”

  手qiang的qiang聲雖然不像AK那么清脆響亮,為例也相差甚遠,但是在如此進的距離下,殺傷力同樣是致命的,尤其是五行的qiang法,幾乎是qiangqiang都命中了對方的腦袋。在他們的一輪齊射下,三名匪徒腦袋開花,當場斃命。

  “哼!”三眼從賭桌后面走了出來,到了散居尸體近前看了看,冷哼一聲,一甩衣襟,將手qiang別會后腰。

  “不許動!”在三眼的身后,突然傳來一聲斷喝。

  他回頭一瞧,只見一名警方的便衣坐在兩名受傷同伴的身旁,舉著手qiang,滿臉驚恐地看著自己。

  “TM的!”三眼咒罵一聲,大步向那便衣走去,同時說道:“老子剛剛救了你的命,你不感謝我,還TM的用qiang指著我······”

  “嘭!”

  三眼話到一半,便衣手中qiang響,三眼只覺得面頰冰冷,慢慢抬手一摸,手指上都是血。

  “我說了,不許動,你在敢過來,我就殺了你!”

  這名警察便衣此時已如同驚弓之鳥,加上同伴受傷,命垂一線,神經更是緊繃到了極點,見三眼走向自己,他幾乎是下意識地扣動了扳JI,好在他現在驚慌失措,并未定下心神,不然這一qiang可就不僅僅是劃傷三眼的面頰,而回讓他的腦袋直接開花。

  三眼先是嚇了一跳隨后勃然大怒,多險啊!自己險些讓對方暴了頭。他怒吼一聲,重新將手qiang抽了出來,五行兄弟也紛紛提qiang走到近前,qiang口一致對準便衣的腦袋,表情陰冷,目露兇光。

  青年女郎不知道謝文東等人的身份,生怕同伴吃虧,剛要抬起手qiang,忽然,眼前寒光閃爍,接著脖頸冰涼,她低頭一看,之間自己的脖子上架著一把寒光閃閃的軟JIAN,而軟劍的主人,正是袁天仲。后者嘴角挑起,微微一笑,說道:“姑娘,如果你不想死的話,最好老實一點!”

  女郎變色,倒吸口涼氣。她覺得自己的反應已經算夠快了,可對方與自己近在咫尺的情況下,他是如何拔劍又是如何出劍的,自己愣是一點沒看清楚。這些人究竟是干什么的?青年女郎滿頭霧水,又是好奇又是駭然。

  正在這時,門外傳來一陣密集的腳步聲,接著,房門一開,從外面沖進來二十多號jing察,一個個都是便裝,有男有女,手中拿著清一色的64手qiang。 “不許動,都放下武QI!”便衣帶隊的是名中年人,文質彬彬的,帶著一副眼睛,可嗓門卻不小,一聲喝叫沒回音再duchang里久久不散。

  謝文東愣了愣,聳肩而笑,他將手qiang收起,直向那中年人走去。

  “別動!”見他走過來,眾多警察紛紛將QIANG口對準他。

  謝文東抬起雙手,表示自己毫無惡意,淡然笑道:“各位不用緊張,我是自己人?!?br/>
  啊?此言一出,警察們都愣住了,他是自己人?怎么可能呢?自己從來沒有見過他啊!那中年人也很奇怪,皺著眉頭,上下打量謝文東,疑問道:“你是誰?”

  謝文東走到近前,站定,抬起手來,伸入懷中。以為他要掏家伙,眾警察們皆是驚叫一聲,剛剛放下一些的手QIANG又抬了起來,二十多只QIANG口,全部對準謝文東的腦袋。

  不過,當他們看清楚謝文東從懷中掏出的東西之后,又暗暗松了口氣。他拿出來的并不是武器,而是一只普通的小紅本。謝文東笑瞇瞇地將小紅本遞到中年人近前。后者驚訝地看著他,慢慢接過來,低頭定睛一看,臉色頓時為之一變,他急忙又打開,看清楚里面的名字,他足足愣了三秒鐘,然后將小紅本合上,遞還給謝文東,臉上硬擠出幾分笑容,說道:“原來是謝”

  不等他說完,謝文東擺擺手,打斷他下面的話,含笑說道:“我是鹿過此地,恰巧遇到了劫匪,就順便協助你們的人將其干掉,如果沒有別的事,我要告辭了!”

  “哦,這個”

  中年警察倒是想阻攔,可是一時間又找不到合適的理由。那個小紅本子不是別的東西,而是謝文東在政治部的證件,身為政治部的官員,普通的警員是管轄不了他的。

  見他結結巴巴的不說話,謝文東挑起眉毛,反問道:“怎么?你還想扣下我不成?”

  “不敢!我當然不敢!”

  “既然如此,那就先告辭了!”說著話,謝文東回頭向三眼等人招招手,隨后旁若無人的分開警察,揚長而去。

  三眼臨出門前,回頭望望向自己開了一槍的那名警察,伸手指了指他,有點點自己臉上的血口子,嘴巴一撇,露出森白的牙齒,嘿嘿冷笑了一聲,然后方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呂隊長,你怎么能這么放走他們呢?”青年女郎見狀大急,飛快的跑到中年警察近前,甩下一句話,作勢要追出去。

  “安妮,別追了,我們抓不到他們!”中年警察說道。

  “為什么?”

  “你知道那個年紀不大的青年是誰嗎?”

  青年女郎愣愣的搖了搖頭,反問道:“他是誰?”

  中年警察苦笑道:“謝文東!”

  “啊?”青年女郎大吃一驚,原來,他就是謝文東!?難怪自己剛才看到他的時候覺得很眼熟呢!他以前聽說過關于謝文東傳聞,也見過他的照片,只是照片上的影像和真人畢竟不太一樣,前者是死的,而后者是活的,有許多東西是照片無法表現出來的。

  “他剛才給你看的東西是……”

  “那是政治部的證件?!?br/>
  “那也是他的護身符!”

  “沒錯!有政治部給他撐腰,他當然有不把我們放在眼里的本錢!”中年警察雙手一灘,表示無可奈何。

  “哼!”青年女郎重重哼了一聲,喃喃嘀咕道:“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他繩之于法?!?br/>
  離開南洪門的地下賭場,謝文東回頭看看三眼,擔憂地問道:“張哥,你臉上的傷怎么樣?”

  “小意思!”三眼拿出手絹,胡亂地擦了擦臉上的血跡。

  走出夜總會時間不長,姜森以及血殺人員紛紛開車而來,在路邊停下,將謝文東等人讓上汽車上之后,飛馳而去。他們前腳剛走,十數輛警車也行駛過來,無數身穿制服的警察將夜總會控制住,然后對其進行封鎖和查封。

  車上。

  姜森先是查看一番三眼臉上的傷勢,見沒有大礙之后,放下心來,然后問道:“東哥,警方似乎是有意對南洪門的場子下手,你看這是怎么回事?”

  謝文東搖頭,輕嘆口氣,笑道:“鬼知道!”

  南洪門在上海的勢力無需置疑,就算換了新局長,新官上任要放三把火,也不至于搞出這么大的動靜。謝文東難以理解這個新市局長要干什么,他對姜森說道:“回去只后,派人好好查一下這個新局長的底細?!?br/>
  “明白!東哥!”姜森點頭答應一聲。

  南洪門的一家夜總會連同隱藏在其中的地下賭場被警方查封,這在上海的黑道引起一場軒然大波,除了南洪門之外,所以的黑道社團都在看熱鬧,當然,他們百分百的相信,這場熱鬧未必能堅持多久,那位愣頭青的新任市局長就得下臺了。

  回到已方的場子之后,謝文東簡單交代幾句,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休息。

  天至中午的時候,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謝文東慢慢睜開眼睛,從枕邊摸起手表,看了看,輕嘆口氣,說道:“請進!”

  房門一開,任長風打外面走了進來,到了床前,他輕聲說道:“東哥,外面有警察找你!”

  “哦?警察?”謝文東眉頭擰成個疙瘩,問道:“找我有什么事?”

  “他們只是說市局的局長要見你,至于有什么事,他們沒有說明?!比緯し縊檔潰骸白罱降謀硐鐘械悴徽?,東哥,你看要不要去見他?”

  謝文東甩了甩還有些混漿漿的腦袋,沉吟片刻,說道:“新上任的市局長不知道是什么來頭,不過一到上海,就查封南洪門的場子,估計背景不會簡單,既然找我,我就順便去會會他,看看他究竟要干什么?!?br/>
  “東哥,”任長風顧慮重重地說道:“其中,不會有危險吧?”

  “呵呵!”謝文東仰面輕笑,滿不在乎地說道:“區區一個局長,想動我,除非他是瘋了!”

  《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波西亚时光玩耍项目 www.dmtoq.icu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dmtoq.icu/962.html